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此去经年待良辰

爱没有错

此去经年待良辰 前尘宿敌 2009 2012-11-04 15:18:13

  等待在漫长中度过,四周的埋伏早已存在,施祁推门而入的时刻,温羽璃才松开紧握住释瑜的手。“施祁,有埋伏,快走!”

三人出门之后便被夜门的人团团围住,施璃嵩和施璃夏在对面,两人不动声色从容面对,似乎早有准备。

一切的一切,施璃嵩早就了然于胸,甚至他算出释瑜会放了施祁。之所以不动声色,是因为他在心里还有一点点的希望,希望释瑜能跟他坦白。他以为释瑜对他的爱可以胜过这些,但是他现在觉得那是错的,他不需要了,和释瑜一样,心中已经凉意习习,爱又有何用。

“不要做无谓的挣扎,你们逃不出这里。”

“施璃嵩,你最好放了我,你知道我去东方国到底是为了什么?”温羽璃将释瑜户在身后骂道,“还有你,施璃夏,小兔崽子,老娘的事情轮不上你插手,识相的赶紧滚开!”

小兔崽子这称号逗笑了施璃夏,长这么大没人这么说过他,“呵呵,既然你们冥顽不灵,别怪我和璃嵩不近人情。”他暗示奚良去对付施祁,而夜门中人也得到施璃嵩的眼神指示,纷纷冲向温羽璃和释瑜准备将她们生擒。

“哈哈哈哈,你们两个小子,看看周围是什么?想跟我斗,还差得早呢!赶紧放我们走,一刻之后若我们还在神药山,那这里就会夷为平地。”

听了施祁的话,他们环顾四周,仔细一瞧,全是炸药。趁这功夫,施祁横扫一腿,踢飞五六人。大喝,“就算没有炸药,你以为就凭你们两个的功力能敌过我的八卦掌吗?”他一个铁掌出去震在奚良胸前,无人敢再轻易靠近。

受伤的奚良吐出血水向施璃夏跪下,“主子,属下无能。”

施璃嵩兄弟二人眼神互换,心想两人联手也许能制胜。脚下一阵风,二人飞身而至,与施祁打得不可开交。另一边,夜门中人也和温羽璃周璇开来。

与此同时,夜墨从天而降撒下迷粉烟雾,趁乱带着温羽璃和释瑜逃出,施祁染红了眸子,奋力两掌分别打在施璃嵩和施璃夏身上之后转身飞走。

他们兄弟二人嘴角均挂着血丝,霍娘和施靖赶来时现场已经是一片狼藉。

检查了施璃嵩二人的伤势之后,施靖急忙让鸢尾给他们医治,没想到施祁被关押这么久,功力竟然一丝都没有减退。

释瑜四人来到山下,夜墨赶着马车飞奔而走。施祁对释瑜交代说,“从这里往南走,涟音在第一家客栈二楼拐角最西边的房间,你要把她带走,切记,不能让她和夜墨再发生感情。否则,她难逃一死。还有,一定小心拓跋天彳,不到万不得已,不能让涟音和拓跋天彳接触。”

这个疲惫的男人似乎一直没有合眼,猩红的双眼出卖了他所剩无几的内力,温羽璃一手伸在袖口里握着匕首。她有太多的不舍,即使从未爱过这个男人,但是这些年来,他永远视她为唯一。

施祁握住温羽璃袖口里的手,无静止的爱意充满在每一个眼神,“羽璃,你在哭。”他另一手拭去那晶莹泪花,也是这一瞬间,拉出温羽璃握着匕首的手狠狠刺向自己的心脏。

血,原来那么鲜红。

“羽璃,我知道你心里所想。这一世,能让你为我掉一滴泪水,足矣。我只想告诉你,我比任何人都爱你,胜过施皓,胜过肖元溪。能死在你手里,我没有遗憾。”

‘能死在你手,我没有遗憾。’这话,同样是施皓死前对温羽璃说的,可她的心很小,只装得下肖元溪一人。

施祁用尽了生命力最后一丝力气想要亲吻温羽璃的脸颊,却只差那么一点点距离,他死去了,这辈子他没有亲吻过他爱的女人。温羽璃掉落的泪一滴滴落在他脸上,“对不起,施祁,对不起。”

在施祁所说的客栈门前落了脚,东方楠瑾将他们接到里面之后吩咐夜墨去安排过江的事宜,温羽璃给了店家一些银子,让他们把马车原封不动赶到神药山山下,因为那里装着施祁的尸体。她知道霍娘和施靖会好好安葬了他的。

释瑜则是找到涟音,她逐渐恢复了意识,醒来时已经记忆全无,看着眼前的释瑜问道,“这是哪里?你是谁?”

“傻瓜。”释瑜笑道,“我是你姐姐啊,我叫许释瑜。”

“许释瑜?”涟音疑惑的问,“那我叫什么?”

“你叫许涟音,是我的妹妹啊。”

看她半梦半醒,释瑜准备趁热打铁,“你刚才从楼梯跌下,摔坏了脑子,快好生歇着,我们一会儿要赶路呢!”

如果想让涟音也一起离开,只能求助于东方楠瑾,释瑜才一出门就看见站在门口的楠瑾。

“我不会让他知道涟音活着,这次我们离开,你给涟音穿上男人的衣服,再给她带上帷帽遮住脸。”

“谢谢你。”

“不用谢我,我还需要你帮我做一件事。”

“我凭什么帮你?”释瑜才不愿再跟他牵扯。

“你如果不帮我,我就让涟音心爱的男人知道她没有死,而且,我也会让温羽璃再次落到施璃嵩手里。”

“卑鄙小人。”比起东方楠瑾,释瑜觉得施璃嵩光明磊落的多,“说吧,什么事。”

“过了江水之后,楠慧一定会截住我的去路,你和涟音留下来跟他一起对付温将军的水军。我要和温羽璃一起回宫,看看父皇的状况。还有,我要弄清楚,温羽璃冒死要去东方的目的是什么。”

“我不想做背叛的事情。”

“如果你有本事,可以选择不伤害温将军水军的一兵一卒。但是必须阻挡他们来袭,一旦水军攻破防线,包括你在内的所有人,都得死。”楠瑾从身后拿出一个包袱,“这是男士的鞋服,你给她换上,我们即刻出发。”

这男人还真够可怕的,连衣服都准备好了。从司空芷蔷到东方楠瑾,这些人个个都不可小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