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此去经年待良辰

挑拨离间

此去经年待良辰 前尘宿敌 3466 2012-11-04 15:18:13

  这一仗,东方国的一把火烧到了温将军的后方粮草,剑戟毁了施国的渡口建设和重要船只。双方伤亡数量都不多,但是施国的水军志气受到重创,后勤也失去保障。施璃嵩派去的探子回报,是一个姓许的公子哥给东方楠慧出的主意,几经查探都不得而知这许氏公子到底是谁?水军受创,施璃嵩第一时间从国库拨款大力维护,并亲自去鼓舞士气。

待东方军队得胜而归,楠慧履行诺言,放了涟音。然而当众将军得知这是释瑜的计谋后纷纷上书楠慧,陈言释瑜乃是不明来历之人,不可重用,此次战役不免存在天时地利的巧合。说白了就是大家不认可释瑜的能耐,一个小白脸能干什么啊?回家种红薯娶媳妇去吧!

看到这些折子,释瑜不怒反笑,“我要一个头衔。”她答应过温羽璃和司空芷蔷不会做违背道义有害施国的事,这次战役,并未损伤性命,只是拖延了温将军来犯的时间,也算是她承诺之内的。可涟音和自己太过弱小,说不定哪天就会遭人毒手,如今给自己争取一些好处才是上计。

这一场胜利出乎楠慧意料,她的要求似乎也不过分。“许释瑜,我分给你两千精兵,三日内同我座下的张巳,赵良明二位将军会战。只要你能夺取他们的阵地,便直接封你为将军。”

这个就有些困难了,“我打不过他们。”

楠慧像没听见一样,从案几上拿起一块兵符,“这张兵符可号令两千士兵,你拿去。”

释瑜没伸手去接,站在原地道,“我说我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谁不是被逼出来的,想他东方楠慧什么时候操心过国家大事?得知国师意图造反,父皇心智受损,他一夜之间挑起重担,何曾说过累与苦?又何曾说过不可能?“没有打得过与打不过,只有你做或者不做。如果你不同意,我可以继续将涟音姑娘关起来,再或者,充为军妓。”

“你怎么那么卑鄙啊!”释瑜推翻楠慧的案几指着他骂道,“小人,你除了威胁我还能做点什么?你是不是男人?”大不了不在这儿混了,带着涟音远走高飞!

这么大的反映还真没吓着楠慧,倒是把他逗的不轻,慢慢靠近释瑜,贴着她的脸暧、昧的说,“我是不是男人,你试过就知道啊。”

“你。”释瑜语结,“龌龊!”

“哈哈,明明是你说我不是男人,我只是让你证实一下而已。”楠慧弯起眼睛,笑起来非常好看。“我好歹是个皇子,也是东方国数得上的美男子,你这么粗鲁的对我,有失体统啊。”

就没见过他这么自恋的,释瑜权宜之下还是呆在这里比较安全,而且有吃有喝的。“那好,我如果胜了他们,你得给我钱。”

“你要钱干什么?”虽然不知道她要钱干什么,但是对楠慧来说,钱确实也不是问题,“也好,你每胜一战,我给你五万两的银票。”

“那我胜了这二位将军,你得给我十万两。”

楠慧感叹,“真会算账,好,给你就给你,但前提是你得赢了他们。”

其实,释瑜压根没底气,人家是久经沙场的大将军,她一个屁都不懂的女人怎么能赢?要说上次,完全是套用了孙膑的一招瞒天过海,这次呢,还能用什么?

沐浴过后,释瑜简单披了个披风跟涟音坐着聊天。月色甚好,似乎释瑜也和涟音一样失去记忆,抛弃了烦恼。

清晨,她领走两千精兵,一连两天都是到处游山玩水,看起来根本没把张巳赵良明二位大将放在眼里。气的张巳直接找到释瑜,问道,“敢问这位公子,可知道东方楠慧总将军安排你我会战一事。”

释瑜正玩得开心,这一声叫喊吓得她不轻。“呦,原来是张将军,在下有礼。”

“哼,娘里娘气的白面书生,来战场上充什么好汉!”张将军一脸络腮胡,结实的臂膀坚不可摧,释瑜哪是他的对手,干脆笑脸相迎。

呵呵笑道,“呵呵,张将军息怒。在下深知您武功盖世思维敏捷,我一无名小卒根本不是您的对手,所以打算今夜直接偷袭赵将军的营阵。”释瑜摇头叹息,“唉,您的阵地,在下没有能力攻破。”

张巳虽然五大三粗,可也不是傻子。板着脸,说道,“你这小厮莫要拍我马屁,到时候咱们凭真本事斗!”

比智谋和武功,释瑜都和二位将军相差甚远,如今只能用诡计。不然,别说取胜,弄不好小命都没有了。她叫手底下的人做了一桌好菜,邀请张巳和赵良明今夜来用餐,白天她扬言要偷袭赵将军的营部,现在又请他们吃饭。赵将军多留了个心眼,以身体不适为由婉拒。这不是在驳释瑜的面子吗?干脆她命人端着酒菜同张巳一起跑到赵将军营长之内和他大吃大喝起来。

酒杯斟满,释瑜托起杯子站起来道,“小弟初入战场,有劳二位大哥照顾,小弟先干为敬。”

赵良明觉得这个许释瑜实在是厚脸皮,说了不去吃饭,她倒好,把酒菜端过来了!看看张巳肆无忌惮的喝下酒过了良久都没事,他也放心举起杯子一饮而尽。

释瑜拍手称赞,“二位哥哥好酒量!咱们今日少喝酒多吃菜!来,别客气!”

