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嫡变庶

第七十二章 亲事和赴约

重生之嫡变庶 穿越咪咪 2483 2013-03-20 10:34:58

  “姑娘,嫂子说要进宫一趟,可昨天到现在都没回来”林嬷嬷红了眼眶“宫里来消息,说嫂子得罪了什么娘娘贵人的,被关进了司谏宫。”

“我看看”婉桦深吸气打开纸条,一目十行的扫了一遍“又是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原来是新晋的宠妃,又一个长的和晋华相像的代替品。

“去告诉梁内侍,就说纤妃抓了琅寰公主,让他马上处理了”婉桦不紧不慢的吩咐,司谏宫没人敢拿薛嬷嬷怎么样的,那里可都是老人了“顺便透风给太后,就说琅寰公主进宫拜见太后却被纤妃抓去了,昭国公府正在找人,明白吗?”

“是奴婢知道了”璃榆立刻退下去吩咐。

“嬷嬷一会就会回来了”婉桦那着桌边的请柬“去探探,梁颦庭找我干嘛?”

“知道了,姑娘”璃淼应声退下,璃柟安抚的将林嬷嬷带出去,璃焱还是臭这一张脸。

“你这是怎么了?”婉桦示意璃焱坐下,璃焱挨着婉桦边上坐下。

“奴婢碰到张希安了”璃焱眼神黯淡下来“他还没娶,可是领着的都是那种女人。”张希安是赵家军里的一个小官,他十几岁那年就给璃焱提过亲,可没多久璃焱就为了婉桦死了。

“璃焱,你,还喜欢他吗?”婉桦拉起璃焱的手“我希望你们能幸福,你如果嫁给他你能幸福吗?”

“奴婢不知道”璃焱迷茫的看着自己的手“奴婢只是不想看他这样过日子。”

“你去和他谈谈”婉桦当机立断“你们当面谈谈,我会和祖母说让你出门的。”

“可是,姑娘”璃焱犹豫的说“奴婢可以说吗?会不会对姑娘有影响。”

“璃焱”婉桦好笑的看了璃焱一眼“早就不是秘密的秘密了,有什么好保密的,你以为那些人会瞒着祖母吗。”那些人,朱红等。

“那那那那那那那那那那”璃焱震惊的看着婉桦,那姑娘会不会被人烧死啊。

“不会的,知道我身份的人都是最不希望我死的人,不然你姑娘我凭什么在国公府有话语权啊”婉桦不确定多少人知道,但是老太太和晋国是一定知道的“快去,快去,你赶紧去,我要休息了,好累啊。”

璃焱看着婉桦打着哈欠走进了内堂,无奈的退了下去。果然薛嬷嬷挽好无损的回来了,给婉桦请了安就回去睡了,看来都没当回事,还林嬷嬷暗骂自己大惊小怪。

翌日清晨,在祠堂供奉的大红纸上写上了黄晴莲,婉桦,婉琳,甯昂和甯芩的名字,就算礼成。婉桦等送黄晴莲和甯起出了门,在老太太那坐了一会,众姐妹就坐车去了长公主府。

长公主府里出迎的是一位年纪六十左右的老嬷嬷,一身降紫色的宫装,戴着女官特有的帽冠,梳着宫里女人特有的旗头,没有什么坠饰,气场强大,看上去就是久居高位的人。

“老奴长公主府长侍,老奴姓叶”老妇人躬身作揖手,标准的宫礼。长侍—管家一职。

“叶嬷嬷”众姐妹道了万福,叶嬷嬷就引领众人进了二门。

“往前去就是长公主与驸马爷的寝殿,左偏厦是公主的起居室,右偏厦是驸马爷的起居室,两旁各有小耳房,后排是长公主的女官宫女住所,过了花园是长公主的大爷、二爷和三爷的院子,挨着长公主旁边的小院就是二姑娘的院子了,大姑奶奶的院子在二姑娘院子的后身,是两院相连的。”叶嬷嬷平淡的讲述了公主府的结构,避免男女相见的尴尬不便“长公主在起居室恭候几位姑娘,姑娘们请。”

