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嫡变庶

第七十四章 来信事

重生之嫡变庶 穿越咪咪 2650 2013-03-20 10:34:58

  转眼就进了五月,月末就是甯承的亲事,六月中就是甯转的亲事,七月初是甯和的亲事,八月末是婉芝说道秦氏,月初杨家要来给婉桦提亲,七月末是皇后的生辰宴,说是生辰宴可无非是相亲会,正好婉雅的婚事也要提上议程了。

老太太拿下西洋眼镜,将记事的单子递给方三家的“木槿说要回来,可她年纪大了些还是早些生下儿子才是正经,你去嘱咐嘱咐她,顺便送些银子去。”

“奴婢知道老太太体恤下人,木槿刚嫁出去就再赏银子,怕底下的丫头们有声音”方三家的将单子折好放进床侧的暗柜里。

“哼,越来越没规矩了,对她们都是太仁慈了”老太太半垂着眼“那你偷偷的去,叫她不必来磕头了。”

“奴婢省得”方三家的看向有些骚动的院子“老太太,六姑娘,七姑娘,八姑娘,九姑娘,十姑娘来了。”

方三家的话刚落,就听门口的玉版禀报“老太太,几位姑娘来了。”

“孙女给祖母请安”老太太笑呵呵的叫了起,按长幼落座。

“你们今儿怎么一起来了?可是有事?”老太太询问的看向婉雅。

“倒不是我们有事”婉雅抿着嘴,眼神瞟向婉桦“是杨将军府大姑娘差了婆子给我们十妹妹送信,恰巧被孙女们看到了,十妹妹,哦!”

老太太看了婉桦淡定的脸一眼,好笑的转过头看婉雅“你是恰巧啊,你呀,一定是跟着那婆子去的,还通知了你妹妹们,你四姐姐就不和你们胡闹。”

“四姐姐要备嫁,哪有时间理会我们这些妹妹们啊”婉雅假假的按按眼角“可怜呐~~”

“七丫头快帮祖母拍她一巴掌,你这个猴样子向了谁”老太太笑的眼泪都出来了,方三家的忙上前帮老太太顺气。

“孙女为祖母提供乐子,祖母却要惩罚孙女,我就是那苦命的人儿啊~~”婉雅抛给老太太一个眉眼,老太太再次哈哈大笑。

“六姐姐”婉梵拉着婉雅的手按在肚子上“这可是你闹疼的,你快给我揉揉。”

婉雅有些愣住了,看了看婉梵,又看看自己贴在婉梵肚子上的手,眨眨眼,眼中闪过一丝作弄的光芒“好好好,六姐姐帮你揉揉哦”婉雅揉了几下猛的抓住婉梵的手臂,那只揉肚子的手呵起婉梵的痒处,婉梵尖叫着跳离婉雅,可手臂被抓紧,挣了几下都没挣脱。

“好.......好姐姐,快.......快饶了.......饶了妹妹.......吧。”婉梵笑的气都喘不匀了,婉雅才满意的放开她。

“八丫头怎么样了?”老太太不赞同的看了婉雅一眼“你别再闹坏了你妹妹的肚子。”

“祖母放心,每日大笑多半刻可有益于长寿的”婉雅清清喉咙“还是看看十妹妹的信吧。”

“就你这么皮,没见你哪位姐妹与你一样。”老太太示意方三家的将信接过来,拿起西洋眼镜慢慢的看着,一时寂静无声。

婉桦看了信,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说准备了什么合亲礼,有先下聘啊之类的,她也不是很在意。

老太太很快的将信递回给婉桦“平日无事你也去杨家走动走动,虽说男女婚前不相见,可你们也只是合亲而已。”那信里分明透出了杨奕珏在杨家的困境。

“孙女省得”婉桦躬身应下。

老太太满意的点点头“今儿是初二,初七是杨家来合亲的日子,你们姐妹也都快到议亲的年纪了,平日里多多看些列女传和女诫,多做做绣工,七月二十三你们也是都要随父母亲进宫的,多听听你们的教养嬷嬷的话,进宫时的头面首饰和衣服也要准备起来了,近日你们大伯母忙的很,你们就自去帐房领了银子去做就是,不必劳烦你们大伯母了。”

