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嫡变庶

第九章 琐事

重生之嫡变庶 穿越咪咪 2608 2013-03-20 10:34:58

  “姑娘,姑娘”婉桦被推醒,她猛的睁开眼睛,单手掐住来人的脖子“姑娘~”来人惊声尖叫。

“闭嘴”婉桦看清来人慢慢的收回手,多年的战场警戒习惯已经深入骨髓,就算过了十几年安逸的生活也不能忘记“什么事?”

那丫头有些害怕的退了一步“璃柟姐姐说老太太请姑娘去知微堂,姐姐说姑娘的东西已经进城了,半个时辰就到。”说话还算伶俐。

“赏你的”婉桦扔给小丫头一个荷包“璃柟交代你什么了没有。”以离柟的性格一定都打理好才会出门。

“璃柟姐姐交代我好好伺候姑娘”小丫头的了赏胆子大了一些“请姑娘洗漱”。

婉桦洗漱后吃了一口的东西,知微堂人一定不少,应该也都知道她的行李到京都了,等一下一定吃不好,先垫垫底。

婉桦独自一人去了知微堂,她信不过谢安给她的人,万一半路衣裳坏了,掉水里了,她不就丢人了吗。

“十姑娘好”门外站着的是芍药“老太太正念叨您呢”说着使小丫头打了帘向里报十姑娘来了“您快进去”。

婉桦冲芍药点点头,在堂屋里又看见了木槿,这四个丫头各位夫人见了都会礼让一两分“木槿姐姐”婉桦点头打招呼。

“十姑娘可来了,再一会不来老太太非得让我们四个去抬您不可”木槿看了芍药一眼“您看看我们几个这小胳膊小腿,您可免了我们受苦了”。

“听听,听听,这一个个的背着主子嚼舌根”老夫人笑着点点玉版的头“看我不收拾你们几个小蹄子”说着就招呼小丫头拿鸡毛掸子来。

玉版忙委屈的抱着老夫人的腿“这话都是木槿姐姐说的,您就拿那鸡毛掸子使了劲的去松松木槿姐姐的皮子,我们都是好人”说着话,一个新进的小丫头真的奉上了鸡毛掸子,大家都一愣,然后哄堂大笑,婉桦笑的扶着椅子不能动了。

葛巾忙接过鸡毛掸子“你个傻丫头,你看回去了木槿姐姐怎么收拾你”说着又笑了。

“好好,芍药,快给她一把钱,辛苦她拿的那东西来”老夫人吩咐完又笑闹了一会,婉桦才礼数不差的见了礼。谢了座,开始当雕像。

“启禀老太太,十姑娘的奶嬷嬷丫头进府了。”芍药的通报使屋子顿时鸦雀无声“正在门外候着”。

“快请进来,一路劳顿还在外面吹冷风”老夫人仿佛没见大家的异样,十分亲热的招呼婉桦“你也快去迎迎你奶嬷嬷,怎么还大老远的折腾来,也不知她身子骨好不好”。秦氏和王嬷嬷对视一眼,神色有些晦暗。

“哪用十姑娘迎奴婢,奴婢这卑贱之躯哪能让老太太这么惦记”来人说话十分爽利,见她只四十岁左右,头上挽了一个简单的发髻,两侧分别插着三支赤金镶红玉的簪子,发髻上点最了几支珠花,个个都圆润饱满,青石榴色的小袄,绣着花开富贵的比甲,同色绣着杜丹的八幅裙,左右各坠了玉佩珠串子,行动如风,却不闻一丝环佩之声,比那官家夫人还要出挑“奴婢林薛氏见过老太太”。

“快起来,快起来,老身怎么受你这么大的礼呦”。老太太话落亲自下榻去夫薛嬷嬷,唬的众人都站了起来“你这些年可好啊,让你在那地方待了这些年苦了你了”。

“奴婢哪有受苦,姨娘对奴婢极好,十姑娘又是个懂事的,您看看奴婢都胖了”薛嬷嬷搀扶老夫人上了榻,自己站在老太太旁边微低着头,不着痕迹的看了王嬷嬷一眼“您都儿孙满堂的人了,奴婢也是做了祖母的人了,您可别嫌奴婢老胳膊老腿的动弹不了”。

