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此去经年待良辰

没有退路

此去经年待良辰 前尘宿敌 2336 2012-11-04 15:18:13

  像风一样,东方楠瑾消失在夜色里,夜墨走来安慰,“你还好吧?”

释瑜伸出手,“带我去个没人的地方。”

抱起她去偏屋的床上歇下,“你决定了?放弃孩子?”

“我有的选择吗?”释瑜抚着腹部哭道,“现在不是我放弃,而是施璃嵩自己亲手放弃的。你帮我找来霍娘吧!”

时间分分秒秒过去,释瑜除了疼,再没其他感觉。施璃嵩负了她,也负了涟音的生死,是她爱错了。如果这一步是错的,那也是实施璃嵩的错误。

霍娘与温羽璃乃是多年故友,没有不尽全力的道理。释瑜服毒之后便被霍娘麻醉失去知觉,当她再次醒来,已是两日以后的清晨。施璃嵩坐在凳子上看她,冷峻的脸庞表情沉痛。

“你都知道了?”

“知道了。”施璃嵩冷笑,“到现在了,你还想怎样?”

毒性尚未散去,释瑜艰难的走下床,质疑道,“这不是你精心的计划吗?欲擒故纵,你们兄弟两个人害的我娘好苦。”

施璃嵩没有说话,走近释瑜,“啪!”的一声,她雪白憔悴的脸上落下五指印。

嘴角噙着鲜血,释瑜笑道,“你也知道什么是失去,什么是心痛吗?”

“谁允许你这样做的!”施璃嵩怒吼着挥掌而去。

她依然冷笑,身后的花瓶碎声清脆,就像她已经粉碎的心。

“难道不是你允许的吗?呵,你算计了我娘,我为什么不能算计你的骨肉?”

“算计?”

“不是吗?你小心翼翼步步机关,是你自己谋杀了你的骨肉。”

他无言以对,落下清泪一行,他爱她,他亦知她爱他。

霍娘听见动响,急忙跑进来,“施璃嵩,你给我出去,她现在经不住你这样!”

当他得知释瑜为了温羽璃堕胎的时候,心痛如刀绞,看见释瑜躺在床上两日没有动静,施璃嵩更害怕失去她。

“翎儿,我一生都在用毒,所以不能生育,虽然不曾分娩,可一直以来我都视鸢尾如己出,嵩儿的感受,我也能理解。”

“谢谢,您为我和我娘做了这么多。我娘她,怎么样了?”

“她没事了,你要带她出逃?”

“嗯。”

“你可知这样一来,你和嵩儿就没有退路了。人如果没了爱,那是多痛苦的事啊!”

人如果没了爱,也许会很痛苦,但相爱的缘分不是那么轻易就可以得到。霍娘瞥见释瑜粉红的指甲问道,“翎儿,你的指甲一直都是粉红的吗?”

释瑜抬手看了看,十指的指甲确实一直都是粉红的,就算是剪下的碎甲也都是粉红的,以前她还没太在意,只觉得这样很好看,“是啊,一直都是这个样子。”

“你把手伸过来,我给你把把脉。”霍娘搭上脉,切了近一炷香的时间,问道,“你之前可中过毒?”

“中过。”

“谁给你下的毒?”

“是。。。”释瑜吞吐着,道,“施璃夏。”

“怎么能是他呢?”霍娘不相信是施璃夏,“我去问问他。”

问过施璃夏才知道,他确实下过毒,可只是普通的毒药并不致命,而释瑜体内的另一种毒相真实存在,霍娘开始担忧,除了她的师傅拓跋天童和拓跋天彳之外,没有人有这样的毒药。奇怪的是,翎儿竟然没死,只能说她福大命大造化大。

也是到现在释瑜才知道,原来害死肖翎的并不是施璃夏,可到底是谁呢?难道和脖子上的地图有关?正出神的想着问题,一声询问拉回思绪。

“我听闻涟音下葬,你跟我去她坟前看看好吗?”

是司空芷蔷,两人对视之后便明了要做的事情。

坟墓在漫地的野花中央,释瑜听霍娘说,是夜墨亲手为涟音准备的后事,也算没辜负他一片苦心。

“两日前的晚上,我在涟音脑上施了四根银针,是用来封存她的记忆的。她现在没有呼吸和脉搏就不会让毒性再蔓延,我早已经让施祁挖好了通道,从地下将她转移出去,如今涟音在客栈里修养,还没清醒。”

释瑜实在佩服司空芷蔷做事的速度和能力,问道,“你要我带她去东方国,那你呢?”

“我在这里有我要做的事,你准备好,施祁一个时辰之后带你和你娘离开这里,我相信东方楠瑾一定在哪里接应你和温羽璃。只求你能想办法不动声色的将涟音也带走。”

“我答应你。只是这里,你好像到处都是敌人。”

“有璃夏在,没人会把我怎样,但你要记住,到了东方国,不可做背叛施国的事情。”

这样看来,司空芷蔷也还算个好人,可为什么连同温羽璃和霍娘在内都那么厌恶她呢?来不及想许多,现在只能等着施祁带她们出去。

一个人来到温羽璃身边,看样子,她已经痊愈。

“娘。”

温羽璃稳坐如钟,慈祥的脸上全是笑容,“我没想到,你能救我。孩子,你叫什么?”

“娘,你在说什么?”

“我在皇陵的时候就知道我女儿命不久矣,只是看见你的时候不愿意相信翎儿离开了我。我只当你还是翎儿。”

原来,温羽璃早就知道她不是肖翎,同样,肖元溪自然也什么都知道。释瑜感觉自己像个傻子。

明白释瑜的感受,温羽璃生怕她误解,解释说,“元溪认为我们失去了翎儿得到了你,这是上天的对我们的弥补和眷顾,我们也相信翎儿在那个世界会很好。从你醒来的那一刻,我们便心无旁骛的对你。所以你的事情,我们对翔儿只字未提,只愿你们依然是姐弟。”

就算他们对释瑜心无旁骛,可是释瑜总感觉这一幕幕都是设计好的,现在,甚至来这个母亲都不能相信。

温羽璃心中觉得愧疚,说道,“就算翎儿活着,我也会让她嫁给施璃嵩的。儿女私情和国家大事总要权衡利弊,你既然代替了翎儿,那就是命运。只是我和元溪没对你尽到父母的职责,而你为了我放弃了你的孩子。”

“你说得对,这都是我的命。我本叫许释瑜,你叫我释瑜也好,叫我翎儿也行。”

“好孩子,我必须要离开施国,你愿意和我走我们就一起离开。如果你放不下施璃嵩就可以留下来。”

“我和你一起走。一个时辰之后施祁皇叔来接应我们。”

提起施祁,温羽璃惊讶道,“他逃出来了?”

“是我放了他,为了救你。”

放了施祁便是纵虎归山,温羽璃就算万般不舍,也不能让施祁活着离开神药山。“释瑜,施祁曾经为了地位出卖施皓,与东方国联手。离开这里以后,如果我无法忍心下手杀他,你一定要及时结束他的生命,绝不能让他活着离开。”

明明他爱的那么认真深沉,可还是难逃宿命。

“好,温夫人。我知道了。”

“释瑜,我真的希望,你能一直叫我娘,好吗?”

不知道是感动还是本能,释瑜湿润的眼睛流出泪水,“娘。”

“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