张巳能做上将军,大部分靠的是武功和力气,论计谋和脑子,他远远比不过赵良明,酒是他先喝,菜也是他先吃。看他吃过喝过没有什么中毒或昏迷迹象,赵良明才开始动筷子,然而这一切释瑜心里早就想的明明白白的。

“赵将军就不怕我在这酒菜里下了毒?”

赵良明慢悠悠道,“我们同食一桌菜,同饮一壶酒,你二人安然无恙,我怎会有事呢?而且如果你敢下毒,那东方将军自然治你死罪!”

释瑜奸诈一笑,“我与张将军自然无事,只怕赵将军你自己中了毒还不知呢!”

话毕,赵良明开始警惕,可自己却是一点不适感都没有,“本将军才不会被你恐吓!”

张巳也是一惊,自己吃了那么多,不会中毒吧?

“哎呀,将军不知,小弟早已同张巳将军协同好事先服了解药,而且现在您是在自己的营帐里中毒,只要我死不承认,东方将军不会把我们怎么样的。”

张巳着急开口解释,“良明,别听这厮胡说,我张巳不是这样的人啊?”他指着释瑜骂道,“你这小厮,莫要信口雌黄!来人,把他给我撵出去!”

走进几个士兵将释瑜抓住,扔到营外,她一边被拖走一边声嘶力竭的大喊,“张巳将军,你怎可这样言而无信啊!言而无信啊!我们说好的呢?”

屋内赵良明并没有对张巳失去戒心,还没等张巳解释,赵良明就开始腹痛头晕,然后就开始拉肚。

下毒?这样的事,释瑜没胆子做,无非是在酒杯上做了点手脚,泻药而已。至于说挑拨离间,现在是真的做好了。夜半时分,她花大价钱雇了江湖上神偷盗走赵良明的铠甲头盔和战旗,从两千精兵之中挑了身手较好的几个去张巳营内拔掉他的战旗换上赵良明的,并且毁了他们几顶帐篷,然后全身而退。张巳冲出来,看见自己的旗子到了,飘扬的旗子上赫然写着一个“赵”字。

手下兵来报,说是看见赵良明亲自带人来毁帐篷。这下,张巳没想太多,只以为是赵良明对白天的事怀恨在心前来报复,领着几个得力手下就赶过去讨说法。

夜黑风高,释瑜早就在半路堵住,将张巳他们团团围住。一拳难敌众手,张巳只好认栽,乖乖交出兵符。释瑜命人捆好他们,然后就带着兵符号令张巳的人马将赵良明的营阵围住。她的两千精兵则是隐在暗处。

赵将军一听说张巳的人把自己围住了,一想就知道是释瑜捣的鬼。可拉肚子拉了一天,那还有力气迎战,如今兵临城下不得不战。可到现在他才发现铠甲什么的都没了。无奈之下素衣迎战带着士兵突围。

素来都是擒贼先擒王,想取胜就必须抓住赵良明。释瑜站在最前面,对出来的人亲切问候,“赵将军身体可还好?这腹泻是好事,不会要人命,反而能排毒养颜呢!”

那语气,听起来像是做了多大的好事一样,只可惜,人家将军未必领情。“哼,本将军一世英名,岂会在你这阴沟里翻船!”

“呦呦呦,将军?试问将军的铠甲呢?”

一句话噎的赵良明不言不语,释瑜从身后拿出头盔铠甲,高举起来,“将军,这是您的衣服,快穿上,免得这夜里风寒,您再拉肚子可就不好了。”

赵良明脸上闪过尴尬,身后的人去拿回他的铠甲为他穿上。一穿上铠甲,赵将军就开始浑身发痒。殊不知释瑜早在盔甲里放满跳骚和瘙痒粉,这两样东西合在一起不把人痒痒死也会把人痒的晕过去。只见赵将军浑身颤抖倒在地上,释瑜大喊,“你们的将军中了我的七步断肠散,想让他活命,就放下手中的兵器。”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不知如何是好,释瑜趁热打铁,“丢了名声事小,要是丢了赵将军的性命,只怕你们这些人都得发配边远地方去吃苦受罪!”

于是,开始有人放下兵器,慢慢的,弃械的人越来越多,释瑜发了暗号。两千精兵突然现身,与赵将军的人打起来,释瑜趁乱拖走赵良明,从他身下拿走兵符,站在高出,“都给我住手,兵符在我手上,你们都得听我号令!”

所有的人不敢动分毫,兵符是权利的象征,自他们入伍的第一天起就被告知要听从执有兵符之人的安排,哪怕是自己的领头将军,也没有兵符的权利大。

赢了,释瑜又赢了。这一切都被楠慧看在眼里,黑夜中,他露出欣慰的笑容。或许,肖翎的离开是对的。

三天,她完成了楠慧交代的事情,将军的头衔封了,十万两银票也到手了。从此,东方国多了个许将军,这件事世人皆知,包括施璃嵩。

十年后,释瑜成为了赫赫有名的大将军,再与施璃嵩重逢时,泪流满面。重归于好,期间故事情节,请各位发挥想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