“有劳嬷嬷了”带头的婉雅塞给叶嬷嬷一个荷包,叶嬷嬷不动声色的收了起来。自有小宫女打帘引路。

“民女拜见长公主殿下,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几人行过礼,长公主懒洋洋的声音才传来。

“都起吧,嬷嬷,赐座。”“谢公主殿下”婉雅几人一一落座,具不敢抬头。

“你们也不必拘束,本宫已经着人去请合儿了,你们年纪相仿,多多走动”梁颦庭半眯着眼,暗暗打量几人,看的心惊不已,皇兄担心的没错,这赵家的女孩都个个懂得藏拙,她故意的施压也不见几人生出惶恐的神色,他日不可小觑。

“公主,小郡主来了”门口报名的宫女也梳着旗头,看来也是女官,还是是梁颦庭的心腹。

“母亲,听说来了几位姐妹,是大姐姐家的笑外甥女来了吗?”婉雅和婉丽是白百合的外甥女,可婉丽每次都不来而已。来人一身翠烟衫,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身披淡蓝色的翠水薄烟纱,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兰。折纤腰以微步,呈皓腕于轻纱。眸含春水清波流盼,头上倭堕髻斜插一根镂空金簪,缀着点点紫玉,流苏洒在青丝上。香娇玉嫩秀靥艳比花娇,指如削葱根口如含朱丹,一颦一笑动人心魂。寐含春水脸如凝脂,白色茉莉烟罗软纱,逶迤白色拖地烟笼梅花百水裙,身系软烟罗,还真有点粉腻酥融娇欲滴的味道。

“是是是,你这个小姨妈可要好好照顾你的外甥女们啊”长公主摸摸来人的头,那女孩笑眯眯的转过身来。“你一定新来的小外甥女,她们都说你外公是云南王是吗?”

婉桦看着被拉紧的手,又将视线调回白百合身上,站起身“民女的外公是安国侯,民女的姨娘是云南王的嫡幼女。”

白百合吐吐舌头,模样可爱的不行“母亲,女儿带外甥女们去园子里玩去了,就不打扰您休息了。”

“你是在本宫这里拘束吧,去吧去吧”梁颦庭挥手让她们快走“茄儿,你跟着伺候。”

“民女告退”齐声告辞,行礼,终于得已出屋子了。那位门口的女官紧随这她们。

“茄姑姑,就在亭子里吧,现在还有风,您着人围了亭子,再那笔墨纸砚和茶水点心来”白百合特意支开女官的样子让人一眼就看出来。

“已经准备好了,姑娘”茄姑姑面无表情的说道“刚刚叶嬷嬷已经着人把一切都准备好了。”

“哦”白百合撅着嘴,实在是不像十六岁的孩子了“那你去迎迎吴家姑娘。”

“叶嬷嬷已经去迎了姑娘,拜见过长公主就会被引到这来”茄姑姑恭敬的躬身“请几位姑娘安坐。”

婉雅几人看想那亭子,亭子是八柱,像一间屋子一样大,四周挂着上好的缎子,一直通到凉亭的顶部,看上去是常用的,亭子里有三张桌子一张案子,案子摆在最靠里面的地方,桌上有笔墨纸砚,每张桌子有六张椅子,桌椅之间相隔五步,不远也不近,一张桌子上摆了茶果点心,椅子上放了厚厚的垫子。

分主宾长幼落座,白百合还在撅嘴,婉雅忍俊不禁“小郡主姨妈,您的嘴都能挂油瓶了。”

“我不喜欢你了,雅外甥女,你笑话我,我现在开始喜欢桦外甥女了”白百合递给婉桦一块糕点“你快吃,不给你六姐姐吃。”

“谢谢郡主”婉桦微笑着道了谢,咬了一口,不着痕迹的吐了出来“很好吃。”谁知道梁颦庭安的什么心啊,她可不敢吃。

“我最喜欢吃这个味道的了,只有宫里的一位御厨会做,母亲和皇舅舅要都没给呢”白百合嘿嘿的笑“不过府里的点心都是他做好了送来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