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嫡变庶

第七章 算计

重生之嫡变庶 穿越咪咪 2106 2013-03-20 10:34:58

  “你姨娘可还好,这些年随你父亲在任上吃苦了,这么多年年啊节啊的都没回来,你父亲早晚要调回来的”,谢氏有些得意的笑,“你外公说要帮着你父亲活动活动,明年调任就能回京述职了”。

“回母亲的话,现在随父亲在任上的不是我姨娘,我姨娘二年前已经过世了,父亲做主把姨娘葬在了云南,姨娘的娘家坟里”。对于那个痴情的苗女,云南是最好的归宿,她也选择那里“现在帮父亲打理云南内宅的是谢姑娘”。

“哪家的女儿,还与我是同姓的”,谢安面上很平静,心里恨恨的问道,“你父亲怎么没和家里商量,哪有不告自娶的理”。

“还只是通房,所以就没禀告母亲和祖父祖母”,婉桦轻轻的说,“是四川知县的庶女,和嫡母到云南探亲,嫡母做主给了父亲”。

四川知县?那不是她远支堂叔吗,这么说是她堂妹了。谢氏努力的平复心情,现在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你的东西也快到了吧,我已经打点好库房了,到了就入库吧”。保管有进无出。

婉桦真对她刮目相看了,长进了不少啊。“不麻烦母亲,父亲说我的东西另辟库房安置,已经禀告了祖母”婉桦抬起头看着谢姿的眼睛“祖母的意思是女儿下个月搬去焦芳园”。

“什么,怎么可能,那是赵……你六姑姑的院子,已经封存了有些年了,怎么会……”给你一个外室养的庶女住。

“母亲,这样也蛮好的,免得母亲还要为给十妹妹找院子伤脑筋劳神”。婉伊打断了谢氏的话“母亲明个儿领十妹妹好好谢谢祖母才是”。

婉桦用眼角撇了婉伊一眼,还蛮有脑子的,这话要是说了出去国公府不都得咋毛儿了啊,首先就先灭了我这个最得利的人,婉桦在心里大笑,终于有事做了,闲的太无聊了。感情是把和婉伊斗心眼当成解闷的了,如果婉伊知道还不知怎么气呢。

“妹妹也累了,母亲快让妹妹去休息吧,明天还要去拜谢祖母呢”。婉伊是打定主意要婉桦成为全府的靶子,那样她就必需依靠母亲了。

“女儿告退”,婉桦借机告退,本身她也好累了。

婉桦没走多远就听见就听见劈哩啪啦的碎东西声,她抿唇一笑,“璃柟,估计谢氏又得华不少钱买茶具”。离柟笑笑没说话,仔细的打着灯。主仆二人回了小院。

“她是个什么东西,”谢氏气的砸了能看见的所有东西,梅姨娘默默的收好碎片,无声的上了新茶具,退出了正房,只余谢氏母女二人,“敢来和我炫耀,也不看看她那贱身子,配不配那高台”。

“母亲,那您为什么生气”,婉伊坐到谢安身边“您都说了,怕是她无福消受,我们就冷眼看着她的下场好了,现在您最主要的是爹的心”。

“伊姐儿,你爹他都不告自娶了,哪里还有娘的地方”谢安越想越伤心,嘤嘤哭了起来,“你祖母也不顾我的面子就给那贱丫头脸面,娘还怎么活啊”。

“娘啊,那只是一个通房,就算成了姨娘那也是奴才秧子,只要您有了爹的尊重和宠爱,那些人不还是随您发落”,婉伊拿手绢帮谢安搽眼泪“再说,祖母抬举她就是给您脸面,给三房脸面,她名声好了对咱们三房也有利,祖母的决定祖父都更改不了的,娘啊,您就当把她放的远远的,眼不见心不烦”。

“娘替你不值”谢氏搂过婉伊“你爹生生抬举那贱丫头压了你一头,你才是正正经经的嫡出姑娘啊”。

婉伊垂下充满妒忌和不甘的眼“现在不是和她争一时长短的时候,她既能得祖母疼爱自是有些手段的,现在和她硬碰,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做法,我们就冷眼看着,这府里的人哪是那么好相与的”。

谢安琢磨了一圈,终于觉得以后婉桦的婚事,都得自己做主,不怕她留不下好东西,遂不再提,和婉伊一同歇在了正房。

就在谢安母女终于觉得平衡时国公府各房也都在讨论婉桦。

秦氏正和奶嬷嬷说着话,秦氏的奶嬷嬷已经出府荣养了,这刚进府请安就被留宿了,秦氏的奶嬷嬷姓王,叫锦葵,是先皇后宫里当差的,年纪大了也不想嫁人了,就被秦氏的母亲秦夫人网络到了秦阁老府,在长女嫁入国公府时以奶嬷嬷的名义当了秦氏的陪嫁。

“夫人,您在焦虑的事不会发生”,王嬷嬷坐在小杌子上,身体挺拔,一看就是一位规矩甚严的人,“就是不说十姑娘的外室女身份,就是她庶出的身份有哪家功勋人家看的上,断不会压了国公府正经姑娘的,您也不看看老太太是什么人,奴婢估计是老太太在敲打各位夫人呢”。

“我何尝不知,可嬷嬷您也是看着芝姐儿长大,虽说是庶女,可从小就在我身边,我待她不比槿姐儿差,可这眼看着议亲了,三房弄了个外室子女回来”,秦氏叹口气,“这芝姐儿的婚事可怎么办啊”。

“夫人糊涂了,四姑娘是庶出的身份,想做正室只能往那家事一般的举人、学子人家嫁”王嬷嬷微笑这说,“您是怕这十姑娘在国公府吹出什么风吧?”

“想必嬷嬷都听说了,那十姑娘行事颇有几分心机,我看着恍惚和我们姑奶奶有些相像”,秦氏揉揉眉心“我是怕当年的事重演,这国公府可不比当年了,哪还能纹风不透”。

“您这是操心过了,国公爷还硬朗着呢,怎么也能熬到十姑娘出嫁,这出嫁了以后有什么可都和国公府无关了。”王嬷嬷微笑看着秦氏“当今太后不可能再让当年的事重演,那时是那位打了个措手不及,凭姑奶奶和先帝爷的情分,太后也不能再让那事在昭国公府再发生”。

“还是嬷嬷看的明白,是我糊涂了”秦氏终于露出了微笑“嬷嬷多住几日,我好久没见嬷嬷了”。

王嬷嬷知道秦氏存了想让她看看十姑娘的心思,“那奴婢就舔着脸多住几日,到时候夫人可别嫌奴婢吃的太多才是”。

秦氏让丫头给王嬷嬷收拾屋子,王嬷嬷识趣的告退,各人自歇息不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