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嫡变庶

第八章 梦往昔

重生之嫡变庶 穿越咪咪 1996 2013-03-20 10:34:58

  婉桦不叫婉桦,她记得原来她叫李娅,她生活的地方叫做中国,二十一世纪,家庭富裕却异母兄弟姐妹甚多,只有她是婚生女,大学毕业后就进入了家族企业上班,一切不算顺利,对她来说也不算难,她的兄弟姐妹没少找她麻烦,练就了她一身的本事,可惜她在一次银行劫案中被老天爷选中了,开始了她不一样的人生。

李娅穿越了,穿到了一个婴儿身上,那婴儿应该是出了娘胎就死了,正好她来了,从那时起她有了新名字,叫赵晋华,当时正逢乱世,她的母亲因为过于操劳早产下了她,晋华身子不算好,他父亲就教她习武,对她的宠爱超过了她的五个哥哥,本来一切都很好,晋华以为她终于可以平静的过完一生了,突然一群人闯进了她平静的生活,她的命运走向了那个她最不愿意看见的齿轮。

晋华13岁时遇见了当时的左丞相梁继理,那年他的长子19岁,而晋华的父亲只是一位捕头,也许那时就注定他们的结局。

晋华15岁时随父母兄长跟随左丞相梁继理起义反齐,这个时空和晋华所知道的历史不同,秦始皇死后他的孙子继位,称秦二世,后序位近200年,齐国公以齐取代秦,后又序位200多年,接下来就是梁继理起义了,晋华利用现代的思想帮梁继理打下了半壁江山,梁继理也十分礼遇晋华,甚至对晋华产生了感情,但是这也无妨,坏就坏在梁维泓对晋华痴迷成性。

晋华永远记得大华建立后的日子,父亲被封昭国公,晋华作为昭国公府唯一的女孩自是受人巴结,晋华就称病在家,养养花,煮煮茶。梁帝经常来与她品茶,渐渐晋华看出了端倪,不愿再见梁帝,还放出风声“生只为妻,夫不妾,方许之”激起了京中的千层浪,梁帝不再寻晋华,晋华离京过了三年与世无争的日子,一封帝崩文把她召回回了京。晋华永远记得那天。

“殿下,您不是已经得到了您所要的了吗,他是身体已经不行了,为什么就不能等几年”尊先帝遗诏晋华是少数可以瞻仰帝颜的人之一,看过梁帝后晋华忍不住想问问梁维泓“如果您不念及我对您的拥护之情,也要顾及父子之情啊,他毕竟是您的父亲啊”。晋华用她在军中,朝中的人脉拥护他坐稳太子之位,他才没被没被其他的兄弟拉下来。

“因为他到死爱的都是你,你不知道吗”梁维泓面目狰狞的看着晋华“现在我是皇帝了,你进宫来吧,我可以给你皇后之位,我们的孩子可以继承皇位”。

“维泓,我早就说过了不是吗”晋华看着他,毫不留情的说说“我爱的不是你,我会永远为他守着这大华的江山,你放我去边关吧。”

“你哪也不能去,你就算死你也要在我身边”梁维泓就是那么偏执的人“来人,送国公姑娘回府,没我的命令不许出国公府半步”。

晋华只是笑了笑,她要是想走没有谁能拦的住,她只是想再看看她的爱人出生和逝去的地方,从何时起她心里就装了那个人呢,她也不知道,她只知道当她意识到自己的感情时就已经无法自拔了,他的一挥袖,一皱眉都牵动着她的心。

“维泓,我已经不能与他偕老了,我还怕什么。”晋华突然很想哭,她努力了近二十年,幸福却与她越来越远了,“人生若只如初见,多好,维泓,人生若只如初见,多好,哈哈哈哈……”继理,人生若只如初见多好。

晋华回府后大病了一场,四个多月才见好转,急坏了她的父亲母亲,晋华为了他们才咬牙挺了过来,刚见好就来了位贵客。

“太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晋华挣扎着由琉青和琉红掺扶着行了全礼,三个月前,梁维泓继位,梁帝的皇后,梁维泓的生母被尊为太后。

太后亲自扶了晋华起来,“你和我还这么客气”。太后对晋华的感情是复杂的,即感谢她不肯入宫保全了自己颜面,又怨她夺走了梁帝的心,使梁帝直到死都惦记着她,太后幽幽的叹了口气“晋华,你何必这么倔强呢,他已经走了,你难道还能一辈子就这么过下去?”

“太后娘娘,晋华没有姐妹,和同龄的女孩子都相处不好,您一直拿我当亲妹妹看,我也把您当亲人对待”晋华咳了两声“所以我一直在拒绝他,他是怎么死的我相信您也不是没收到一点风声,我不是怨他,我只是想过自己想要的生活”。晋华说了一长串话,气有些不匀,剧烈的咳了起来。

“晋华,皇帝对你一片痴心,你不能再考虑考虑吗?”太后还试图劝解晋华“女人这一辈子总得有个依靠,你总不能在边关待一辈子。”

“太后您见过我临阵脱逃吗,就算我的哥哥们都打赌说我会半路逃跑,可我从战场上活了下来,甚至斩杀了齐国大将”晋华坚定的看着太后“我当时说过我的决定不会有任何改变,我哥哥们给我当了一年的马前卒,您还记得他说过什么吗?”

太后眼神一暗,心中无奈的叹息“他曾说你是个极有主意的人,可担当大任。”

“他还说过,这世上恐怕没有人能改变我的决定”晋华用手捂住嘴,猛的咳了几声“不是恐怕,是肯定,太后娘娘,请您转告他,这大华没人能阻挡我离开,让他死心吧”。

太后无功而返,晋华还是慢慢过着日子,看着来来去去的让你,看着她最好的伙伴全都离去,看着那些人生生死死,直到那一日的到来,晋华记得那毒药并不难吃,只是腹内绞痛,不过她还是能忍住的,只到闭上眼的那一刻她突然觉得轻松了,她终于可以了无牵挂了,这样家人就不会遭难了吧,只是继理,我们还会相见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