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嫡变庶

第五十九章 病倒

重生之嫡变庶 穿越咪咪 2271 2013-03-20 10:34:58

  婉桦和薛嬷嬷通信时已经是进了六月,甯起的婚事还有不到十天,甯和的婚事也还有不到一月,接下来一直到八月,国公府会一直办喜事,可乐坏了城里的喜娘,赏钱拿到手软。

“祖母,嬷嬷说三姐姐应该是有孕了”这日婉桦坐在老太太的脚踏上念这薛嬷嬷了来信“但是因三月不外透的规矩还没外传。”

老太太听的皱眉“那怎么娘家也不说,这才是不和规矩的。”

“您消气,还有呢”婉桦借着看信“啊,原来嬷嬷怕对三姐姐不好,打算过了二个月再说,已经告诉三姐姐注意了。”

“办的妥当”老太太完全对人两个标准“那个妾侍怎么样了?”

“祖母听了可别恼”婉桦看着老太太“嬷嬷已经给了药,在三姐姐生下嫡子之前她不可能有孕的,这是孙女吩咐的。”

“你这小孩子家家的别老做这么阴私的事,不是还有祖母和母亲呢,知道了吗?”老太太温和的劝解,谢氏也点点头。

“孙女知道了”婉桦不在乎,反正她的造的杀孽也不少了,不差这一半个。

“有没有说那吕老太太怎么样了?”谢氏关心的问道。

“母亲,有嬷嬷在您不必担心的”那吕沈氏完全不是一个战斗力“嬷嬷说她要去庙里拜佛,求孙子,会住庙一些日子,要带着三姐姐,嬷嬷会跟着去。”

“那是你的奶嬷嬷,总是跟着也不好”老太太突然插话“你身边的人怕也不够用。”

“祖母”婉桦讨好的拉着老太太的手“孙女的人够用的,再说有嬷嬷在还好一些,等过了三个月在派懂生养的嬷嬷去就好了,三姐姐的事比较重要。”

“难为你懂事”老太太看着谢氏“她们姐弟挂在你名下的事也该办了,你不是说一定要老三回来才办吗,你去知会老三一声,起哥儿的婚事之后就开祠堂。”

“媳妇晓得了”谢氏没反对,这些日子婉桦确实对她们照顾良多,就算是谢礼吧。

老太太满意的点点头“说去哪里了吗,起哥儿的婚事三丫头能回来吗?”

“就算吕沈氏不回来,嬷嬷也会提醒她的”婉桦抿嘴一笑“嬷嬷那规矩的性子可够吕沈氏喝一壶的了。”

“十丫头,不许无礼”老太太呵斥婉桦,声音全无怒意“那是你的长辈。”

“是,孙女受教”婉桦将信纸折折放进袖袋里“孙女还要帮大伯母看今儿的采买账目,就先走了,回头再给祖母祖父父亲母亲请安。”

“要小心身子”老太太嘱咐了一句就放行了,谢氏留下说话,婉桦到回事厅看账目。

“今天的差不多了,过几日咱们就要去下聘,她们来铺妆了,桌椅和食料都准备好了吗?”婉桦翻着账本问。

“桌椅已经准备好了”回事的管事娘子是流琼的女儿,嫁给了郊外庄子上的管事,人称嘉嫂子,她男人是朱家族亲,和朱红算是堂妯娌。“也和佃户说好了,新鲜的蔬果都留下,按平时价格的九层给。”

“嗯,嘉嫂子办事我放心”婉桦看了看秦氏没什么吩咐“今儿回事的都散了吧,看好门户,小心火烛,咱家今年会很忙,劳烦各位了。”

各管事都口称不敢,作揖纳福的退下了,剩下的都是准备甯起和甯承婚事的人。

“多亏有你,不然伯母可忙不过来”秦氏将桌子上的梅子推到婉桦面前“你母亲那能忙的过来吗?”

“五婶时常去帮忙,应是能忙的过来的”婉桦吃了一个梅子,酸的厉害“我已和母亲说了,忙的厉害就会招唤我的。”

这老话就说白天不能说人,夜里不能说鬼,说什么来什么。婉桦饭还没吃完就见鱼儿和蟹儿匆匆忙忙的来了。

“十姑娘,太太不好了”婉桦确确实实的惊了一下,那人上午头上还挺好的呢“锦绣姐姐已经使人去请大夫了,您快过去吧。”

婉桦也顾不上吃饭了,带着璃淼就走,吩咐璃柟到库里找写珍贵药材立马送去,四人不一会就到了三房正院。

“母亲怎么样了?”婉桦坐在床前看着脸色惨白的谢氏“可是哪里不舒服?”

“太太晌午觉起就觉得胸闷恶心,已经吐了一回,还是不舒服”说话的是锦绸,她手里还端着茶杯。

“喝茶不行,璃淼你去冲了红果甜水来”婉桦帮谢氏顺着气,璃淼快步的走出去。

一会璃淼就回来了,婉桦将甜水吹凉,拿着汤匙慢慢的喂谢氏喝了几口,谢氏觉得好受不少,婉桦又帮谢氏搽搽满是汗水的脸。

“屏风还不立上”婉桦看着站在地上傻看着的锦绸“把帘子放下,一会大夫进了院就要诊治了,茶水笔墨也准备好。”

刚忙乱完,就听,门外有丫头禀报“大夫来了。”婉桦忙躲进屏风后,隐约的看到大夫用丝绢盖住谢氏的手,诊了一会,就随锦绣来到外间。

“大夫,我母亲如何了”婉桦在屏风里,隐约的看着桌前的人。

“回姑娘,令堂大人是风寒入腹,因劳累而郁结与腹,不过不碍的,吃下几副药就好了,不过要静养,吃食清淡”大夫文绉绉的讲了一通,总结来说就是胃肠感冒了,还因为劳累而变的严重了。

“多谢大夫”婉桦对着屏风外的人说道“锦绣,你去抓药,璃淼,你去送送大夫。”

两人应声而去,婉桦在屏风里走出来,锦绸已经掀开了帘子,谢氏已经能睁开眼说话了。

“劳累你了”谢氏的声音有些嘶哑,想呕的猛烈伤了喉咙“我吃几副药就好了。”

“您要好好休息”婉桦扶着谢氏又喝了一回水“大夫特别交代的。”

“我的身体我知道,你四哥哥的婚事马上就到了,院子还没粉刷完整,没事的”谢氏也很要强,这是婉桦的想法。

“不是还有女儿吗”婉桦把谢氏搽嘴的绢帕递给锦绸“女儿做不了的再来问您。”

谢氏犹豫的看着婉桦,要她唯一的儿子的人生唯一的一次大事交给一个庶女,她还是要好好考虑考虑。

“太太,梅姨娘来回您,锦州采办回来了,在院子里等着回话”锦绣在众人视线注目下说。

婉桦自告奋勇的出去查对“母亲,如若我做不好这件事您再接受也不迟。”

“让周辉家的和梅姨娘跟着你”谢氏实在是不好受,放了两个自己最信任的人下去。

“您好好休息”婉桦领着璃柟三人出了正房,来到了院门边上的回事房,只见一位婆子站在那指挥粗使婆子搬运瓷器和一些木具,婉桦径直去了回事房。

“采买的单子和开具的采买单子都交上来”婉桦看着厚厚的一沓纸“兰嬷嬷帮着念,梅姨娘帮着看,璃淼去看查对实物,检查完好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