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嫡变庶

第三十六章 夜花雨

重生之嫡变庶 穿越咪咪 1761 2013-03-20 10:34:58

  众人吃了烤肉,做了诗,意外的是杨乌绮得了魁,赢了彩头,让婉桦和婉雅这两个现代人惭愧至极,不约而同的与杨乌绮亲近了不少。

太阳终于要去休息了,婉桦觉得这一天好像过了一个月了,身体累,脑子也累,薛嬷嬷见婉桦精神乏亏忙服侍她休息,婉桦自去休息了,留下薛嬷嬷和璃榆守夜。

“姑娘太辛苦了”璃榆坐在外间手上打着五福络子,薛嬷嬷对着璃榆比比刚绣好的荷包,觉得不太好,又拿起另外一块画好样子的布继续绣。

“你们是姑娘最贴心的人,姑娘为了什么这样你们也不是不知道”薛嬷嬷神色淡然。

“就是知道才觉得心疼”璃榆撇撇嘴“还有那不知好歹不领情的”。

“快快收声,这话也是咱们下人能说的”薛嬷嬷狠狠的瞪了璃榆一眼“你向来细心,怎么也这么不知轻重”。

“外头有离柟在呢,嬷嬷还信不过她”璃榆没在辩解“嬷嬷把这个给我吧”她拿起薛嬷嬷绣好的荷包。

“早晚有你吃亏的时候”薛嬷嬷虽严厉可对待离柟几个就像母亲一般“拿去吧,别到处显摆,她们几个都找我要我可做不起”。

“是是是,榆儿知道了”璃榆悄悄向里间探头,见婉桦睡的沉,对薛嬷嬷悄悄告了假“嬷嬷,今儿璃焱的小日子来了,璃淼还要照看箱笼,我去看看”。

薛嬷嬷点头,看着璃榆轻手轻脚的走出去,低头继续绣荷包,不知过了多久,薛嬷嬷听见里屋有声音,忙放下绣绷进了里间。

“姑娘可是要喝水”薛嬷嬷见婉桦坐在窗前的榻上出神,倒了一杯水走过去“夜凉,姑娘要主意身子”。

婉桦看着薛嬷嬷逾显成熟脸孔“琅寰,我是不是做的不对”,薛嬷嬷一愣,恭敬的立在榻下。

“姑娘好久没这么叫过奴婢了”薛嬷嬷的声音温柔低沉“姑娘想做什么就去做就是了,姑娘怎么多活了这些年,顾忌的事越来越多了”。

“这些年多亏有你们五个陪着我”婉桦看着窗外的夜色“今日的夜色真美,好久没见过这么美的夜了”。

“奴婢听爷说过”薛嬷嬷只是搭眼看了一下,又恭敬的垂下头“当年起义时姑娘和国公爷和国公少爷们经常在月下欢宴,那时的夜总是那么美”。

“春去秋来,朝代更替,说不定千百年后又会有一位比我还要传奇的女将军,或者那时对女人的桎梏能少一些”婉桦感慨的说。

“时间一切皆有规律可循”薛嬷嬷指着窗外的落叶“这落叶飘零成泥,你焉知明年春天长出的新叶没有它的功劳,姑娘不是常说活在当下吗,怎么自己到糊涂了”。

“嬷嬷说的是,是我一性了”婉桦一展笑容“祖父祖母这么待我,我自是要让投注了他们一辈子心血的国公府继续昌盛下去”。

“姑娘的心愿一定会完成的”薛嬷嬷欣慰的一笑,皇上哥哥,您也能安心了吧。

“姑娘”离柟悄悄的探出头,伸伸舌头“姑娘即睡不着不如出来走走,前面林子里起了一阵风,落叶都吹起来了,很是好看呢”。

“你不服侍姑娘去歇息还窜着姑娘出去,吹了风着了凉怎么办”薛嬷嬷闻言瞪大了眼看着离柟,离柟瑟缩了一下,看婉桦也有意思出去胆子大了些。

“嬷嬷成天拘着姑娘,好不容易晚上没人还不让姑娘松泛松泛”离柟还是没胆子挑战薛嬷嬷,只是小声嘀咕。

“你说什么?”薛嬷嬷声音还是柔柔的,可离柟险些后跳一步,好离薛嬷嬷远些。婉桦见离柟这样,很是好笑。

“嬷嬷也别说她了”婉桦站起身“离柟,罚你给我穿衣”。

离柟高兴的应了一声,利落的帮婉桦穿好外衣,又找了披风给婉桦系好“姑娘走吧”。

“你还命令上主子了”薛嬷嬷把琉璃灯塞到离柟手里,顺便掐了她一把“跟好主子,要是有了一点子的不对,小心你的皮”。

离柟在婉桦身边很是得力,连婉桦的管事嬷嬷林嬷嬷都会叫一声姑娘,可薛嬷嬷是谁,她可是先帝的大宫女,能爬到今天的位置自是个利害的,所以这些丫头婆子都怕的很。

小林子离的不远,婉桦领着离柟漫步在小石路上,微微吹来一阵风,婉桦见红了一半的枫叶,已经黄了一半的绿叶,夹杂在一起扬起散落,比那桃花漫天飞舞都漂亮。

“还是你眼尖,不然就错失了这美景”婉桦伸手接住一片叶子“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似二月花”。

“姑娘好才华”在林中走出了一个人,婉桦警惕的看着那人。

杨奕珏看着宛如小猫竖起毛般的婉桦,心中好笑,口中不怠慢“在下杨奕珏,见过十姑娘”。

“杨大公子有礼了”婉桦行了礼“夜深如墨,大公子在林中做什么?”

“今天和弼寂聊的投机多喝了几杯”杨奕珏走到离婉桦几步远停下,既不太亲近也不太疏远,可见是个守礼的人“想出来散散酒气,不知不觉就走到了这里”。

“那大公子请慢慢走,我们主仆也该回去了”婉桦微笑着带离柟往回走,杨奕珏似乎想说什么终究出口的只是请婉桦慢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