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嫡变庶

第八十六章 厨房纵火

重生之嫡变庶 穿越咪咪 2299 2013-03-20 10:34:58

  这厢婉伊正坐在榻上为吕睿辛缝制衣衫,听有人回禀说婉雅三人来到还惊讶了一下,忙让请进来。

“请三姐安”四人见了礼,婉伊让了座,坐定后又上茶果点心,忙了有一会才说上话。

“妹妹们几时来的,怎么不提前送个信儿”婉伊看上去还不错,想来吕家也不敢太苛责她。

婉雅三人对视一眼,婉桦是最有说话的权利的“三姐姐不知道?昨个儿就送了拜帖了。”

婉伊听后尴尬的一笑,那笑容苦涩而又凄凉“我的情况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内宅牢牢的攥在我婆婆手里,我现在就是个瞎子聋子。”

“姐夫也不管吗?”婉雅看着婉伊叹气“三姐姐怎么不和姐夫说。”

“还能说什么?婆婆借口我不懂算计把权都拢了过去,那小沈氏反而比我更像主母呢”婉伊说着就垂下泪“现在谁还敬我是主子啊。”

“姐姐的成算都吃回娘肚子里去了”婉桦这话说的重“她只是小门小户出来的泼皮癞子罢了,姐姐可是昭国公家的正经嫡出的姑娘,怕她做什么,那小沈氏纠个错处打杀发卖还不是你说了算,姐姐和妹妹都能过上几招反倒拿她们没办法了。”

婉伊听的是又气又恼,最后只能红着脸看着婉桦,这时蘑菇带着食盒进了屋子。

“太太,午膳来了”蘑菇就是当初的那个翡儿,香菜是翠儿,这是到婉伊这改的名字。

“你们姑娘午膳就吃这个?”婉雅狠狠的瞪着那青菜豆腐“你们姑娘正是要进补的时候你们不知道吗,怎么敢上这样的东西。”

“每日膳房将饭食送来,院子里也没有小厨房,只能这样”蘑菇低头回到。

“璃柟璃焱,你们跟着蘑菇香菜,带上粗使婆子跟我来”婉桦腾的站起来,这吕家欺人太甚,满桌子的清汤寡水,分明是想要了婉伊的命啊。

“十妹妹,姐姐知道你为我好,可闹将起来哪里还会有姐姐的好”婉伊忙拉着婉桦“求妹妹给姐姐一条生路吧。”

“三姐姐,你好傻啊”婉丽上前来回婉伊“你如今是什么身子,她们是想要你的命啊。”

“可是........”婉伊刚张口就见婉桦已经带着两个丫头怒匆匆的去了。

沉默的婉桦散发出骇人的气场,一路行过来无人敢拦阻,早有人去通报了吕沈氏,也有人去报了吕睿辛,婉桦是最先到的厨房,厨房散发出的阵阵肉香让婉桦失去了冷静,那是她赵婉华的姐姐,再是不好也不该沦落到此境地。

“蘑菇,你来干什么?”厨娘看见蘑菇有些诧异“可是还食盒,拿来吧。”

“今天太太的饭食好了吗?”璃焱上前一步,将蘑菇推到后面,那厨娘看着璃焱,白了她一眼。

“不是送去了吗?”厨娘径直忙手里的活,没把婉桦当回事“怎么?今天不想吃了?”

“是啊”婉桦排众而出“你今后都不必吃了,璃柟璃焱,蘑菇香菜,你们知道要怎么教训咬人的狗吗?”

“奴婢知道”璃焱躬身行礼“咬一口就拔了牙,咬两口就断四肢,咬三口就扒皮抽筋,想来不会有第四口了。”

“说的对”婉桦环视静下来的厨房众人“你们听好了,今天你们太太吃不上的东西,你们谁都别想吃。”

那厨娘见事情不好就想跑,被璃柟拎了回来,惯在地上,扑棱下了一堆的火,眼看就在柴堆起了火,众人忙要救火,那厨娘也尖叫“火火火,快救火啊,都杵着干嘛,小心你们的皮。”

“都给我看着,谁敢救火我就把她扔火里当柴烧”婉桦的脸被烧起来的火映的红红的,厨房一时无人敢动,婉桦很满意“你们太太的饭食呢?”

厨娘们压根没做哪里拿的出来,饭食都有定数的,给了太太就少了别人的,不给今天看样子是不能善了了。

“你们在做什么?”吕沈氏迈进厨房见地上已然起火“快救火,你们都是死人啊。”

“不许动,别忘了我说了什么谁想试试”婉桦分毫不让“今天就是都烧了,最多我赔命给你们,我赵家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我是不怕,吕老太太,您.......怕不怕?”

“你到底要干什么?”吕沈氏脸色青白——被气的白,吓的青“这是吕家,不是你赵家,轮不到你撒野。”这下厨娘们总算明白这位是哪来的煞神了,昭国公府的姑娘啊,那气真是吓人的很,都很后悔听了吕老太太的话。

“您的意思是想看着这些厨娘们为吕府陪葬了?”婉桦不答反问“你们今天要是拿不出你们太太的饭食,我就去顺天府告你们私吞主母月例,那可是背主的罪,都给我想清楚了。”

“姑娘,姑娘奴婢怎么敢私吞主母的月例银子”一个厨娘崩溃了,接着就是所有的厨娘,她们只是拿人工钱的,不想搭上命“是老太太交代的,只允许奴婢们给太太上那样的饭食,不是奴婢们主意,奴婢们只是听命行事啊,求您饶了奴婢们吧。”

“一派胡言”吕沈氏胀红了脖子,气梗梗的“你们信口雌黄,污蔑我。”

“原来如此”婉桦拿起一旁的水瓢将那火浇熄“那就是婆婆侵占媳妇嫁妆还有害命了。”

厨娘们见火熄灭了顿时松懈了下来,只是无意识的顺着婉桦的话点头,吕老太太的暴怒让她们惊醒。

“你竟敢污蔑朝廷命妇,老身定要去禀告皇后娘娘”吕沈氏的脸已经变成紫红色,婉桦看着都怕她晕过去。

眼尖的璃柟看见了吕睿辛,拉拉婉桦的衣袖,婉桦突兀的哭了起来“老太太,姐姐回娘家一样像样的衣裳首饰都没有,姐姐小产还在恢复身体,可您竟让厨房每日给姐姐清粥小菜,姐姐会受不了的求求您行行好,婉桦在这给您跪下了。”

说着就真的跪下了,连带的璃柟璃榆和蘑菇香菜也跪下了,只有吕沈氏和她带来的人站在厨房门口,吕睿辛阴沉着脸进了厨房。

“母亲,这是怎么了?十姨妹怎么还跪着”吕睿辛不能去扶婉桦,只能在嘴里说“蘑菇,快扶你家十姑娘起身。”

“老太太不答应给姐姐一条生路,婉桦就跪死在这里,好让我们姐妹九泉之下做个伴”婉桦摆开蘑菇的手“原想着就算吕老太太不待见姐姐,可也不至于害姐姐性命,可,可,今日所见婉桦实在是心寒,看男爵也是个好的,可竟这样的心狠。”

“十姨妹快快起来”吕睿辛看看糟乱的厨房“此处不是谈话的地方,到正厅去说可好。”吕睿辛下意识的不得罪婉桦,他凭着这种直觉在战场上活了下来,他一向信奉的。

“男爵可见过姐姐的饭食”婉桦还是不起,心中想的是这身衣裙是新的,大概不能穿了“等男爵见过了妹妹再起也不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