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嫡变庶

第七十九章 试衣(2)

重生之嫡变庶 穿越咪咪 2450 2013-03-20 10:34:58

  婉桦和谢氏老太太说了要自己打点衣服首饰,白氏听到了就让婉雅二人也和婉桦一起学着打点,秦氏和徐氏知道了也打发了几人来,然后就变成今天这样了。

“皇后芳诞是大事,况且今年还是变相的相亲宴”婉桦耸耸肩“我是定亲了的,你们可就危险了。”

“万恶的旧社会”婉雅低低的嘟囔了一句“四姐姐,七妹妹快点啊。”

“这不是来了”婉芝率先走出来,身后跟着婉姿,两人也打发了丫头,站在一旁让人鉴赏。

婉芝的是孔雀蓝色的分身裙,上身用了千重织锦的料子,外面用薄凌细细的缝制了一件飘逸的外罩,斜襟的扣子是葫芦扣,一直系到身后,围着半身转了一圈,绣着孔雀尾一般的花样子,上身的衣服盖住了下身的八幅裙,使两件猛看上去仿佛一件一般,八幅裙上是一幅蓝天绿地的绣样,整身就好像孔雀在飞一般,很是夺人眼球。

“四姐姐这是要气死姐夫啊”婉桦一边感叹一边退到安全距离“说不定姐夫看见了就巴巴的要早些日子将四姐姐娶回家去藏起来呢。”

“你个死蹄子,连姐姐也打趣”婉芝平日里做庶女做惯了也使不出什么过激的举动,婉桦在躲避的同时还能抽空看了看婉姿。

秋香色原本不适宜整片的穿在一起,偏偏这向大姐也够别出新裁了,在连身处用黑色的丝线绣成了一副水山相接的模样,这样看上去全身裙就办成了分身裙,上面绣了一颗树,洋洋洒洒的在落叶,地上是金黄带绿,金黄带红的落叶,领口绣了密密的小花,整个看上去暖洋洋的,下身只是绣了些落水的绿叶,让婉姿看起来人柔和妩媚了起来。

“四姐姐,祖母可是一会就醒了,咱们在打下去可就能吃晚饭了”婉桦突然站定,婉芝猛的撞了上去,婉桦哎哎的乱叫“四姐姐可报仇了?”

婉芝看她还能开玩笑就瞪了她一眼“还不快起来,等着我去服侍你啊”婉芝一边说一边伸出手将婉桦拉起身“多亏是倒在榻上,这要是倒在地上看你怎么见人。”

“就那么见呗”婉桦拍拍手,让婉芝先行,婉雅等也跟着,婉桦最后出了门,“这是四姐姐欺负妹妹的证据呢。”

“你这张嘴啊”婉雅好气又好笑的看着婉桦,一行热热闹闹的到了老太太的院里。

“今儿是什么日子,怎么都穿的这么漂亮啊”蒋氏领着婉梵在婉桦的后面说话,众人回头行礼“来给祖母掌眼了?”

“是”婉芝说道“五婶娘先请。”

蒋氏领着众姑娘进了正房,众人行礼落座。

“一个个花骨朵一样来眼馋我这老婆子来了”老太太笑呵呵的说“都起来我看看。”

众人起身按长幼站好,老太太一个看过一个,在婉桦和婉丽身上停住“这九丫头和十丫头怎么像双生子一样啊,看着怪爱人儿的。”

“祖母眼神好”婉桦呵呵的笑“我和九姐姐商量好要出去唬人的,就说我们是双生也有人相信,到时祖母可不许拆穿我们啊。”

“看你那猴崽子的样子”老太太哈哈一笑“九丫头的性子太文静了,难得和十丫头合的来,你们就那么打扮吧。”老太太又转向婉梵,众人的目光也随过去。

古月色袖口上绣着淡蓝色的莲花,银丝线勾出了几片祥云,下摆密麻麻的一排蓝色海水,云图,胸前是宽片锦缎裹胸,身子轻轻转动长裙散开。随意札着流苏髪,发际斜插芙蓉暖玉步摇,淡扫娥眉眼含春,皮肤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樱桃小嘴不点而赤,娇艳若滴,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凭添几分诱人的风情,耳际的珍珠耳坠摇曳,指甲上的宝石到是妖艳夺目,脚上一双鎏金鞋用宝石装饰着,而灵活转动的眼眸慧黠地转动。

