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嫡变庶

第七十六章 合亲礼物

重生之嫡变庶 穿越咪咪 2372 2013-03-20 10:34:58

  婉桦打点好一切,和吉向氏定好量尺寸的日子布料和花样,带着丝线回了府,进了三门就有相熟的一等二等丫头来行礼,可那眼神怪异的暧昧。

“十姑娘回来了”门口站着芍药,领着二等丫头,不见小丫头们,婉桦情知是有客,点头想退出去“十姑娘慢走,老太太正念叨您呢。”

婉桦诧异的看了芍药一眼,芍药但笑不语“老太太,十姑娘来了。”

“请祖母安”婉桦快步进了内室,只见左首坐了一位老妇,目光清凉,头发梳的一丝不苟,头上只插了一支赤金钗,暗红色的褙子裙,看上去就是宫里出来的老人儿。

“这是杨家大爷的奶嬷嬷,陈嬷嬷,你也见见”老太太也是正式的见客装扮,婉桦一眼就看出了问题,接见一位老嬷嬷何必如此慎重。

“陈嬷嬷万福”婉桦道了万福,陈嬷嬷忙起身也施了万福礼。

“十姑娘多礼了”陈嬷嬷的声音低哑,似什么坏了嗓子的样子,婉桦想起了一个人,当今皇后十五的年纪和今上成婚,曾被叛军下毒毒害,有一位当时的宫女日日谨慎的替皇后试毒,皇后才免于遭难,这位应该就是那位宫女了,皇后母家和益氏的母家是几代的姻亲了。

“嬷嬷劳累于北疆,当得婉桦这礼”说着又扎扎实实的拜了下去,这回陈嬷嬷没说什么,看是看着婉桦的眼神柔和了些。

“她个小孩子家家的,你就受了她这一礼吧”老太太让婉桦座“陈嬷嬷大老远的从北疆带了东西来,你看看。”

婉桦更诧异了,这时代已经不讲男女私相授受的规矩了?陈嬷嬷仿佛看出了婉桦的疑虑“是大爷交代老奴带回了北疆的特产,已经各家都分送出去了,可带给十姑娘的是活物,只能老奴亲自跑这一趟了。”

“........”婉桦觉得她满头的黑线,这杨奕珏弄半天是闷骚型的。

“祖母已经看过了,那鹿茸老参都是百年头上的,那貂皮一张都能做个筒子,奕珏那孩子真是实诚。”老太太满口的夸着杨奕珏,婉桦觉得老太太是不是拿人家的手短了呢。

“大爷找的那活物才是稀罕物”陈嬷嬷声音很低,想是不让那暗哑的声音刺激别人的耳朵故意为之“首饰布料都是寻常物,可那白貂通身雪白,不见一丝儿的杂毛,那畜生还通晓人性,一路上也没关着锁着,就坐在车子外头,看的人喜爱的不得了。”

“还有这等稀罕事,快让人拿进来看看”老太太向外吩咐,方三家的拿着一个笼子盖着红布,恭敬的放在厅中圆桌上“打开看看。”

婉桦起身来到桌旁,方三家的只退开一步,以防畜生暴起伤着婉桦,婉桦慢慢揭开红布,只见一团白绒绒的东西正在睡觉,小小的身子一起一伏的,煞是可爱,婉桦用手指弄弄它,它躲开一点接着睡,婉桦又动动它,它还是躲开继续睡,婉桦忍不住笑开了。

“这哪里是貂啊,分明是荷.......小个头的猪啊”婉桦打开笼子,将那小东西抱在手里,它抬头看看婉桦,红红的眼睛转了一圈,接着又团成了一团,睡了“祖母,您快看。”

老太太就着婉桦的手摸了几下,那小东西动了动“还真是通晓人性的,既是给你的你就养着吧,权当解闷了。”老太太看着婉桦说道。

“是,祖母”婉桦抱着那小东西坐了回去,爱不释手,婉桦前二世也养过宠物,黄金蟒,温驯的大蛇,可是温驯就是动的慢,没有这小东西可爱。

“老奴已经将大爷给十姑娘的东西带到了,老奴就告退了”陈嬷嬷适时的提出告辞,老太太挽留了两句,让婉桦送陈嬷嬷。

两人沉默无语的走到三门,陈嬷嬷抓住婉桦的手“十姑娘是个好的,合亲大爷是不能回来了,下聘一定亲自回来”左右看看“这是大爷给姑娘的信”说着将信强塞给婉桦“老奴告退了”行了礼,快步的上了轿,婉桦还错愕的站在三门上。

“姑娘,奴婢去追,这是私相授受啊,这不是害姑娘呢吗”璃柟说着就去追,婉桦一把将她拉住“姑娘?”

“先去见祖母”婉桦将信交给离柟拿着,自顾自的转身回了正院,见了老太太就将信递了上去,老太太看都没看就还给了婉桦。

“这事我知道了,你做的对”老太太温和的看着婉桦“那杨奕珏是个有心的,断不会委屈了你,你也不必再心心念念旧事了。”

婉桦闻言低头应是,老太太果然是知道的,原来她能这么顺利的在国公府站稳脚跟还是因为老太太的暗助。

“你回去吧,我要歇歇”老太太扶着方三家的手进了暖阁,婉桦目送她离去,直到不见了身影,也转身回了院子。

“姑娘,您回来了”出来迎的是薛嬷嬷和林嬷嬷,婉桦拜见老太太的时候打发她们先回来了,只带了璃柟一人“正院送来了一匣子的首饰和皮毛衣料,还有一些吃食。”

“大家都有吗?”婉桦抚着吃食的盒子,慢慢的掀开盖子,看见里面都是一些大肉的食物,“这些是带回来的还是现做的?”

“已经给几房送去了”薛嬷嬷帮着把东西拿出食盒“都是肉干了,按送来人的说法只是烤了一下,蒸了一下,出锅是香的不得了。姑娘尝尝。”

婉桦拿过薛嬷嬷手中的筷子,吃了一口,一点没有风干过的口感,很嫩,这要是放到现代来卖一定赚翻了,全天然无污染啊。婉桦一样吃了一口就不再吃了“你们拿去分了吧,我不能多吃了。”这具身体被养娇了啊。

“姑娘看看这皮子吧,奴婢去登记造册”璃榆将首饰盒和皮毛布料放在圆桌上,璃柟快速的将吃食拿走。

“没什么新鲜的,只是布料厚重一些,你留好,改日做身衣服”婉桦将布料让璃榆带走,打开收拾盒,里面都不是什么名贵的首饰,只是充满的北疆人的狂野和热情,婉桦很是喜欢“明儿就给我梳杜丹髻,我要佩戴这些头面。”

薛嬷嬷看了一眼首饰盒“奴婢晓得了。”

一切收拾停当,婉桦靠在榻上,垫着大大的抱枕,舒舒服服的看着信。

“十姑娘安好:

一转眼入营数月,多亏姑娘多方照料,安全无虞,来日定当报还。家书有关姑娘的信闻少之又少,梓镜又闻与姑娘的准婚已定,心中欢喜,梓镜身在北疆无法登门,心中歉疚,送上玩物以报歉意,万望姑娘海涵。

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

梓镜上”

婉桦和上信,眼睛眺望向远处,风吹来,已经夏日了,她再过三天就是他的妻子了,除非他家退婚,否则他们要一辈子在一起了,婉桦用手拢拢丝毫不乱的鬓角,将信放入首饰盒中,转回案上,提笔写下两句话。

“两情若在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望君保重!”

******************************************************************************************

男猪脚终于开始有戏份了,咪咪是亲妈,不会让碗桦糟心地~~

求包养~包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