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此去经年待良辰

噬心经粉

此去经年待良辰 前尘宿敌 2486 2012-11-04 15:18:13

  远方的天空总是看起来那么晴朗,一入宫门深似海,沈娇柳的选择很正确,她的聪明之处就在此,既保留了自己和妹妹的颜面,也保全了那个嗷嗷待哺的孩子。

“江南,你去娇妃的宫中把孩子给本宫抱来。”释瑜深思熟虑后决定亲自抚养,如今施国实际上已经惊涛骇浪,施璃嵩和施璃夏也根本就没有时间和精力照顾好一个婴儿。她想着自己也马上成为母亲,就实在不愿让这个孩子吃苦。

江南得到施璃嵩的准许之后将孩子抱给了释瑜,她高兴的嘴都合不上,抱着男婴来回的溜达,就像是自己的孩子一样。

“你怎么这么喜欢他?”释瑜身后飘来施璃嵩好奇的声音,没想到他这么快就来了。

“陛下今日这么闲啊,怎么有空来我这儿?”

“以前在王府你看见朕还知道行礼,怎么现在到了皇宫反而不懂得规矩了。”

“规矩?这宫里最不缺的就是规矩,墨守陈规的这一套你也烦了,到我这儿来还不如轻轻松松的过。”释瑜的眼神这在孩子身上来回的飘游,压根就没看施璃嵩一眼,不免让他不悦。

施璃嵩皱着眉轻轻把她拉到身边,伸出手摸了摸她怀里那小可爱的脸蛋,“那以后,你就在我身边,也免得我疲倦之时没有安慰。”

“陛下说什么自然就是什么,臣妾不敢不从。”

“你为什么要照顾他?”施璃嵩指着小孩不解的问,“只是因为你喜欢孩子?”

释瑜笑道,“他是施璃夏的儿子,那就是涟音的侄子,涟音的侄子就是我的侄子。再说,你看他长得多好看。”

“我们也可以有一个这样好看的孩子。”施璃嵩的声音温暖的像烛光照进释瑜心里。

如果她的孩子出生,也一定很漂亮很可爱。可现在是时候告诉他吗?释瑜不得不为肖元溪考虑,“明天我能去看看涟音吗?也让她看看她的侄儿啊!”

“随你吧,我会让楮枫送你去的。”他还是平静,似乎在赌,赌她的爱。

日落西方又东升,释瑜整装待发,这是她第一次和楮枫相见,只觉得这个男人话不多,一路上只说了两句话,“参见娘娘。”和“娘娘请。”一点也不如夜影那么有意思。她二人在明,夜墨则在暗中跟随,楮枫知道夜墨的存在,却也没刻意防范,因为施璃嵩交代过不要为难他。

神药山还是沉寂的像一片荒野,释瑜刚到院落门口,便瞧见走来的施璃雨,本着不惹是非的原则,释瑜想装作没见过她一样往前走,还没走出几步就被叫住。

“迦伽妃娘娘眼神不好?怎么不理妹妹我呢?”语气极其的尖酸刻薄。

“是我不好,一心光想着去看涟音了。”

“这孩子是我大皇兄的?”

没想到璃雨尖酸刻薄,看到孩子的那一刻竟然露出了天真的甜美笑容,释瑜不愿打破这一刻的姑侄场景,“是的,可爱吧!”

“皇兄看见了一定会很开心。”

“你若喜欢,晚些时候再来看,我先抱他去涟音那里。”

“那您还是快去吧,妹妹不打扰了。”璃雨眼中似有得意,释瑜根本看不懂她那是什么意思。急匆匆推开门,涟音倚在床边形容枯槁。

看见她如今的模样,释瑜心疼的拉起她的手,“不是说只受了些伤吗?怎么会变成这样?”

涟音喘息起来,努力的平复呼吸,笑道,“没事的。”

“你这是没事的样子吗?你告诉我,你到底怎么了?”

“不知道,只是会偶尔心疼难止,气力越来越弱。”涟音面色苍白,甚至连嘴唇都已经失去粉红的光彩。

“霍娘怎么说?治疗的还好吗?”

