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嫡变庶

第十二章 团圆

重生之嫡变庶 穿越咪咪 2263 2013-03-20 10:34:58

  “你电视看太多了吧”,离开了焦芳园,婉桦立刻松开甯昂的手,翻着白眼“你还真是越活越回去了,身体好了吗?”说着略带嘲讽的话,有着不容置疑的关心。

“没大问题了”甯昂露出不太符合年纪的笑容“你偷藏了好东西吧,凭你活了两辈,上辈子还有个皇帝男朋友,不说箱子你那柜子就不只二个,你衣柜呢”。装的都是大毛衣服,好的很。

“忘记放哪了,再弄一个吧”前半句是回答甯昂,后半句是告诉璃柟和璃榆,两人应诺“你搬来和我住东西收拾了吗?”

“我就没打开,这几天我也生病呢,没人管我”甯昂撇撇嘴“这古代规矩还真森严,这些奴才也惯会踩低捧高的,我算是见识了”。这话说的怪异,古文白话都有,四丫头都司空见惯了丝毫不惊奇,嬷嬷们也都在后面远远的跟着自是听不见。

婉桦噗的笑了出来,“看看你,这再过两年你是不是都不会说话了”。

“我是能去考取功名还是继承爵位,话说那么好有什么用”甯昂话落就后悔了,这可是婉桦的痛脚啊。

果然,婉桦沉了脸“我们既然夺了人家的身子就要好好的活,活出人样来,你这么敷衍了事,你对得起为我们受尽苦楚的生身母亲吗”。

“我也就随便说说,我活了五十多年是白活的啊”甯昂看见小院门,不可置信的看着婉桦“你就住这?”他可是就住在他身体的同父哥哥那,虽说这男女地位不同,可这没出嫁的姑奶奶哪有薄待的“还没老四那一个院子角大呢。”

婉桦没当回事的走进院子,离柟忙打了帘子,二人进了堂屋“老四是她亲儿子啊,我是什么来路的,你还都没有呢,别嫌庙小了,你我也不是什么大佛”。

“你这屋子真舒服,不是璃柟姐姐弄的吧,她一个人收拾不了”甯昂翘着腿,喝着茶“还真是朝里有人好做官”。

“我在这度过了人生中最重要的时间,一女人最美好的时间”婉桦说的很轻很轻,不带一丝情绪,甯昂却听出了一丝心酸。

“姑娘,奴婢给八爷送衣裳来了”。甯昂的管事嬷嬷静静的在门外轻声禀告“奴婢见芍药姑娘往上房去了”。

“王嬷嬷服侍八爷去耳房换了衣服”婉桦看着甯昂,甯昂自动的走了出去“璃淼,找了衣裳来,你姑娘我要去见嫡母”。“是,姑娘”璃淼将准备好的衣裳奉上,璃焱挑出首饰头面帮婉桦装扮不提。

话说谢安生了好大的气,刚下了学的婉伊很是奇怪,为什么母亲看起来除了气愤还有心酸,昭国公府有个奇怪的规矩,平时也不用媳妇服侍立规矩,孙子女也不必早起请安,只要一起吃晚饭就可以,她们不知道这是因为晋华不爱起早的缘故,没想到受益人却不少。

“娘,您这是怎么了,谁又惹着您了,和女儿说说,女儿帮您出气”。婉伊拉着谢安的手臂摇晃着撒娇。

谢安心情好了点,搂过婉伊摩挲着她的手“伊姐儿,娘今天才明白,你爹交回家的家用都是那个小贱人的东西,娘白白担了那个贱人的情,怪不得我只说了一句那小贱人的不是你爹就半个月没进我的房,伊姐儿,你爹这是在警告我们啊”。说着谢安就流了泪。

“娘,这这这是真的?”婉伊有些不相信,她下午是听见了一些风声,但她以为是下人夸大的说法“她真抬来了一柜子的珠宝?”声音变的十分尖锐刺耳。

“娘还能骗你,你知道不知道她的东西堆了满满四五间屋子,丫头穿的都是粉绫罗,奶嬷嬷戴的是六支金镶玉的簪子,一模一样的六支。”这金镶玉能做到一模一样都是天下少有的了,哪是用钱能衡量的。

“娘,您可以找缘由帮她管着啊,到底不还是您的”婉伊恨的咬牙,随便一样就够当嫁妆,让她风光的了。

“老太太都发话了,我还哪敢提啊”她把老夫人说的话重复给婉伊听,当然有些填料,但不影响婉伊了解事实。

“娘,这件事咱们要从长计议,总不能让她得了便宜”婉伊压低声音,听上去阴深深的,只顾这生气的谢安哪里能注意得到。

“三夫人,老太太请您和四爷,八爷,三姑娘十姑娘过正院”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她们母女一跳,因为要说悄悄话就遣了人出去,竟没人守门,也不知被听去了多少。

“芍药啊,进来座”谢氏问问心神,拉住要去开门的婉伊,“这服侍的人都死哪去了,来人也不知道通禀一声,这要是来了贼人让我们母女去死吗”。

“奴婢还要去渐琢院请大夫人”芍药仿佛没听见一般,顿了一下,有接着说“各位老爷一同回来了都在知微堂”。

“麻烦你亲自跑一趟,鱼儿,鱼儿,送芍药姑娘”。谢安从窗见自己的丫头鱼儿进了院子,忙高声喊。

“是”鱼儿上前几步,拉着芍药的手“芍药姐姐,鱼儿和你走一段”。

“不劳妹妹了”芍药不着痕迹的抽回了手“三夫人跟前没个服侍的,妹妹还是回去吧,免得夫人想喝水都没人伺候”。

鱼儿还没反应过来芍药就快步走了出去,鱼儿看看芍药去的方向,一跺脚就回了正屋挨了骂,委屈到处去说嘴不提。

芍药一肚子的委屈,快步走着,迎面走来的人儿仿佛谪仙下凡,由一群人簇拥着走来,芍药突然觉得一肚子的委屈都不见了,这个人足够让她难过一辈子了,我就发发善心放过她好了,“奴婢见过是姑娘,八爷,姑娘,八爷万福”。

“原来是芍药姐姐,这是刚从母亲那出来,要去哪”。虽说的是疑问句可语气十分的了然。

“奴婢正要去见大夫人,各位老爷已经去了知微堂”芍药顿了一下,“姑娘刚落脚,要小心身体,看管好财务,恕奴婢多句嘴,这才不可露白,姑娘心地良善可架不住别人黑了心肝,万一再害了性命可不值当的”。芍药福了福身“奴婢告退了”。

婉桦看了一眼离柟,离柟静悄悄的躬身退后,璃榆也递上了离柟的位置,婉桦抿抿嘴角神色不明的看着三房的正房,“昂哥儿,饿不饿,马上就吃大餐了”。

“好啊,好啊,我好饿哦”甯昂眯这眼,没人看见他严重一闪而过的兴奋。

婉桦在正房站了不到十分钟,甯和就来了,谢氏就领着他们浩浩荡荡的去了知微堂,这进了屋子就见老太爷老太太和五位老爷都在,就差大房没到,也是,芍药一个个院子去,走也要走一会子,婉桦正想着芍药轻手轻脚的进了堂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