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嫡变庶

第四十九章 添妆

重生之嫡变庶 穿越咪咪 2160 2013-03-20 10:34:58

  翻日就到了添妆日,婉桦作为婉伊的亲妹妹是必须要在场帮忙招呼别家的姑娘的,所以起的格外早。

“薛嬷嬷璃榆与我去,林嬷嬷和离柟看好门户,璃焱璃淼你们带几个丫头婆子在二门守着,小心异动。”婉桦利落的吩咐过各人分工,带着璃榆和薛嬷嬷就直奔常进院。

婉伊这日特意换好了银红色的分身裙,正在屋子里坐立不安,门口有人报“十姑娘来了。”

“十妹妹”婉伊上前抓住婉桦的手“我正闷得慌,正好陪我说说话。”

婉桦也不点破婉伊的紧张“姐姐稍坐,妹妹怎么着也得把添妆礼给姐姐过目了才是。”

婉伊羞红了脸,婉桦扑哧一笑,婉伊更不依了,上手就去掐婉桦的脸“让我看看,你这个张面皮什么做的,这么不知羞,还来笑话姐姐。”

婉桦身手敏捷的躲了过去,婉伊追了上去,两人打打闹闹的到了门口,正撞上了进来的人,定睛一看竟是谢氏,两人忙行礼问好,却被谢氏说了几句。

“怎么这么不稳重,要是被外人看见怎么办,一个要出嫁了,一个要议亲了,看来要你们好好学学规矩才是。”谢氏四处看看没有不妥的地方吩咐两人几句才出去迎客了。

婉桦和婉伊相视一笑,两人挽手坐在榻上,璃榆递上一个紫檀木的妆盒,婉桦将妆盒放在炕几上“这是妹妹的添妆礼,三姐姐收下吧。”

婉伊没打开看忙推辞“姐姐已经拿了妹妹的东西,怎么好还要,快快收起来。”

“姐姐和妹妹客气什么”婉桦打开妆盒“这上面是一套时兴的头面和一支翡翠钗,一对翡翠镯,下面是一些笨重的头饰镯子之类的赤金首饰,关键时刻能绞了当钱用,姐姐出嫁也不好老回娘家,这些能应个急。”

“十妹妹,我当初还.......”婉伊有些鼻酸“我怕承受不起,你还是拿回去吧。”

“我们是姐妹啊,虽说不是同母可也是同父”婉桦握着婉伊的手“虽说祖母不同意这门婚事,可日子还是姐姐自己过出来的,咱家断断不会不管的。”

婉伊默默的点头垂泪,婉桦忙帮她搽了泪“这大好的日子可不行哭。”

“谁惹我们三姐姐大好的日子哭了”婉雅笑着走进来,身后跟着国公府的姑娘们,一个个进门先道喜。

“我们可是给三姐姐送喜来了,三姐姐可得笑笑啊”婉芝装模做样的打了婉桦一巴掌“我帮你打十妹妹。”

各位姑娘把添妆的东西都摆在炕几上,顿时炕几上就没了放杯碟的地方了,婉伊使人把东西记册然后放到院子里让人展览,品评一下谁送的东西好。

几人坐了一会就走了,因为开始回去躺着有别家的夫人奶奶和姑娘上门了。最先来的的不是身为冰人的季家母女,二十身为抚远将军继室的秦家小姨母和杨家嫡长女杨乌绮。

“见过姨母”婉桦和婉伊和杨家母女见礼“见过杨姐姐。”

“桦姐儿,伊姐儿不要多礼”秦氏是个温婉的女人,眉目间若有似无的带着惆怅,一双杏眼波光闪闪,双颊微红,看上去有一种病态的美,鼻若悬胆,体格风流,身材苗条,粉面含春威不露,未语先笑。.浅色对振式收腰托底罗裙,水芙色的茉莉淡淡的开满双袖,三千青丝绾起云髻,随意的戴上绘银挽带,腰间松松的绑着墨色宫涤,斜斜插着一只简单的飞蝶搂银碎花华胜,浅色的流苏随意的落下,随动作掀起阵阵涟漪。

婉桦打量杨秦氏的时候,她也在打量婉桦,淡粉的旗裙五福盘扣,身量还小,行事做派却尽显妖娆,头上梳着朝云尽香髻,只插了一支步摇,脸上也是脂粉不施,看的出是尽量的不抢了主角的风头有郑重的打扮,杨秦氏看的暗暗点头。

“乌绮自上次在在孟家见过桦姐儿之后就一直惦念着”杨奕珏也是赞不绝口“等伊姐儿的婚事过了可一定要来玩啊。”

“是,婉桦禀报过祖母母亲会和姐妹们到将军府做客”婉桦笑着拉着乌绮的手“我也是很喜欢乌绮姐姐的。”

杨秦氏将添妆的东西交给婉伊,是一对步摇和一套头面,想想又将手上的白玉镯放在托盘上,乌绮微微皱眉,将一对分量十足的赤金镯放了进去。

杨秦氏坐了一下就去和谢氏说话了,杨乌绮则留下由婉桦婉伊招待,不到半刻季氏母女来了,添妆的只有一支赤金簪子和一对赤金镯子,看起来分量也轻,只坐了一刻钟就托家中有事回去了,惹的婉伊红了眼却有不能说什么。

陆陆续续的来了众多夫人奶奶和姑娘给婉伊添妆,这些添妆礼都足够装成三抬了,两位出嫁的姐姐未能到却使人送了厚厚的添妆礼,谢氏笑的嘴都合不拢了,嫁妆的多少直接关系到女儿在婆家的底气,嫁妆越多女儿的今后生活越好,她当然高兴。

晋国陪着来贺喜的男宾客在外院摆酒,谢氏陪着女宾客在内院摆酒,婉桦和婉伊姑娘们,起承转合则陪着少爷们。

“恭喜啊,赵大人”来人是回京述职的官员,曾在晋国手底下做事“庆丰男爵是个难得的人才,只要一个寡母,家里人口简单,是门好亲事。”

“我希望伊姐儿能在家相夫教子,在外贤助夫君,不要坠了昭国公府的名声”晋国笑着将人拉入席,不再提此话题。

自然少不了人在一旁窃窃私语,说晋国什么要留京一类的留言,说什么吕家是新贵,深得圣宠,这三姑娘砸到了宝之类的。

外院有人说内院自然也少不了,各家夫人在谢氏听不见的地方就说吕氏多多小家子气,男爵是很优秀可母家助力不大等等。

姑娘里也有吃不到葡萄的人,说婉伊也不知走了什么运,进门就能当家,也有说男爵家有一房厉害美丽的妾侍,也有知道吕氏为人的说婉伊有的苦头吃了。

这些说法婉桦大概也知道了一些,婉伊也风闻,却不能发作,只能在没人时责骂丫头们,这一日婉伊的丫头们过的痛苦无比,这些姑娘们过足了八卦的隐,婉桦累的半死,终于在送走了不知道什么人家的王夫人母女后得喘口气,又转身去应付她的嫡母,谢氏看在婉桦今儿个出钱又出力的情况下终于放她一马,婉桦回了焦芳园及摊在床上睡了过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