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嫡变庶

第三十九章 时议事

重生之嫡变庶 穿越咪咪 2155 2013-03-20 10:34:58

  “她就是当上了太后也不敢把咱家怎么样”孟老夫人冷哼一声“最多也就是找找麻烦罢了”。

“娘顾虑的是”婉珍觉得膝盖已经开始疼了“十妹妹说过,翊妃绝不可能翻身了,就算能翻身一样能把她再踩下去”。

“孟赵氏,慎言”孟老夫人严厉的呵斥婉珍,婉珍忙俯下身,不再说话。

“娘,婉珍还有着身子呢”孟夫人担心孙子硬着头皮提醒老夫人“地上又硬又凉的”。

“你起来吧,记得有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孟老夫人垂着眼皮,看不出喜怒。

“谢谢老太太”婉珍挣扎着站起来坐在一旁,低着头强忍着泪。

“唉,罢了罢了”看着婉珍这个样子,孟老夫人叹口气“这件事终究是我们孟家对不住你,回去和你当家的商量去吧。”

“娘”孟夫人刚想说话,孟老夫人抬手组织了她“送她回去吧”。

婉珍回去就请大夫休息了,婉桦等人也各自回房了,多半个时辰后就有人顶着老夫人的名来请婉桦,说大奶奶正在休息就不必打扰了,婉桦就带着薛嬷嬷和璃焱去了孟老夫人那。

婉桦见了孟夫人和孟老夫人,行礼问安,不咸不淡的说了几句话,孟夫人就坐不住了,用眼神不停的示意孟老夫人,孟老夫人在心中叹息,和儿媳孙媳比起来这位外室女可真的是不可堪大用。

“十姑娘,老身也不和你虚倒了”孟老夫人撑着丫头的手站起身“你到底有何目的?”

“请恕婉桦愚钝,老太太的意思婉桦不明白”婉桦笑着看孟老夫人“请老太太明示”。

“十姑娘若是不明白,那老身的孙媳就是让人当枪使的笨蛋”孟老夫人甩开丫头的手,那丫头快步退了出去。

“别说在秦老夫人寿诞那日我才第一次见二姐姐,就是我很早就认识了也没什么必要拿二姐姐当枪使”婉桦毫无情绪变化“一个在内宅都能让人把控的人,老太太,您觉得有必要吗”。

“那件事没处置是我们孟家不对,可你姐姐已经嫁给我孙子了”孟老夫人仿佛很气愤“你非要处置她不就是拿世禹的前程在换吗,我不会允许的”。

“老太太可否听婉桦一句”婉桦站起身,对着孟老夫人福身“如果听后老夫人还是想阻止婉桦的话婉桦立刻就收拾箱笼归家,绝不多说半句”。

“娘”孟夫人扶着老夫人坐下“十姑娘不是那偷奸耍滑的人,您就听听吧”。

孟老夫人垂眸半响,全身松弛下来,对半蹲的婉桦抬抬手“你说吧”。

“谢老夫人”婉桦走到老夫人身前四五步远停下“当今圣上年近四十登基,年至今有十九子十三女,有八子十女成人,其余的皇子女年幼不提。长子太子和次子寿王早逝,这两支已经没有任何的竞争之力;三子齐王殿下二十八岁,可生母身份低微,至今还不是一宫主位,如若不出意外圣上驾崩之前会成为一宫主位,能随齐王回封地安享晚年;四子十一夭折;五子福王年二十六岁,母份位至贵妃,可早逝,母族也不显;六子元王年二十六岁,母亲是当今皇后,母家势大,是有力的人选之一;七子续齿夭折;八子安郡王,年二十,母是净妃,可安郡王是在莼贵妃身下长大,母家显赫;九子廉郡王年十九,母岚妃,母家族人众多,出仕经商农工都占了齐全,却不显名,不是族长平庸就是有大谋;十子康郡王年十三,母莼贵妃,母家肱骨能臣每辈皆是按打计算,是真正的世家大族,以后的皇位继承者定是这四位其中之一。”

孟夫人听的心胆俱裂,想开口阻止却说不出话,孟老夫人脸色难看,还勉强镇定着“老身既不参政也不造反,你给我说这些做什么”

“婉桦只是将这天下背景讲给老太太听,正要说到正题”婉桦站的笔直,孟老夫人突然间觉得眼熟,没想过来就听见婉桦说“您觉得翊妃娘娘势大,可她除了翊妃这个称号还有什么?母家只有父亲坐着刑部侍郎的位置,在这京中一巴掌能拍死四五个,从前是皇上在乎她,我听说她关了这些日子,皇上可是连近侍都没问过一句,不说几位娘娘,就是宫里那踩白顶红的奴才都够她喝一壶,她上位可是得罪了不少的人。皇后娘娘不会理她,既不害也不保护,别人我不了解,我在六姑姑的手札上看见过她评价莼贵妃,世比秦二祖慧娴敦贵元皇后,计比始皇狠辣三分,后宫少个一个半个的人从来都不是个事,莼贵妃此人在府邸就跟着今上,人脉和情分是一般人不能比的,翊妃必死无疑”。46

孟夫人哆嗦了两下,心思百转千折,孟老夫人也在心里思量这番话的真实性,一时屋子里悄无声息。

“就算莼贵妃再势大,上边也有皇后娘娘呢”孟夫人说话的声音都是颤抖的“她,不一定能只手遮天”。

“伯母这话说道自欺欺人了”婉桦笑着看孟夫人“哪个女人喜欢别的女人霸占自己的丈夫,威胁到自己儿子的性命”。

“她是皇后”孟夫人嗤鼻“是母仪天下的人,是世上第二尊贵的女人,不可能想一般小家子小户的女人一样”。

“抛去她皇后的地位,她黄岑只是个女人,一个母亲”婉桦讽刺的勾起唇角“她手下的人命不会比我六姑姑的少,况且她不会打破现在后宫和前朝的平衡,她很明白自己能做什么”。

“好了”孟来夫人打断两人越说越大逆不道的话“你有什么办法能确保翊妃不会再咬我们一口,如没有万全的办法,我不会拿孟家的前程来赌”。

“与其说赌,不如说投诚”婉桦看这孟老夫人一字一顿的说“孟家经营多年,虽人口简单可确实是世家,旁支多不可数,真正的根深大树,只是孟家祖上懂得世家对皇权的危害才有孟家今日,可跟着安郡王不如跟着康郡王,如若还不够,还有我六姑姑手中的所有势力,明线、暗线、地下财产,这够了吗”。

“你到底是谁,你有什么目的”孟老夫人怒吼,猛的拍着炕桌站起来。

“婉桦的目的只有一个”婉桦毫不逃避的看着孟老夫人“二姐姐是万金不换的赵家女,她要得到所有的尊重,包括你们孟家的族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