“看我的造化吧!”

释瑜一下愣住,“什么是看造化?你到底怎么样了?”

半天涟音也不言不语,释瑜着急道,“不管你得的什么病,我都会想办法治好你的。”她抱着孩子凑近涟音,“可爱吗?这是你侄儿。”

涟音吃力的笑起来,想伸手去触摸,却丝毫没有那个力气,“这是我的侄子?”她一脸的惊喜,“是哥哥的儿子?”

“对,对,你看他多可爱,他还要叫你姑姑呢!”

“好,我等,我一定等着他叫我姑姑的那一天。”

门被推开,鸢尾端着药碗,看起来也是满身的疲惫。“娘娘,我先喂她吃药。”

“我来。”释瑜抢过药碗和汤匙,“她到底得的什么病,怎么会这么憔悴?”

鸢尾支支吾吾的也不说出什么所以然,只留下一句话就离开了,她说她会尽力医好涟音。这更让释瑜感到害怕,她不愿就此失去所有人。

“姐姐,温夫人的事,你不要怪他。”涟音有些难为情,害怕释瑜会恨施璃嵩。

释瑜只顾喂她吃药,“楮枫,你下去吧,我和她说说话。”

“是。”

汤药见底,释瑜擦干涟音的嘴角问道,“为什么瞒着我?施璃嵩和施璃夏使的这一出计多完美啊!可为什么要牵扯进我无辜的弟弟爹娘?”

涟音惊讶道,“你,你都知道了?”

没猜错,他们兄弟就是在演戏。释瑜心灰意冷,“我从一开始就该知道。”

“你别这样,其实他们也有苦衷,这里的事情我不得而知,如果你要恨,就恨我没来得及从东方楠瑾那里救你出来。”

“我怪你什么?我只求你能好起来。”

夜墨悄悄走近,如今的涟音丝毫没察觉他的气息,直到他开口的那一刻。“涟音,你好吗?”

释瑜和涟音同时看向他,一脸的深情似水,清澈的眸子还闪着泪花。

可在这一刻,涟音没有见到久别恋人时的开心,而是捂住心口呻吟,还没等夜墨走近抱住她,鲜血喷口而出,晕倒在释瑜的怀里。

“她怎么了?她到底怎么了?”夜墨低吼着质问释瑜。

楮枫听见动静后闯进来,释瑜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直接跑去找霍娘。

“她时日不多了。”楮枫带着惋惜的告知夜墨,他们也曾在同一屋檐下公事,说起感情,自然也是不淡。

夜墨的心被狠狠揪住,“怎么可以救她?”

“我不知道。”

释瑜一路跑来,霍娘正在研药,鸢尾在一旁协助。看见她着急忙慌的跑过来就知道她为的是什么。

“翎儿,我知道你着急,我正研究方子给她解毒呢。”

“中的什么毒?”

“师傅专心给涟音制方子,我去跟娘娘解释吧。”鸢尾示意释瑜出门说。

两人走到门外,均是愁眉苦脸,鸢尾像是很久没好好休息过。

“娘娘,这世上有三种毒是没有解药的,一个是吞脉毒丸,一个是寒血冰,另一个是噬心经粉。涟音中的毒,是噬心经粉。”

像一道晴空霹雳落在释瑜的头上,她想起燃空说过,血呼喝的果实可解百毒,也许能就涟音一命。“我这里有血呼喝的果实,可以解毒的,能救她吗?”

“无济于事,果实也只能缓解毒性的蔓延,终究还是不能救她。”

“那就这样眼睁睁看她死去?”释瑜拉住鸢尾请求,“我求求你,一定要医好她。”

“娘娘,你别着急,其实噬心经粉的毒性不同于其它,中毒之后每每想到心爱之人便会心痛难忍,爱的越深,则毒性越大。只要她心无旁骛放下爱意就可以活下去。”

这样的办法有什么意义?对涟音来说,让她不爱,倒不如让她去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