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此去经年待良辰

失手之过

此去经年待良辰 前尘宿敌 2494 2012-11-04 15:18:13

  施璃夏,施靖,夜墨,楮枫还有奚良都在,霍娘正在施针,鸢尾将血呼喝果放到涟音嘴里,“师傅,现在只能缓解几个时辰,涟音她,。。。”

“鸢尾,这里施璃夏内力最高,你协助他把内力输到涟音体内。”霍娘额角冒出汗水,心中千万遍的默念涟音不要出什么事。

一切准备就绪,施璃夏单手放于涟音脊柱之上,另一只手臂被鸢尾拽直点***力源源不断的进入涟音身体里,可终究是杯水车薪,施璃夏的内力也不能维持输入一辈子。

急切的脚步声靠近,夜月和夜影匆匆赶来,施璃嵩也如风而至,看见这一场景,施璃嵩连同夜影一同将内力进行灌输,三人之力虽然强大,可终究敌不过天意。

殷虹的鲜血顺着涟音嘴角滋滋流出,染红了她胸前的衣襟。释瑜慌了神,她接受不了涟音离去,同样心痛的还有夜墨。

霍娘正襟危坐,“如今让她好受一点的办法只有死。”

“你说什么?”释瑜难以置信,“霍娘,你是神医啊,你一定能医好她。”

“翎儿,她最多能撑过今夜。给她服下血呼喝,是能让她留下一丝气力跟大家告别。”霍娘痛心疾首,“准备后事吧!”

一语震惊了在座的所有人,门被推开,司空芷蔷跌坐在地上,那雍容华贵的脸上没有泪滴,她在笑,笑的那么苦涩。“霍娘,你我的恩怨日后再了结,我现在只想看看我的女儿。”

霍娘也没心思翻旧帐,暗淡的目光流露出心中的不舍,对屋内其他人说,“我们走。”

一行人留恋的离开,释瑜不知何时被施璃嵩圈进怀里,她抬头问,“涟音真的会离开我们吗?”

“这是她的命。”施璃嵩的双眼似乎在湿润,共事多年一起出生入死,他对涟音的感情不比施璃夏差。同样难过的还有夜影他们,谁也没想过涟音会就此离去。

暗黄的烛光依然掩盖不住涟音苍白的脸,她嘴角挂着鲜血在对司空芷蔷微笑。

“孩子。”司空芷蔷的声音变得颤抖,伸出手缓慢抚上涟音的脸,“我的女儿,你不该死去的,我会救你。你不该死去,你是拓跋氏的后人。”

涟音摇头,“我不怕死,你不必费心。”

“我能救你,你知道吗?施皓和你中的毒是一样的。当年他说他宁愿死也不想忘记温羽璃,所以我随了他的心,可是现在,我不能眼睁睁看你死去。这些年,我一直没有对你尽到责任,因为我恨啊!”

人之将死,涟音不想记挂先前的一切恩怨,含泪笑道,“娘!”

司空芷蔷颤抖的双手静止,惊讶道,“你愿意叫我娘?”

涟音点头,“娘,我不怨你。”

“没关系,你放心,我一定救活你。”司空芷蔷的坚定在涟音看来只是一种安慰,可涟音真的没想过再活下去。

残月如血,这一夜,释瑜经历的太多,她要失去的也太多。看见司空芷蔷走出来,她本想跑进去陪涟音走完最后一程,谁曾想被司空芷蔷叫住。“肖翎,你随我来,我有话和你说。”

释瑜不知道这时候司空芷蔷叫她能有什么事,毕竟是施璃夏的母亲,得到施璃嵩的默许,她跟着走开了这里。

四下无人,释瑜说道,“姨母,您找我有何事?”

“我来的时候遇上施祁了。”

“您是说皇叔?”

司空芷蔷上下打量释瑜的言行,问道,“施祁被关在井里十多年,你如今放了他是什么意思?”

严冷的语气像霜,释瑜开始警惕,保持距离道,“为了救我娘。”

“你不必对我防范,我是想告诉你,如今能救涟音的只有你。”

释瑜欣喜,“她还有救!”

