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嫡变庶

第八十四章 千秋宴的教导

重生之嫡变庶 穿越咪咪 2466 2013-03-20 10:34:58

  婉桦坐在不起眼的角落里,不,是某根柱子的后面,隐藏起了她打量别人的身影,婉雅看到她的座位时还愤愤不平,可婉桦却很是高兴,在这种场合遭到注视可不是什么好事。

“皇上驾到,岚妃娘娘驾到”众人忙起身行礼,山呼万岁。

“臣妾给皇后娘娘请安,愿娘娘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岚妃款款下拜,梁帝大步走向首座,没丝毫怜惜岚妃,皇后满意的叫了起。

“各家的表礼都送来了”黄女史恭敬的在下方回禀,众人面面相觑,不明白为什么在这种时候提起这件事。

“皇上,臣妾许下了愿,将诞辰所上敬的礼物都送到北疆,山西,陕西,云南,广州等地的驻守军队,以示皇恩浩荡”皇后看着疑惑的梁帝,轻声细语的说出这样的话,群臣忙起身跪倒。

“皇上圣明,皇后娘娘仁慈”说的仿佛排练过一般“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皇上光照大地,娘娘母仪天下。”

婉桦低着头,觉得这些大臣和众家眷还真是够可以的,好笑的佷。

“好好好”梁帝高兴的拉着皇后的手“还是皇后深知朕心啊,深知朕心。”

“皇上,列臣工都等着呢”皇后保养良好的脸庞红艳艳的,显得人更加的精神焕发。

“众卿家平身”梁帝呵呵的一笑“皇后千秋能有这么好的事,朕甚欣慰,传旨,朕赏银万两与守边将士,同皇后的赏赐一同送去。”

“皇上圣明”众人又跪了下去,婉桦很想不跪的,无奈的在桌旁再次的跪下去,想来小燕子的跪的容易还是有道理的。

“今儿是皇后的千秋,不必多礼”梁帝摆摆手“乐班排了新乐舞,戏班也排了新戏,中爱卿好好欣赏,别吝啬赏钱啊。”

“是”众人躬身应是。门外宣了升平署,歌舞开始,宴会终于开始了。

上桌的菜品精致华美,赏心悦目,可就有一点,除了皇帝嫔妃的膳食别人的都是凉的,再好吃的东西也失了三分味道,婉桦应付的吃了几口,还是吃糕点吧,在哪个宫里都有的。

“巴巴的起这么早,来了这么长时间,就为了吃这顿饭”婉桦听着柱子后面有人说话,于是悄悄的回身,探头过去,整好那边的人也探头过来,两人对视了一眼,都愣了。

‘噗哧’婉桦先笑了出来,那人也跟着呵呵的直笑,原来椅子后面坐的是长公主的十岁孙女——白雅淳,上次二人在长公主府见过,她和杨奕蕴定的娃娃亲。

“平日里看你文静贞贤的,没想到也是个有趣的”白雅淳好不容易忍住笑,看着婉桦,两人都是后仰的姿势,看看对方,又看看自己,又笑了,所幸两人在柱子这边,没引起上边的注意,可旁边的人可都看见了。

“咱们出去说”婉桦当机立断,再这么下去非得惹人注意不可,借着更衣的由子出了大殿。

“咱们到那边逛逛”白雅淳笑着指指有宫人立在阶下的亭子,看来此人十分的妥当,婉桦笑着点点头。

“白姑娘”婉桦轻轻的唤道,白雅淳笑着看向婉桦“你的丫头踩火炭了。”白雅淳向她的丫头看去,只见那小丫头在那急的不行,却又不敢劝,她状似无奈的摇摇头。

“你去和祖母母亲说一声”那小丫头跑了几步又返回来。

“公主和太太让奴婢跟着姑娘的,奴婢不能离开”那小丫头抿着嘴站在那里,婉桦见白雅淳气的想撬开她婢女的脑袋,忙上前阻止血案的发生。

“那让璃榆去吧”婉桦对璃榆点点头,璃榆福身离去,婉桦拉了白雅淳的手继续往亭子那走“白姑娘芳龄?”

