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嫡变庶

第十三章 不圆

重生之嫡变庶 穿越咪咪 2348 2013-03-20 10:34:58

  又一圈子的见礼,姐姐妹妹,哥哥弟弟,伯伯叔叔,婶婶伯母,婉桦规规矩矩的行了礼,,在后排挨着四房的姿姐儿站好,她小声的叫了一声十妹妹,很是友善。

婉桦善意的一笑,叫了一声七姐,这四房倒是很好,四叔晋家也是个能为的,加上四婶娘家的助力,以后绝不比能继承公爵的大伯晋平差,而且从没因为她外室女的身份而看不起她,值得一交。

男孩子们站在父亲的身后,不能轻易这么小声说话的,婉桦见甯昂在那冲着老夫人可怜巴巴的看着,就知道他又起了小心思,不想站着了。

“昂哥儿快上祖母这来,这么小个人儿,病刚好杵在那多累,来来来”。老夫人笑呵呵的招手。

“娘,您别这么宠着他,回头再宠坏了”,婉桦的便宜爹说话了,可没有丝毫责怪的意思。

老夫人哪听不出来啊,乐的做好人“哪能你说的那样,昂哥儿这么懂事的孩子谁不喜欢”。老夫人的话仿佛一道开关,众人都看向谢安,谢安原本笑吟吟的嘴角一僵,忙用帕子遮掩了一下。

“娘说的是,谁不喜欢昂哥儿啊,这孩子嘴这么甜,同母姐姐又是懂事的,谁能对昂哥儿不好”,谢安此时明白的很,对付她们姐弟不在这一时。

婉桦对谢安很无语,这时而明白,时而糊涂的性子还真是千年不变。

“大夫人来了”有小丫头通禀,门口有二等丫头笑儿打了帘子“老太太,大夫人,大爷,二爷爷,五爷,四姑娘来了”。小嘴利落的不行,秦氏看着她盈盈笑的模样很是喜欢。

“老太太屋里都是伶俐人,这二等丫头比我那大丫头都懂事,您看看舍了我怎么样,我让枫儿来伺候您”婉桦很是诧异的撇了一眼秦氏,这要丫头要到上房来了,她在想什么。

“老太太,可以开席了”木槿紧随大夫人身后进了屋,轻巧的叉开话题。

“今天都是一家子骨肉的,就不用守着那劳什子的规矩,就开上两桌,一起吃上一顿”。老太爷发话自然就没人反对,所有人一一按顺序落座。

菜品很是丰富,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地上跑的,只有想不到的,没有桌上没有的,还真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啊,婉桦感叹着,突然她二伯母郡主问了她一句话“小小年纪看着饭菜感慨什么,桦姐儿,你想什么呢,说出来大家都听听”。

婉桦可能是想的太入神了,脱口而出“当年在京城皇宫大内吃的都不比如今”。说完整个人一激灵“听父亲常说前朝民不聊生,自然没有现在的好,孙女没见过什么好东西故脱口而出,是孙女冒昧了”。

众人听她这么一解释就放下了,常日在深闺的人对外面总是充满好奇的,只有徐氏用很奇怪的眼神看了婉桦一眼,看的婉桦心惊,暗自懊恼警惕。

这顿饭吃的所有人都消化不良,有些人是被突击问话问的,有人是羡慕嫉妒恨的,有人是看热闹的,反正总算过去了。婉桦看着甯昂,仿佛在说:吃过东西来是正确的吧。

甯昂正忙着和老夫人耍痴卖乖,连一个眼神都懒得分给婉桦,婉桦也不介意,继续当她的雕塑。

“恭喜老太太老太爷,您又要抱孙子了”蒋氏突然的话让陷入了尴尬的气氛,她还抿着嘴在那笑,仿佛没看见五老爷晋友的窘迫样。

“这老五家的是说什么呢,又怀上了?”老夫人不太想谈这个话题“添丁进口是好事”。老夫人这是在敲打蒋氏,不分场合的乱说话。

蒋氏仿佛是带了怨气,不吐不快“不过明哥儿还小呢,是金姨娘,刚查出来有了三个多月了,这要不是刚刚五老爷的酒味熏着了她,还不知道呢”。蒋氏刚刚出去了一会原来是这个事“这年后您就又要抱孙子了”。

“你拨个人给金姨娘,好好照顾,头胎要小心”,老夫人还是挺高兴的,儿子家人丁兴旺是好事。

“说到人手,娘,咱是不是得好好的分配分配了”,蒋氏还是那贤淑大度的样子“您说这家里的庶子庶女越来越多了,这丫头小厮的人头也不能一直和嫡出的相同啊”。

婉桦一愣,原来还是冲她们姐弟来的,婉桦自认没得罪过她蒋氏吧,还是……婉桦看着谢安的背影有些兴致高昂。

“祖母,这原本没有孙女说话的地方,可这孙女是外面来的,不懂规矩,可是坏了府里的规矩,孙女回去就撵了她们出去”婉桦含着眼泪,半垂着头“这些人都是云南跟着孙女来的,孙女就散了家财把她们送回去,好歹跟在孙女身边这么多年了,嫁妆还是要备上一份子的,是我这个做主子的连累了她们,让她们都投个好主子去”。

“我不要离柟姐姐走,我不要丫头了”甯昂突然大声的哭喊“祖母,把我身边的丫头撵走吧,离柟姐姐她们是从小照顾姐姐的,姨娘走时说要让她们跟姐姐一辈子的,我要听姨娘的话,撵了我身边的丫头吧,祖父”,甯昂扭头抓这国公爷的腿,哭的好不凄惨。

“昂哥儿,不是要把她们撵出去,只是调到别的地方当差”蒋氏有些尴尬的看着郡主,郡主这才开口说话“她们还在府里的,你随时都能见到的”。

婉桦讽刺的够起嘴角,徐氏刚好能看到,抿嘴一笑,这回真的热闹了。

“郡主二伯母说的是,是我们胡闹了”婉桦用帕子按按眼角“昂哥儿,不许再说什么遗命遗言的了,这是哪里,哪有什么遗命遗言的”,有转头看着郡主,微勾唇“郡主二伯母是宫里的嬷嬷们教导出来的,自是比我们懂得规矩”。

这句话像一个火药桶,已经点燃了火,众人屏住呼吸,深怕燃到自己身上,尸骨无存,果然老夫人摔了茶碗,哗棱棱棱的滚出去好远,茶水茶叶在地面上形成了一副诡异的画面,众人都跪在了地上,不敢抬头,婉桦心情舒畅了。

“宫里那套规矩都给我收起来,这里是昭国公府,别忘了,你们所拥有的一切都是晋华的”老夫人用力的拍这紫檀木的案桌“今天我就和你们说个明白,十丫头的母亲是晋华最好的姐妹,他外祖是云南王,你们觉得你们的娘家都够显赫吗,她外祖家是三朝的云南王,你们哪个能比的上,要不是晋华苦心安排,加上十丫头的娘就看上了老三,哪有你们的今天,国公府早就都是刀下亡魂了,这么多年,连太后都不敢怠慢国公府还不是晋华的功劳,现在想用宫里的规矩来压我,我上战场的时候你们还没出生呢”。

“夫人,别说了”国公爷难掩悲痛“都怪我,要是当初我也辞官是不是晋华就不会死了”。

“父亲,是孩儿不孝”几位老爷跪着磕头,丫头婆子们胆战心惊,她们听到了秘闻了,该不会活到头了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