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嫡变庶

第十一章 家底吗?

重生之嫡变庶 穿越咪咪 1825 2013-03-20 10:34:58

  老夫人看了眼天色,对徐氏点头徐氏“你念叨念叨吧”。

“是,娘”徐氏打量单子,看见打头的东西就一愣,快速的看了婉桦一眼,见她也正看着自己,她忙整理思绪,开口道“铁木柜子一个,内置赤金头面百套,赤金点翠头面百套,赤金镶各色玉头面百套,赤金镯而是对儿,翡翠镯二十对儿,玉镯二十对儿,南珠手串二十对儿,东珠手串二十对儿,赤金点翠簪十支,累丝镶宝簪十五支,各色步摇共二十支,满堂簪二十套(共百六十支),各色金刚石头面、步摇、簪、金钗、手镯、挂链共百套,珍珠一匣子,南珠一匣子,东珠一匣子,夜明珠一匣子,各色金刚石一匣子,猫眼、宝石等五十匣子,娘,这是首饰类,下面有掌事丫头的签字和封印时间”。

甯昂听的无趣,他看着目瞪口呆的便宜伯母婶娘们在心里嗤笑,这只是他便宜姐姐明面上的东西,他知道的可远远不止这些,那铁木箱柜装着的盒子间的缝隙连个簪子都插不进去,十几个大汉抬不到百米就要换人,车船都是特制的,哪能这么少东西。

只听徐氏的继续念到“铁木柜子一个,装物都是大裘衣,孔雀毛、鸭绒、鹅绒、洋尼、哆啰绒和充棉的各两件,平常大裘衣七色各一件”

“铁木箱子二十个,小衣三箱,中衣三箱,小袄五箱,马甲两箱,罗裙五箱,珠玉配饰两箱,平纹绸缎二十匹,净纹二十匹,绫罗二十匹,松江布二十匹……”徐氏顿了一下“娘,所有布匹都有,各色二十匹。”都念过怕是要黑天了。老夫人闭着眼点点头。

“娘,剩下的都是木材,药材,家具和补品,共六车,全部都有封印日期和掌事丫头的签字画押”。徐氏挺无语的,这都够她自己的嫁妆了,够自己吃喝一辈子都不靠人的,为什么要回来,琢磨不透。

“四夫人”不知何时进来的璃柟恭敬的地上一叠纸“这是十姑娘和八爷带来的奴仆卖身契,姑娘有两位管事嬷嬷,都是一年一签的活契,四个大丫头都是死契,四个二等丫头是十五年的活契,如果升了一等丫头就重签死契,小丫头和粗使丫头各三个,粗使婆子四个,上夜婆子五个,八爷管事嬷嬷两个,一等丫头四个,二等丫头四个,因一直和姑娘住在一起没有二等以下丫头婆子”。干脆利落的禀告完退到婉桦身边。

徐氏翻看一番“娘,一丝不差,人数清点有玉版和芍药在场,有他们的签字画押。”这十姑娘的婢女都谢了一手的好字,行动做派比那一般的官家姑娘都要好,这十姑娘真是有大才的,徐氏垂下眼睫,挽手站在榻前,屋子里鸦雀无声,连谢安也不说话,她丈夫的本事她知道,这根本不是他能购置的起的,看样子是她那死鬼生母的了。

一时之间屋子里都没了声音,甯和屏气进了堂屋站在最末位也不敢说话。

“可都满意了?我知道你们什么心思,想惦记十丫头都有什么动西”老夫人声音里有一丝怒意,仿佛快压抑不住了“有我在一天你们谁都别想”。

“媳妇不敢”众夫人都跪下不敢抬头,婉桦等也跟着跪下,只有老夫人怀里的甯昂躲了过去。

“你们都没什么不敢的”老夫人冷笑“以后没事都多读读女诫,别成天光长小心思”。

“媳妇明白”又是一阵的答应。

“要不是先帝定下不能娶平妻的律法,现在你们就有一个身世显赫的妯娌了”老夫人仿佛没听见只想解气似的说“十丫头的亲外家是云南王,知道以后就少打十丫头的主意”。

“媳妇不敢”谢安身体微微颤抖,怒火大盛。

“我知道你们的心思,嫌我这个死老太婆管的太多了”老夫人嘲讽的冷哼让跪下的人心里一颤“要是过不下去就都分家吧,衬我和老太爷还在能公平一些”。

“娘千万别这么说”秦氏忙开口“媳妇万死了”众人又是附和。

“你们巴不得我万死呢”这些媳妇过的太安逸,已经忘记国公府有多危险,随时都会倾塌“说不定等我给你们倒地方呢”。

“媳妇不敢”只能重复这么一句话。

“祖母,孙女的东西就是国公府的,哪有什么惦记不惦记的”看差不多了,婉桦开口救场“想是母亲和各位伯母婶娘怕孙女的东西杂乱丢了就不好了,哪有什么恶意”。

婉桦抓着老夫人的手“祖母快消消气,气坏了身子就是孙女的罪过了”。老夫人脸色稍霁。

“祖母,四哥站了好久了,昂哥儿也饿了,咱们吃饭吧”甯昂在心中翻了个白眼,爷年纪还小会饿的好不好,谁喜欢陪你们玩木头人啊“还有王嬷嬷她们没地方住啊,昂哥儿不想让地方给她们”。说着噘起了嘴。

“老大家的,就先在焦芳园安置她们,等十丫头搬过来让她自己个儿安排”老夫人利落的做了个结束“十丫头你先和昂哥儿回去梳洗安置一下,今天吃团圆饭”。

“是,祖母”。婉桦福身告退,自然也领着甯昂,甯昂最后有恶心了一把,回头伸着手,泪眼汪汪的看着老夫人“祖母,昂哥儿很快回来,不要挂念昂哥儿啊”用力的甩回头,快步走了出去。老夫人笑着说了几句让大家散了回院不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