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嫡变庶

第十四章 回忆(1)

重生之嫡变庶 穿越咪咪 2226 2013-03-20 10:34:58

  婉桦很是震惊的看着国公爷和老夫人,她没想到父母是这么的心疼她。

“不是你们不孝,你们是太孝了”老夫人撑着身体站起来“孝顺的已经学会了勾心斗角,学会了争产夺权,学会了阳奉阴违,还记得晋华为什么给这院子起名叫知微堂吗?”老夫人环视一圈“想不起来你们以后谁都不必来了”。

“母亲”众人只能看着老夫人由木槿和葛巾扶回了内室,“父亲”。

“你们回去好好想想,府里还是照旧的好”国公爷觉得好累啊,晋华说的对,还不如早分了家,大家安生。

芍药进了门,冲众人福了身“老太太吩咐奴婢打点十姑娘搬院子的事”,芍药看着谢安,一字一句的说“老太太还说,今后是姑娘和八爷就养在三夫人名下,择日开祠堂”。

谢安愣了,老太太这是在罚她挑唆表妹出头了,突然觉得她又回到的十几年前,每次和赵晋华碰上都是她吃亏,为什么?谢安愤恨的瞪了婉桦一眼。

“老太太说请各位先回去,想想她老人家说的话,五夫人也请回娘家一趟,帮老夫人带封信给阁老,然后请五夫人带回信回来”转头看着晋友“请五爷送五夫人”。

蒋氏傻眼了,这被婆婆送回娘家,她还不被她爹打死,她那耿直的爹和她公公婆婆还是过命的交情,这下该怎么办?蒋氏焦急的看看谢安,又看看晋友,谢安忙着瞪婉桦没看见,晋友将眼神移开不看她,蒋氏这才开始掉泪,一场团圆饭吃的不欢而散。自此没人再敢对她们姐弟面上难堪,这是后话。

三老爷晋国领着一家子回了常进院,在正房说了几句话就交代甯和零甯昂回去休息,遣了婉伊,婉伊临出门狠狠的瞪了婉桦一眼。“明天桦姐儿就搬院子了,你好好打点,别让娘操心了”。

谢安应了,“桦姐儿也累了,让她回去休息吧”。

“我和桦姐儿去书房说说话,让值夜丫头留门”,晋国说完大步走出去,婉桦忙冲谢安行礼跟了上去。

谢安自是喜上眉梢准备不提,婉桦走在晋国后面,低垂这头,默默的走着,璃焱,拿着的小灯晃晃悠悠的照在地上,四周十分的寂静,这才刚黑天,国公府寂静的仿佛一座坟墓,富贵的坟墓。

晋国突然停下来,婉桦由于只盯着地面一下就撞上了晋国的后背,“天哪,我漂亮的鼻子”。婉桦蹲在地上使劲揉着鼻子。

“哈哈哈哈哈……”一长串的笑声惊醒了婉桦,这面前的是她这个身体的父亲,不是她上辈子疼爱她的三哥“女儿失礼了”。

晋国大步走进书房,坐在书案后头,吩咐书房的丫头搬了椅子来,等婉桦落了座,开口道:“你和你姑姑真的很像,她也经常会冒出一些稀奇古怪的话来”晋国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中。

“晋华十几岁就能领兵上战场了,你四叔和五叔和晋华打赌说她一定会半路逃跑的,可她硬生生的坚持了下来,还带回了袁文的首级,立了大功,还让你四叔和五叔当了她一年的马前卒,从此就佩服上了她,从那之后晋华就一直的立功,升迁,直到变成了独带一方军队的将军”婉桦讶异的看着晋国,为什幺说这些,晋国仿佛没见一般继续他的回忆。

“晋华的军队伤亡人数永远最少,让那群家伙无话可说”晋国满脸的愤恨“那群酒囊饭袋就知道说嘴,从来不敢上战场,反而现在是他们把持这大华朝。好不容易打完了仗,先帝封了咱家昭国公,恩宠有加,可却逼走了晋华,甚至让晋华说出了生只为妻夫不妾的话,晋华一走就是三年,我外放做官还多少见过晋华几次,就那时认识了你姨娘,你祖母日日盼儿归,心力交瘁病了一次她都不敢回家。先帝爷驾崩了,我们就盼着晋华可以回家了吧,却让她丢了性命”。

婉桦皱了眉,这些都是她不愿回想的噩梦,为什么他要和一个外室女说这些,婉桦不懂,这个老老实实的三哥是怎么了,连大不敬的话都能说。

“晋华的四个大丫头都是忠心的,在晋华吃了那夺命的东西前就一个个被诬陷,都是偷人、**这些肮脏的罪,她们却连屈都不叫,都忍着呢,受了什么罪都不吐口承认,就是宫里的赏罚嬷嬷都拿她们没办法,还是皇上下了圣旨,一个沉了塘,一个投了井,一个赐了毒药,一个赐了白绫,她们死后晋华就守着她们的尸首,亲手给换了衣裳,停了七天就葬在了晋华的奶嬷嬷家的祖坟里”。晋国仿佛说不够一般的不停的喃喃自语。

“她们烧过了头七,晋华就开始练剑,她好多年不练剑了,也不要人伺候,遣了院子的所有人,一个人烧火洗衣做饭,好似回到的军营时的样子”晋国红了眼眶,声音有些颤抖“那天她笑呵呵的来吃饭,嘱咐我们要照顾好爹娘,快快娶妻孝敬爹娘,要尊重妻子,还说没有嫡庶偏疼之分就没有纷争,别忘了给琉青她们烧七,还和爹娘关门谈了一天的话,爹娘就做主让我赶快回任上,我因为要去吏部见一位挚友就耽搁了下来,我现在好庆幸我耽搁了,否则我绝对不会再看见晋华。”

婉桦将帕子递给晋国,想说什么却只能徒劳的张张嘴。

晋国没有接帕子,只是嘴唇微微颤抖“我只是出门访友而已,只是平时都会做的事情,为什么进门就看见全身是血的晋华,我吓了一跳,从下人的口里断断续续的知道了个大概,晋华去找那些人了,那些作证指认那四个丫头偷人**的人,要那些人写供词证明她们的清白,自然没人肯,都判了罪的了,如果改口他们也要死的,晋华就杀了他们全家,斩草除根,终于拿回了那四张血书,整整七户人家,连喘气的都没有了,一个人都没跑掉,可见她做足了功夫,就等集中一击”。

“我拿着那四张血书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晋华还没事人一样照常吃饭睡觉,第二天去皇宫敲了升朝鼓,这升朝鼓是有重大冤情和十万火急的军情才能敲的,敲鼓要先打杀威棒三十下的,她就是一声没吭,在政乾殿上直述她的丫头冤枉,被那群人侮辱责骂,说她仗势军功无视皇帝等等,晋华踩碎了叫的最大声的人的骨头,这群人就才噤声不语,晋华说的对,她曾经斩杀过的人都能堆起一座京城,才几年他们就忘记了”。晋国讽刺的撇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