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嫡变庶

第八十三章 花漪澜(2)

重生之嫡变庶 穿越咪咪 1988 2013-03-20 10:34:58

  瘟疫终究没让起义军垮下,晋华带着那些死去人的心愿和起义军踏上了最后的旅程,漪被留在了边城里,她也就只能从前边传来的胜利消息里知道晋华的消息,毕竟没人会专门为她们传递信件了,这一别就是三年,在漪澜的及笄那天传来消息,齐帝投降了,梁家继承了大统,国号大华,年号天昭,赵家封了昭国公,花家封了京畿使,掌管京畿重整事宜并保护京畿安全,可漪澜还是遗憾,因为她坚信晋华一定会先进都城的,可又高兴,终于可以见到她了。

可是晋华变了,她不快乐,漪澜很伤心,可自己不能久赔她了,因为她要嫁给太子做良娣了,在嫁给太子后漪澜才隐约的知道原来晋华爱上了不该爱的人,像自己一样,爱上了那个在飞花季节对自己说‘美女,教我绣花吧’的人,她就是那样的人啊,不为妾,和人共侍一夫都嫌弃的人怎么会为妾呢,漪澜当时扶着六个月的肚子想。

漪澜清晰的记得她的长女夭折时自己的撕心裂肺,茫然度日,她以为自己将孩子保护的很好了,可是为什么只是发热而已自己就与孩子天人永隔了,就因为她是太子的第一个孩子吗,还是因为太子妃的孩子快要出生了。

“你再不清醒你的孩子就白死了”晋华扯着自己的衣裳将她拉去看虞儿的尸身,虞儿小小的身体僵硬的躺在小棺木里,仿佛那就是自己僵硬的心“你想看着她日日喊冤的在地狱受苦吗,你看看清楚,这里是皇宫每天都有人死在这里,你想成为下一个飘荡在这深宫里的冤魂吗?”

漪澜清楚的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从遇见晋华开始就慢慢的被她影响,漪澜知道自己一定会活下去,向那些人报复,所以她成为了仅次于皇后的二位侧夫人之一,和当时的莼妃平起平坐。

漪澜从不觉得失去还有什么可痛的,可听见晋华死去的消息,自己甚至都没意识到自己吐了血,看着身边惊慌失措的宫人,她还以为自己可以去见晋华了呢,谁知道醒来看见的是老太太那张一夜苍老了几十岁的脸。

“娘娘,可要保重自己啊”老太太将晋华留给自己的东西拿出来“晋华说一定要老身交给娘娘,老身已经失去了一个女儿,娘娘怎么还忍心看着老身连娘娘都失去了。”是了,老太太一直都拿自己当亲生的女儿对待。

老太太走了,漪澜在东西的夹层中看见了晋华刻在木盒上的字,平常的人只会检查有没有纸张,就会疏忽了刻在暗处的字迹,只有几句话“君子报仇,十年不晚,黄嗣之重,重于江山,今日国母,不如他日皇帝之母,万望切记,切记!”

漪澜看着那绝笔的嘱托,泪如泉涌,失声痛哭,一夜之后宫里就多了以为温婉可人的岚妃,少了那娇俏鲜活的岚妃花漪澜,直到今日。

“爱妃这是怎么了?”梁维泓不知何时进了内殿,看见岚妃对着一个木盒垂泪。

“皇上怎么来了”岚妃忙起身行礼,被梁帝按下“外头怎么伺候的,怎么不通报一声。”

“是朕不许她们通报的,不然怎么见爱妃这梨花带雨的娇俏模样”梁帝笑呵呵的将目光投降木盒“怎么还是小布偶,宫里不许做这东西的。”

“皇上恕罪”岚妃跪在梁帝的脚下“这是今儿昭国公太太进宫带给臣妾的,是臣妾和晋华幼时的玩物,臣妾立刻命人烧毁。”

“等一下”梁帝高声叫住岚妃,似乎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放缓了声音“你这个既是幼时的玩物烧了岂不可惜,一会让人到内务府备了底子就是了,爱妃不必惊慌。”

“谢皇上垂爱”岚妃抬起泪汪汪的大眼看着梁帝“臣妾只有这一件东西可以纪念晋华和虞儿了,臣妾.......”

“好了,爱妃”梁帝扶起岚妃“今儿是皇后的好日子,让人看见你红红的眼睛又该说你的不是了,快快别哭了,朕看着都心疼。”

“谢皇上”岚妃娇羞的坐在梁帝身边“皇上该去陪皇后娘娘的,怎么到臣妾这来了。”

“皇后那有的是人陪,朕就来陪陪你”梁帝点点岚妃光滑的脸庞“朕听说你今日来不舒服,可瞧了御医了?都怎么说的?”

“皇上可能要做父皇了”岚妃红着脸,蚊声的说道“只是还不显脉,就想等几日再和皇上说的,皇上却问了起来。”

“你说的可是真的?”梁帝抬起岚妃的头,岚妃微不可见的点点头“真是大喜事啊,来人,宣旨,晋升岚妃为岚贵妃,着内务府速速办理。”

“慢着”岚妃唤住内侍“皇上万万不可。”

“爱妃?”梁帝疑惑的看着她“生涵儿时你就不许朕为你晋封,如今还是不许吗?”

“皇上,臣妾哪敢不许啊”岚妃温婉的拉起梁帝的手“皇上爱重臣妾臣妾高兴都来不及,可今儿是皇后娘娘的千秋啊。”

“是了,朕都高兴糊涂了”梁帝看着岚妃“还是你有心了,那就等进了八月再封。”

“谢皇上”岚妃倚在梁帝的怀里“皇上,臣妾想生个女儿,还叫虞儿好不好。”

“好”梁帝叹气,想起他那早夭的长女,心中感愧“是朕亏欠了你们母女的,放心,朕很快就帮你们讨回来。”

“臣妾能在皇上身边伺候就是莫大了福气了”岚妃闭上闪过狠戾之气的眼睛“只求皇上对臣妾真心就好。”

梁帝紧紧的抱着岚妃,闭上了眼睛。两人默默无语。

“皇上”梁内侍硬着头皮打破了一室的温馨“小黄门说皇后娘娘的千秋宴要开始了,众人都在等候皇上的驾临。”

“嗯,下去吧”皇帝低头看见岚妃也正看着自己,笑笑“还不伺候朕更衣,你将朕的衣服都弄成这样了。”

岚妃红着脸拉拉梁帝皱皱的衣裳,两人更衣赴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