“让我看看你这张嘴,是吃了什么才能甜这么多年”老夫人和薛嬷嬷聊的好不热乎,留下各房心思各异。

谢安有些愤恨,看样子老夫人和那奶嬷嬷熟识的样子是早就知道有这个外室了,还生了一儿一女,竟就瞒着我。她绞着帕子,嘴角下垂,不高兴已经带了脸上。

老夫人观察各人,见谢安的样子就在心中叹气,当初就看上她没什么心眼,谁知这两年小心思长了不少,却越来越不顾体面了。

“娘,您只顾说话还没告诉媳妇们这是哪家的”。蒋氏看着众人嗤笑,都是不敢出头的,“看这体面的样子也给我们长长脸”。

薛嬷嬷不动声色的撇撇嘴,看来这位阁老家的女儿,和她父亲比还差的远了。同时老夫人也叹了口气。

“哪劳五夫人问起,是奴婢该死”薛嬷嬷站在榻前躬身行了一个标标准准的宫廷礼,王嬷嬷不敢相信的捂住了嘴,后退了半步忙半蹲下去回礼,秦氏奇怪的看了王嬷嬷一眼,郡主也站起身点头算回了礼,其他人面面相觑,也站起身受了礼“奴婢北五所衍庆宫大宫女教养嬷嬷林薛氏见过各位夫人”。

众人惊讶,竟然是女官“不知姑姑曾在哪位娘娘面前当值”郡主是这里最熟悉宫廷的人,当然就有她开头说话。

“不敢,奴婢是先帝爷的贴身宫女,皇上怜惜奴婢就做主将奴婢配了人,仍挂了个教养嬷嬷的头衔,领着内务府的俸禄”薛嬷嬷仍然笑眯眯的,也没有倨傲的表现“郡主不常在紫薇宫走动所以认不得奴婢”。

秦氏用余光睨着王嬷嬷,见她微微的点头,转过头“娘,薛姑姑一路舟车劳顿的也该累了,焦芳园也收拾好了就请姑姑先去休息”半个月前谢安在妯娌请安时谢谢老太太怜惜十姑娘,能住在焦芳园那么好的地方,怕十姑娘福薄受不起什么的,可让各房气愤了一把,这就把十姑娘恨上了,看这样也没人敢找事了。

“对对,十丫头跟着去,回去选个日子就搬吧”老太太想了一下又喊玉版拿黄表来“你也不懂什么,祖母给你挑个日子,你也好收拾收拾”。老夫人翻了一会,“明天是个好日子,不然就要等到入秋了,明天又太仓促”。老夫人有些犹豫。

“孙女看明天就很好,孙女的东西刚到,府里着实要折腾一会子,明天孙女搬过院子请府里吃酒”婉桦笑着上前拉了老夫人一只手“祖母成全了孙女吧”。

“你这丫头,明天你的东西能收拾好吗,别今天少了这,明天没了那,我可不给你补”老夫人点了一下婉桦的额头“看你找那个要去”。

“祖母不必担心,孙女伺候的人都回来了,孙女保证明儿搬的针都不剩”婉桦拉这老夫人的衣袖左右摇晃。

“娘,您别担心,桦姐儿小小年纪哪有多少东西”谢氏讨好的对老夫人说“忙的过来的,我让周辉家的和梅姨娘去帮她就是了”。

老夫人还都没说话,木槿就又悄悄的进了堂屋行礼回话“二管事让人递了话来,十姑娘的东西太多,是安置在哪?八爷一直和四爷住着,想问问您是挪进院子来还是另开院子?”

老夫人垂下眼帘,过了一会“先把东西都放到焦芳园去,昂哥儿就一起住到焦芳园去,才几岁的孩子,让他跟着姐姐吧”。

“娘,您别听二管事瞎说,桦姐儿能有多少东西,先放到常进院吧,明天再搬,正好也让桦姐儿清理清理,免得哪个奴才手脚不干净少了什么就不好了”顺便也让我知道这贱丫头有多少东西,谢安心里打着小九九。

“来回折腾个什么劲儿,就放在焦芳园里,我和你们一起去看看,我看哪个不长眼的打我孙女的体己私房”老夫人话落就起身,抓着婉桦的手,薛嬷嬷见机扶了老夫人,口中说着您慢点就出了正院,众夫人忙起身跟上,气的谢安撕扯这帕子跺着脚跟了上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