“我十岁了”白雅淳跳上亭子的台阶“母亲和祖母说我已经是县主了,我的姐姐们早就都是乡君了。”

婉桦微微一笑,这庶出和嫡出的界限还真是明显啊,县主出生的孩子还能是乡君,乡君出生的孩子就只能看父家了。

“劳烦姐姐去准备些茶点”婉桦递给宫女一角银子“白县主和小女在宴席上都没吃什么东西,劳烦姐姐多多备些。”

那宫女见有银子拿,欢天喜地的应声而去,婉桦和白雅淳坐在一处,听着远处传来的乐声,风轻轻的吹过,吹动了两人厚重的衣衫。

“桦姐姐,我能这么叫你吗?”白雅淳歪头看着婉桦“你让我感觉很舒服,和在祖母身边一样舒服。”

“你喜欢怎么叫都好”婉桦拍拍她的头“你是个好姑娘。”

“真的吗?”雅淳高兴的拉着婉桦的手,婉桦看看两人交握的手,微微点头,雅淳更是高兴“祖母和母亲总是在说我不够娴淑,可我觉得那样最是没意思了。”

“你还小,我像你这么大时还常常偷溜出府去玩呢”婉桦回忆着那美好的日子“在街上遇到了拐子,险些被拐走,还是家里人及时找到了我”多亏自己那时有些武艺又对银川的路熟才撑到几位哥哥找到自己。

“呵呵呵”雅淳拍手笑“一直挺母亲夸奖,说桦姐姐沉稳,进退有度,待人随和,人缘也好,没想到桦姐姐也有这么调皮的时候。”

“妹妹知道就好,姐姐可还要维持形象的”婉桦做了个嘘的动作,雅淳用手捂住嘴,笑着点头“姐姐教给你怎么被人夸奖的为人处事。”

“那感情好”雅淳看着鱼贯的将点心和茶水拿上来的宫女“你们在外头伺候,不要打扰我们。”

那宫女想是认识雅淳的,行礼退下,在亭外十步远候着,看来是训练有素并且有些经历的。

“姐姐快说”雅淳不去看那宫女,径直催促婉桦“姐姐教的好了,妹妹就请祖母给姐姐也封个县主当当。”十足的小孩子口气。

婉桦摇摇头“做县主有什么好的,日日有嬷嬷看着,姐姐还是不要了。”没等雅淳说话紧接着说“其实让人夸奖并不难,只要你会装。”

“装?”雅淳不解的看着婉桦“那被人拆穿怎么办?”

“那就要装到底”婉桦吃了一口糕点“你在家里随便惯了,那在外面自然就活泼,可你在家里也要装,平日少言语,除了尽孝天伦时,多看些书性子自然沉稳,你每日循序渐进,今日看一页,明日看二页,后日看三页,以此类推,见人先笑,不懂就微笑,别人说话一定要仔细的听,说话不能动来动去,看着人的眼睛,妹妹平日无事就拿你身边的丫头练练,丫头的气势也就能显出你这个主子的气势。”

“我不明白”雅淳疑惑的摆弄着茶杯“在家里都是至亲,干嘛要装。”

“妹妹不能这么玩杯子”婉桦按着雅淳的手,没回答她的问题,反而自己拿起杯子,手指在杯子的口上画圈,看着优雅又美丽“妹妹这样试试看。”

雅淳试探的转了两圈,慢慢的就找到了节奏,好一会突然停下“妹妹明白了”她刚刚的问题自己已有了答案,婉桦微笑的看着她,悟性很高的孩子。

“县主,赵十姑娘”亭外的宫女突然出声“皇上和皇后娘娘到畅春园升戏了。”意思就是她们也该去了。

婉桦拉着雅淳的手,在璃榆和雅淳的小丫头陪护下,和那宫女去了畅春园,听的昏昏欲睡时终于得以出了宫,各自归家休息不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