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嫡变庶

第十六章 再穿(1)

重生之嫡变庶 穿越咪咪 2086 2013-03-20 10:34:58

  梁维泓处死了牢里的那些所谓和琉青她们**的人,以杀七家人命对晋华判处了死罪,赐了毒酒,晋华只想回家,回到那个她所熟悉的人的身边死去,毒药很涩,她只看见了传旨太监幸灾乐祸的脸,听见屋外震天的哭喊,这一辈子也不太失败,最起码还有人为她哭,这是晋华最后的想法。

晋华觉得浑浑噩噩的过了许久,又觉得才几天,突然觉得能睁开眼睛了,有人拎着她的腿打她的屁股,她怒了,用腿使劲儿去蹬那个拎着她腿的手,发现她用不上力,难道是毒药的后遗症?她正在惊讶中就听见有人说话“是位千金,瞧瞧这小胳膊小腿的多有劲儿”。

“快抱来我看看”这话怎么这么熟悉啊,晋华努力的睁开眼睛,模模糊糊的看着在她眼前放大的脸,这这这这不是云南王家的幺女卓卓吗,怎么看起来二十几岁了,她明明才十六岁啊.

“娘的宝贝,你怎么样啊”宠爱的摸着晋华的脸,晋华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她是不是又穿了,还是那该死的魂穿,看来还得过几年混吃等长大的日子了。

“孩子怎么没哭?”门外有传来的声音暗哑低沉,晋华听了一愣,这是她三哥晋国的声音啊,虽然有些疲惫,可晋华哪有不识的道理。

她混乱了,这是什么情况,怎么回事,三哥是定亲了吗,而且是那个娇娇女谢安啊,难道她又穿到了不同的时空了,她满脑子问号在看见那个人身边的大宫女时彻底解开了,原来她没穿到别的时空,只是穿到了十几年后。更令她混乱的还有跟随她而来的琉青她们,她躺在床上看着跪在地上痛哭的四个女孩,眼泪从眼角流下,心中默念,还能看见你们真好。

三哥娶了谢安,但在云南任上娶了卓卓,保住了昭国公府,她还有了新名字,叫婉桦,赵婉桦,三哥,哦,不对,是她的父亲,他很喜欢婉桦,好像婉桦是他的第一个孩子一样,他明明就有了一儿一女,因为是云南王的外孙女,她在云南横着走都没人敢管,再加上昭国公的名号,婉桦长到三岁都是无忧无虑的,直到她的娘亲生下了她的弟弟。

“娘亲,弟弟怎么不理我”,婉桦阴郁的看着那个刚刚目露不屑的转身睡觉的新生儿,嘴里还是装着孩子娱乐她那忧郁的母亲。

“弟弟还小,他不知道桦姐儿疼他呢”,母亲卓卓生下儿子明显的心情很好,这是婉桦乐见的。

可好日子没持续多久,新生儿赵甯昂三个多月,婉桦的过生儿那日,婉桦头一次看见卓卓这么激动的神情,和父亲晋国大吵了一架,之后就开始了冷战,母亲卓卓的身体从那时开始就不太好,终是在婉桦九岁那年病逝了。

她们大人吵架最得利的还是婉桦,她有非常多的时间去观察和接触赵甯昂,她最终得出一个结论,这小子也是穿的。

“喂喂喂”某日奶嬷嬷不在,婉桦终于有机会和赵甯昂的单独接触“别装了,你是谁家的鬼”。婉桦很不客气的说。

赵甯昂睡眼惺忪的看着她,显然想用婴儿的方式引起别人的注意,婉桦快一步凑近他的脸“你要是敢哭招来奶嬷嬷,你是个穿越而来的成人的秘密就会马上暴露”,婉桦牙齿外露,这让赵甯昂恐惧了一辈子。

“很好”婉桦看看赵甯昂软软的身子,把目光定在他的脸上,“我问你答,对就眨眼,听懂没”看见赵甯昂眨巴眨巴的大眼,婉桦开始“严刑逼供”。

在婉桦的“严刑逼供”下,赵甯昂交代了一些问题,婉桦对着这个占据她弟弟身体的五十多岁的老鬼的识相很是满意“你现在是赵甯昂了,以后就要以他的立场和身份活下去,如果你敢出什么幺蛾子,我会很快的灭了你”赵甯昂眼睛都眨成星星了,婉桦才心满意足的走了。

在甯昂满周之后婉桦终于知道为什么母亲卓卓和父亲晋国冷战了这么久,本家来人了,来人是老夫人身边的一个管事,要婉桦和甯昂回本家认祖归宗。安置好了来人,母亲卓卓发了她一生中最大的脾气,和父亲晋国的关系降至最低处,婉桦一直都记得,那温婉的母亲卓卓怨恨的指责父亲晋国,指责赵家,指责昭国公府,那变成了留在婉桦心底最深的痛。

母亲卓卓带这她们回了云南王府,在舅母姨母的谈话中婉桦终于知道了原因,原来昭国公府曾答应让父亲晋国留在云南任职至辞仕,他们的孩子和卓卓永不回京,所以卓卓才不计较身份的跟了晋国,现在昭国公府反悔了,想要婉桦和甯昂回京认祖归宗。

快五岁的婉桦领着甯昂在云南王府住了半月余,父亲晋国却没有来接,也没有探问,母亲卓卓一下子就病倒了,她的舅舅姨丈们都已经挽好袖子就等他们的父亲岳父一声令下就去收拾那个薄情寡性的负心人。

婉桦看着日渐消瘦的母亲卓卓心中难过,她的今日还不是当初她为昭国公铺的后路,母亲卓卓慈爱的目光就像一把钝刀,一下,一下的割在婉桦的心上。婉桦和甯昂住在一个院子里,有事没事的就在一个屋子里坐着,婉桦会给甯昂甯昂讲古,甯昂给婉桦讲他的自己的故事,两人的感情迅速攀升到了亲生的阶段,所以她把心事说给甯昂听。

“美女,你十六七岁的少女啊”甯昂一岁多的小脸上全是嘲讽“你上家老太太是顽固有主意的,可你也说过你是唯一能改变她的人,既然她知道咱俩的存在这么多年都没管,为什么现在巴巴的来说这么一嘴,一定是本家有了什么事,而且咱云南王的老爷没管,这才来警告警告咱便宜娘,知道不。再说,你想的太多了,这世上本来就是你利用我,我利用你的利用好了是朋友亲人,利用不好就是对手敌人,清醒轻型吧”。

“甯昂,你真是个好参谋诶,以后冲锋陷阵的事姐来,背后黑手就是你了”婉桦笑开了花“我去写信给咱们的祖母,这下终于能消停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