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嫡变庶

第十七章 再穿(2)

重生之嫡变庶 穿越咪咪 2106 2013-03-20 10:34:58

  婉桦坐车带了四哥丫头和奶嬷嬷林薛氏就回了云南指挥使府邸,她父亲不在家,婉桦就见了那管事,管事姓齐,好像还和国公爷身边的人沾了点亲,所以对着婉桦也不太恭敬,婉桦也清楚这个时代的人是看不起外室女的,她也不想和他计较。

“齐管事,你从京城远道而来,我家姨娘身体不适不能招待您”婉桦小小身板挺的直直的,齐管事就那么在堂下站着,婉桦的声音奶奶的,软软的,不疾不徐“劳你在这偏僻的地方盘桓了月余,我修书一封你带回去给祖母,也算你交了差”。

齐管事到没想到会这么打发他回去,有些许的不甘心“十姑娘的话差了,奴才奉了老太太的命来接十姑娘和八少爷回京共叙天伦,十姑娘您只是修书与老太太还是”不孝啊。

婉桦撇撇嘴,余光看见薛嬷嬷不赞同的目光赶紧端正的目视前方,“齐管事,我听说你与祖父身边的管事有亲”。

齐管事不明白怎么说这上头来了,不过这也是他仗势的地方,他用略带得意的语气说道“奴才的二舅在国公爷身边当二总管”。

“不知如何称呼呢?”婉桦仿佛和他闲聊上了家常般“在祖父身边多久了”。

“姓朱,二舅母是老太太身边的大丫头,跟随了老太太四十几年了”齐管事见婉桦也不提修书一事,以为她想大厅清楚国公府的情况,他也乐的为自己提提身价“二舅也跟在国公爷身边四十几年了,是国公爷最信任的管事之一”。

“哦,你在来太太身边几年了”婉桦优雅的吃着点心“家里是哪里当差的”。

“奴才在国公府快三十年了,最近几年才到老太太身边伺候”齐管事说话的语气也越来越随便“我家的曾在老太太屋里当丫头,现在管着庄子上的闲差”。

“这么来说,齐管事是能明白老太太的意思了”婉桦半垂下眼,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这案桌。

“奴才不敢”齐管事感觉很不好,有被阴毒的东西盯着的感觉,这他只有一回是这样的感受,还是那个人在的时候。

“我看你到敢的很呢”婉桦声音轻轻的“朱管事和瑜嬷嬷曾同祖父祖母上过战场,情谊自是不比一般,朱管事背着祖父逃生半月余,直至六姑姑驱兵赶来救援,瑜嬷嬷为了能让六姑姑的计谋成功,曾亲身去做诱饵,这是他们和她们子女享受这荣华的原因,齐管事,你当时在哪,敢在我面前指手画脚”。

齐管事“扑通”一声跪在堂下“奴才不敢”,他是真真的没想到这才不到五岁的十姑娘这么厉害。

“你带着我的修书回京,祖母自是不会怪你”婉桦抬手示意,一旁的离柟和璃淼捧着两个盒子到齐管事面前“一个是给祖母带的书信及一些玩物,另一个是赏你的,你舟车劳顿的也不易,但是你切记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我早晚要回国公府的”。

“是是,奴才省得”齐管事汗吟吟的送走了婉桦,大吐一口气,暗骂自己狗眼看人低,回去一定不能乱说,第二天就告辞离去。

她们谁都没有看见在内堂出来的赵晋国,神色复杂的看着婉桦离去的背影。

自那之后,再没有本家的人来过,婉桦也和京中开始通信,母亲卓卓的身体也越见不好,在婉桦八岁时,她见母亲卓卓也不大开怀就和她,甯昂商议后着手给父亲晋国找通房,母亲卓卓被父亲晋国伤透了心,也不大管他平日的为事,若大个指挥使府没人管理,婉桦也才开始上手管家,为了让本家找不出毛病,婉桦就生出了给父亲找通房的想法,找个有心计的也好,只要抓住她的把柄比没心机的好用。

几日后婉桦就相中了四川知县的庶女,能让嫡母如此看中,行事做派也没有小家子气,最最主要的是她是父亲妻室谢安的远房堂妹,就这点足够膈应她了。

一个风和日丽的好日子,一顶小轿抬了进府,次日婉桦和小谢氏谈了谈,是个识时务的,况且婉桦说了要是能生下一儿半女就一定抬她做姨娘。况且她也想好了,做姨娘才会有向上爬的希望。

日子平淡的过了一年,母亲卓卓身体再也坚持不住了,反复的叮嘱婉桦照顾好弟弟,如果一定要回京一定要把钱财人契掌在自己手里,在八月十三那天闭上了怨恨不甘的眼睛,她只说了一句话,婉桦哭了整整二日。那天卓卓握着婉桦的手,深深的看着她,仿佛透过她看见了一个人“娅妹妹,你是否能预料到今日,我终是负了你的嘱托,对不起”。

“卓卓……”婉桦只叫了她的名字就再说不出话,只能在心中不停的说对不起,对不起……婉桦在卓卓的屋子里哭了二日,才将她收敛停当,使人去信京中,她的父亲晋国回京了,也许正在团圆,但她没办法把母亲卓卓下葬,只能去信通知他。

四日后他回来了,和信使在半路上遇见了,快马加鞭不眠不休的赶了回来,婉桦只说母亲卓卓留了遗言,想留在云南,想和六姑姑相伴,让她们相伴这样婉桦能减少些愧疚。

婉桦在母亲卓卓七期过后接掌了家事,那位小谢氏也是个知情识趣的,安安分分的挂着个管家的名儿,婉桦也让璃榆停了她的药,以后甯昂还需要兄弟帮衬,本家那里根本指不上,就一个姨娘还是多年没动静的,指不定谢安使了什么坏。

婉桦掌家也是云南王和她父亲商议的结果,虽然她父亲晋国也挨了打,可还是没有任何异议的把掌家之权交给了婉桦,还总是用一种很悲伤的眼神看她,婉桦也只当他是悲伤母亲卓卓,没想到是知道了她的秘密。

时间一晃就过去了一年多,婉桦收到父亲即将要高升的消息,也得到了小谢氏有孕的消息,婉桦亲自带了大夫去给小谢氏诊脉,还谈了一下午的话,然后婉桦主动要求上京替母亲卓卓给祖父母尽孝,但小谢氏还要在云南留到生产完,差不多就是父亲调任回京的日子,她可以再一同回京,婉桦安排的妥妥当当,深吸气,踏上了回京的马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