“我看着八丫头身上的很是眼熟啊”老太太点点头“这是当年先帝赏阁老的那匹西洋布吧。”众人恍悟,怪不得没有那么亮眼,反而有些亚光。

“老太太好记性”蒋氏得意的笑道“这是媳妇的陪嫁,媳妇一直没舍得用,梵姐儿也是大姑娘了也该打扮起来了”言外之意就是该议亲了。

老太太点点头“你们都很妥当,八丫头不要太素净了,不像姑娘家,十丫头也是,可也不必太过隆重,只要不掉份就成,知道吗?”

“是,母亲(祖母)”众人应是,说了几句,就回各院去了,婉桦也交代了吉向氏几句就放人离开了,婉桦想象着她设计的衣服风靡全京城的盛况,忍不住笑了。

“姑娘心情很好?”璃柟将衣服浆洗过后,安排人看着,不能出一点差错才回屋伺候。

“是啊,终于你家姑娘也算得上是一位‘大家’了”婉桦笑着看看脸,没任何不妥,终于赶上穿越大流了,设计衣服就是之一。

“一会就用晚膳了”薛嬷嬷拿走婉桦手里的糕点“姑娘一会该吃不下了。”

“姑娘,太太那里来人了,说请姑娘到常进院”璃榆低声禀告,婉桦点点头,璃榆退下了。

“把那套新打的头面给九姑娘送去”婉桦起身,拍拍八幅裙“看好我的衣裳,弄坏了再赶做可来不及了。”

“是。”薛嬷嬷恭敬的退下去,婉桦领着璃柟和璃榆去了常进院,常进院和焦芳园在花园的两边,中间还有正院隔着,所以婉桦每次都要足足走上一刻钟一炷香的时间。

“姑娘来了”梅姨娘千年不变的站在门口打帘,看来她确实是谢氏的心腹了,婉桦对她行了半礼。

“桦姐儿来了”谢氏正在挑首饰“我这有一些东西,你挑挑看什么能用上。”

“女儿已经都收拾妥当了”婉桦笑着上前给谢氏行礼,眼睛瞄都没瞄那首饰的盒子“不劳母亲破费了。”

“那你就挑两个戴着玩儿”谢氏盛情,婉桦就上前挑了一朵珠花和一个串子,那串子好像银的,但又好像是刚的,一动叮咚的响,很好玩。

“我猜你也会看重这个”谢氏帮婉桦戴在右手上“这是西洋来的,说是就这么一串现在要卖百两银子,还是有价无市,就适合你们戴着玩了。”

“这么贵重,女儿不能收”婉桦忙要褪下来,谢氏按住她的手。摇摇头,又拿了几朵绢花和珠花放在婉桦挑的珠花上。

“你姐姐出嫁了,在夫家过的也不算好”谢氏眼睛红红的“你有空就多来走动,权当安慰我可好。”

婉桦看的心酸,退去昭国公府的光环和都统夫人的头衔,她也只是一位母亲而已,为了女儿和庶女低头讨好,这是多伟大的情感啊。

“母亲要是喜欢,女儿自是常来陪伴的”婉桦转握着谢氏的手“哥哥也成婚了,嫂嫂也是贤良温驯的女子,以后我们姑嫂会在母亲面前尽孝的,母亲就等着享福吧。”

“好好,你是个好孩子”谢氏听着婉桦变相的答应高兴的很“你真是好孩子。”

“母亲过奖了,女儿伺候母亲净面”婉桦帮谢氏净了脸重新上了妆,又闲聊了几句,宁露来伺候谢氏去正房用饭,三人一行就去了正院。

******************************************************************************************

收藏比昨天少一个.......咪咪很伤心,很可怜

强烈求收,求包养~~,求推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