“温羽璃只要醒过来就会被逼问兵符的事情,然后治罪处死,你想你娘安然无恙只能带着她跟东方楠瑾逃离施国。我只求你能暗渡陈仓,将涟音也带走。只不过,你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她没有死。”

怨不得她能做太后,如此精明的女子果然不是一般人能应付的。释瑜细想,她身为涟音的母亲不会做对涟音无益的事。“好,我答应你。”

“既然如此,涟音以后就由你照顾。这里不是我该出现的地方,你好自为之吧。”司空芷蔷一步一步远走,留下落寞的身影,茕茕孑立。

这世上还有比母爱更伟大的吗?释瑜摸了摸小腹,这个孩子,她不想放弃。

“她和你说什么了?”施璃嵩问,“你怎么了?”

院子里只剩下施璃嵩在等待释瑜,其他人都在涟音身边,释瑜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还没想好要怎样告知施璃嵩她怀孕一事,璃雨不知何时走过来。

“皇兄,我要和夜墨一起走。”她想着只要涟音死了,夜墨就是她的了。“我要去找夜墨。”

释瑜拉住她,“你清醒一点,你把涟音害成这样,夜墨不杀了你就不错了,你还想跟他远走高飞,别疯狂了!”

璃雨一把推开释瑜,“滚开贱人!就是你在挑拨我和我皇兄,不然我皇兄不会打我的!”

由于璃雨的那一下力道太大,释瑜没站稳,跌倒在地,施璃嵩赶忙去扶她,却被她反手打开。“施璃嵩,我要你给涟音一个交代。”

半晌,他都没有回答,释瑜无奈的笑了笑,“哼,你那妹妹毁了涟音的手指,毁了涟音的幸福,现在要了涟音的命。你竟然不闻不问,还是亲生妹妹亲啊!”

“翎儿,别闹了,快起来。”

她不是不想起,只是跌倒的那一瞬间,腹部就开始传来阵阵疼痛,她只能忍着。蹒跚的起身,释瑜想就算不能把施璃雨怎样,也得教训教训她,免得她日后再害人。眨眼的功夫,飞镖甩出,打落了璃雨的发簪,黑发顿时散落。

璃雨吓得够呛,皇兄站在一边没有帮她的意思,释瑜步步紧逼,璃雨跟着往后退。施璃嵩没有言语,他知道释瑜做事有分寸,而他那妹妹也该被管教一番。

“害怕啦?施璃雨,你作恶多端,下去陪涟音吧!”指尖用力掐死璃雨的脖颈,良久,她并没有要停手的趋势,借着东方楠瑾给的药丸的作用,力气越发的大了,施璃嵩看出不对劲,上去拉她却怎么也拉不开。无奈之下动了内力,谁曾想,释瑜只一心在璃雨身上,被施璃嵩这冷不防的一掌又一次打在地上不能动弹。

“走吧,我不想看见你们兄妹二人。”释瑜闭上眼,“别过来,我自己可以起来,你们快走吧。”

已经失去了涟音,施璃嵩不想璃雨再有什么事,“翎儿,涟音的事,我会给所有人一个交代的。”

噬心的作用在于不能靠近爱人,爱之深毒之狠。夜墨无法靠近涟音,只得在门口守着。刚才的这一幕被他看在眼里,心想着释瑜被这么一推,恐怕是受不住的。

过了不知多久,东方楠瑾悄然而至,小声说道,“你自己也知道孩子保不住了吧。”

本不愿相信这样的事实,东方楠瑾还是在释瑜的伤口上撒了一把盐,她流着泪水,问,“我服了毒药之后就能救我娘了?”

“还需要再吃下一颗血呼喝的果实,之后将毒胎引出,伴着你腕部的血一同让温夫人服下,两个时辰即可醒过来。”

“好。”

“由于胎儿过小,引胎的事情只有霍娘能做到。”

“我会想办法让霍娘帮我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