“孙女遵命”几人起身行礼,又闲话了几句就都各自回去了。

“璃榆,你使人去查查,杨家的如夫人又有什么事了”璃榆应声而去,婉桦一边卸下头上的重头面一边说“还真是不好,官职高的还可以娶如夫人,那不相当于侧夫人了,半个婆婆呢。”

“姑娘念叨这干嘛”薛嬷嬷帮婉桦插了了一支步摇一支钗固定发髻“您嫁过去就是正经的杨家主子,可那如夫人不过是半个主子,按规矩还要和您行礼,只不过看她算半个长辈罢了。”

“这半个长辈就能压我一头”婉桦照着铜镜左右看看,起身坐在榻上,继续绣被面“何况那样老将军还是个浑人。”

“姑娘这话可不能再说了”薛嬷嬷绣着赏人的荷包“那杨老将军可是个人物,稳定边疆的功臣只有他还活着呢,不可小觑。”

“好吧,嬷嬷看看我的”婉桦将绣好的牡丹花被晾给薛嬷嬷看“这样就差不多可以结束了吧,还有绣几床?”

“姑娘好绣工啊”薛嬷嬷感叹的摸着被面“再绣三套才行,您绣的枕套和褥罩使人收好,您出嫁前十日再做成新被子。”

“怎么是四床?不是两床吗?”婉桦纳闷的看着裁布料的薛嬷嬷“那不是全套的都要做吗?那太累了,能不能削减一半。”

“不能”薛嬷嬷坚决的否定“四喜被是不能缺的,还必须新人亲手做的,亲事才会圆满。”

“如果这么说那世上就不会有怨妇着这种东西了”婉桦无所谓的耸耸肩,一边慢慢分线,一边构思花样“那就喜鹊登梅的吧,再来两套茶花的。”

“姑娘还真是喜欢茶花”薛嬷嬷将裁好的布帮婉桦固定在绣架上,将绣架放在榻前,婉桦的绣架是特制的,高度和婉桦现在的身高相仿,婉桦坐在榻上刚刚好能舒服的刺绣,不必换地方“那明个儿禀了老太太,奴婢和姑娘去看看绣线,姑娘这的绣线不多了,还有绣荷包和鞋袜的,都要一次买了。”

“我会和祖母说的”婉桦漫不经心的在绸料上话样子,两刻的功夫已经成型,薛嬷嬷也分好了梅花的红线“还是嬷嬷了解我。”不了换成了玫红色,就可以用红色线了。

“姑娘”璃榆悄声的进来屋子“派出去的人回来了。”

“让她进来”婉桦头也没抬的说道。一个穿墨绿色肩褙群的婆子低着头弓着腰进了屋子。

“奴婢金洹家的见过主子”那婆子用了主人的称呼,婉桦分心看了她一眼。

“你在哪当值?今儿打听的事如何了?”婉桦将梅花的花瓣轮廓绣好,停下针,璃榆立刻上前将绣架搬走。

“回主子,奴婢在二门上当值”那婆子一直跪在地上“今儿的事也是听采买上的大姑奶奶说的。”

婉桦点头,璃榆虚扶起金洹家的,还搬了小杌子,让她做下说。

“谢主子”金洹家的磕了头才起身,沾了杌子的边“虽说本也不是什么秘密,早有好事的人将主子要嫁给杨家大爷的事传的沸沸扬扬,还说杨家大爷得了主子的助力才会一再的右迁,杨家如夫人怕大爷抢了二爷的风头,才和杨将军说要从简,杨将军也同意了,和杨夫人杨大姑娘闹红了脸。”

“原来是说聘礼的事,那不还要几年呢吗,急什么啊?”婉桦看着薛嬷嬷,薛嬷嬷没说话。金洹家的见薛嬷嬷没说话,忙接下话。

“听说是要今年就下聘,成亲的日子可以在几年之后,杨家大爷有出息了再办。”金洹家的小心翼翼的说道“那杨家的二爷虽挂了个二爷的名号可实际却比大爷大了足足两载,大爷不成亲二爷也没办法娶亲,所以才要先下聘。”

“原来为了她儿子啊”婉桦笑的开心“劳烦你了,璃榆送金家嫂子出去。”

“奴婢告退”金洹家的起身退出了屋子。

“嬷嬷”婉桦不优雅的伸伸手“今儿不绣了,通知多宝和鑫皆,我明天要见他们。”

“是,姑娘”薛嬷嬷服侍婉桦午睡后吩咐了璃榆,叫了璃焱和她一起守屋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