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此去经年待良辰

皇叔施祁

此去经年待良辰 前尘宿敌 2349 2012-11-04 15:18:13

  大家只在意涟音的病情,却没有人思考过,她好好的怎么就会落到这般田地,释瑜认为璃雨的眼神不会因为一些小事而那么得意,她怀疑是施璃雨下的黑手。

“鸢尾,你知道璃雨住在哪里吗?”

“就在那边的院子。”鸢尾顺手指给方向,释瑜直接就朝着那里跑去。这一刻,鸢尾似乎也想到了什么,心中开始嘀咕起来。

一脚踹开大门,璃雨正在喝茶,怡然自得的像是在看笑话。

“施璃雨,你对涟音做了什么?”

“看你这话问的,我能对她做什么呢?”

释瑜将璃雨的头按在桌子上,一手指着她骂道,“别当我是傻子,现在我想弄死你很简单。”想弄清楚是不是璃雨干的,只能用这一招。

施璃雨怎么挣扎都挣脱不掉,“肖翎,你敢!我皇兄不会放过你的!”

“那就等你死了之后再看看你皇兄会不会放过我!”释瑜手上的力道又开始加重,璃雨小脸渐渐发紫,“施璃雨,你怎么这么狠毒?除非你让涟音好起来,不然我让你偿命!”

“我就是让她死,让她生不如死!”

突然一阵风扑面而来,释瑜被速度的施璃嵩一把推开,璃雨慢慢站起身,指着释瑜控诉,“皇兄,她要杀了我!”

施璃嵩反手一巴掌狠狠打在璃雨脸上,她的牙齿被打掉了一颗,随着血水一起从嘴里吐出来。他处理好政事急匆匆赶到神药山,到门口就听见释瑜说让璃雨偿命,施璃嵩一开始只是怀疑璃雨,这下彻底确定了。

“涟音如果有什么事情,我一定要让你偿命!”释瑜摔碎茶杯,怒吼,“施璃雨,你给我滚!别让我看见你再靠近涟音!”

璃雨捂着脸站着一动不动,施璃嵩拉着释瑜大步匆匆的走出去,走到枯井旁边,释瑜甩开她的手,“你这是什么意思?一个巴掌就完了?”

“我会处理好的。”施璃嵩的沉稳更让释瑜着急生气。

“怎么处理?施璃雨是你的妹妹,涟音呢?为什么她的命这么苦?”

施璃嵩揽住释瑜,任她在怀里哭泣,他也无助,也不知如何是好。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异常的动静,在这一瞬间,施璃嵩抱着释瑜一个转身远离井口。

枯井口里探出一个脑袋,看着哭泣的释瑜顿时愣住,他胡子已经花白,满脸灰尘。

“你是谁?”施璃嵩问道。

老头只盯着释瑜,笑道,“羽璃,羽璃,是我,施祁,我是施祁。”

释瑜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这人难道认识温羽璃?

施璃嵩不可思议的靠近,“你是,皇叔?”

老头听见皇叔二字,大怒道,“你是施皓的儿子!施皓终于死了,皇位是我的,你们统统都得死。”

“这老人是谁?”释瑜问施璃嵩,“你还有一个皇叔?”

“嗯,这是我大皇叔,当年和父皇争夺王位败给了父皇,之后我们都不知道他去了哪,原来被施靖皇叔关在这里。”

释瑜一靠近,老人乐开了花,“羽璃,你的样子没变,还那么美。”

“皇叔,您认错了,温羽璃是我娘。”释瑜礼貌的回笑。

老人点头,“哦,那你是羽璃的女儿啊,你爹是谁?”

“我爹是肖元溪。”

“对啊,我忘了,你娘嫁给肖元溪了,嫁得好,除了肖元溪,没人能给她幸福。”老人恍然大悟一般,“你和你娘真像,你叫什么啊?”

“皇叔,我叫肖翎。”

“咦?你怎么叫我皇叔?”

“我嫁给了施璃嵩,他叫您皇叔,我当然也要叫你皇叔。”

老人开始不高兴起来,嘟着嘴,“你怎么能嫁给施皓的儿子,他配不上你。”仔细看了释瑜,老人笑道,“那你娘呢?现在好吗?”

“我娘,她。”释瑜皱着眉不知如何回答。

“哎呀,让你说你娘呢,你怎么吞吞吐吐的。快说,你娘怎么样了?”

“我娘中毒了,现在不省人事。”

老人顿时火冒三丈,眸子渐渐变红,施璃嵩见状,赶忙上去封住施祁的穴道,拉开释瑜到安全的地方。那是施家的禁术,不到万不得已不能使用,施祁如今神志不清,听见温羽璃的消息之后竟然不受控制的发功,不得不说温羽璃在他的心里重过一切。

感受到施祁的敌意,可他毕竟是皇叔,不能出手伤害,于是施璃嵩和释瑜一同离去。两人心事重重的散步,迎面遇上施璃夏。

“肖翎,你回来了。”

释瑜点点头,“你的儿子在涟音那儿,你可以去看看他。”

施璃夏不好意思的笑起来,“谢谢你,肖翎。”

“谢我什么?这不是你们兄弟计划好的么?”

她能猜出来,他们一点也不意外,施璃夏带着愧疚,“其实璃嵩已经很保全温夫人了,不然她现在不会在这里被霍娘照看。”

“你们兄弟二人的好意我感激涕零。”嘴上说着感激,可语气里却听着不像,“对了,我知道你们现在没时间照顾孩子,涟音又是那副样子。所以我想照顾你的孩子,我真的很喜欢他。”

“那感情好啊,谢谢你。”除了谢谢,施璃夏还真不知道说什么好。

“客气了,你快去看看他吧!”

日头上来,天有些热了,已是初夏,神药山风景甚好。释瑜和施璃嵩手拉手来回的溜达,似乎忘了一切烦恼。

“你不去看看你娘吗?”

“去了有什么用。”

“你是在等东方楠瑾来告诉你救你娘的方法?”施璃嵩明人不说暗话。

释瑜也不藏着掖着,干脆的点头,“对,你想抓他可以做好防备。”

“他是皇子,我现在抓他岂不是挑事!”

“如果我娘醒过来,你会放过她吗?”

“不会。”他说的很坚定,“你应该知道通敌卖、国的罪过。”

“那我爹和翔儿呢?”

“肖将军和肖翔会没事。”

“也就是说,只有我娘会难逃一劫,对吗?”

“对。”

释瑜看向施璃嵩的眼神变得刻薄,“你会后悔的。”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施璃嵩解释道,“定罪需要犯人的口供和画押。我把你娘安置在神药山是为了救活她,而不是你想的那样。”

“救活她之后呢?我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害我的家人!包括你。”

“除非你找到你娘没有叛变的证据,否则必须要处置。”

释瑜明白,不是施璃嵩不通人情,而是温羽璃如果真的盗了兵符足够诛九族的,如今她安然无恙,已经是施璃嵩网开一面。“施璃嵩,谢谢你。”

“只要你能老实留在我身边就行。”

“那你废了后宫,只留我一人,我就安心在你左右。”

“翎儿,别异想天开,我不希望你能设身处地的理解我,可作为你来说,是家国大事重要还是儿女私情重要?”

这是他的责任,要对得起天下,就不能放任自己的感情。“逗你的啦!你心里有我就好。”

二人相拥,释瑜多想时间定格,只可惜天不作巧。轰隆隆雷声贯耳,暴雨没有征兆的落下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