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嫡变庶

第九十四章 处置

重生之嫡变庶 穿越咪咪 1956 2013-03-20 10:34:58

  “菀姨娘可想说你怀着赵家的骨肉,我不应该这样对你”婉桦伸出双手,看着淡粉色的指甲,轻轻的抚摸“菀姨娘,一月时四哥哥得了怪病,子嗣不继,虽然经过了名医的诊治说是能治好,可也不是月余就能治好的,菀姨娘的肚子有几个月了?五个月?六个月?还是七个月?”

谢蔓儿脸色突然变的很难看,她确实怀孕了,可她就是不知道孩子是谁的,她想将孩子压在赵甯和的身上,这样她就在赵家站稳了脚跟,没想到赵甯和居然得了这种病,看来她是难逃一死了。谢蔓儿想到这反而平静了。

“等爷回来禀了爷”宁露恶狠狠的看着谢蔓儿,眼中仿佛射出了千万把刀“你就等着暴病而亡吧。”在大华除了正头太太,或是有子嗣的姨娘,其余暴病而亡的姨娘通房等都不得进入家族的祖坟范围,最后不过是一具棺木葬在乱坟岗的下场,因为人们都相信暴病的人会给家族带来不吉。

方三家的回禀了老太太,老太太只是问了谷哥儿是否好,就没再提别的,老太太算是默许了三房独自处理了。婉桦和宁露照顾谷哥儿直至其醒来,可由于惊吓和受凉着实病了一场,宁露为照顾儿子也累病了,这让甯和心中愧疚,两人感情升温,在年底查出了宁露再次有孕,这算是意外之喜,当然,这是后话。

甯和知道了谢蔓儿的事沉默了许久,最后同意了宁露的说法,三日后,菀姨娘暴病而亡,一具薄棺将人抬到乱坟岗,随便的埋了。

婉桦知道这事后也就只是点点头,这就是后宅,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到东风,没有谁是永远的赢家,可却有一招棋差永远的输家,代价就是性命。

“北边怎么样了?”婉桦领着雁迩和璃柟出了老太太的院子,一路去了常进院,路上梅花盛开,每年这些梅花重栽,开春花败又砍伐掉,年年复始,花钱流水一般,果然是红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璃淼传来消息,说是回鹘已经退去了,看来会消停几年了”璃柟掩嘴一笑“姑娘,姑爷今年回来可是会升迁的,而且官职不低哦,您的亲事有着落了。”

“璃淼也要回来了?”婉桦完全无视璃柟的抽风“那她的住处找好了吗?”

“姑娘不必担心”雁迩圆圆的脸庞,圆圆的眼睛笑起来弯弯的“听璃焱姐姐说璃淼姐姐已经给她去过信了,璃焱姐姐已经帮璃淼姐姐找好了住处了。”

“璃柟”婉桦对着常进院的守门婆子点头“你还真打算做老姑娘啊,快快嫁出去,免得你姑娘我还要操心。”

“姑娘就会欺负奴婢”璃柟撅嘴,闷头跟在婉桦的身后进了屋子。

“谁惹了我们的璃柟姑娘啊,说给我听听,奶奶给你做主”宁露看着撅嘴的璃柟心中好笑,准是又惹着婉桦了,自己又吃了闷亏。

“奴婢没事,谢谢四奶奶垂爱”璃柟退到门口不再向里走,是人都看得出她在生气。

“嫂嫂不必理会她”婉桦挎住宁露的胳膊“她都快成老姑娘了,就怕最后埋怨我是个刻薄主子。”

“我当是什么事”宁露回过头看着璃柟“回头奶奶给你找个好的,保准你家姑娘同意。”

“奴婢屋子里还有事,奴婢先回去了”璃柟脸色平静的出了屋子,望着天空,他们相识时也是这样的一天,她在河边收拾猎物,他饿昏在河岸的另一边.........

“谷哥儿可大好”婉桦看向室内,有稚儿声音在读书“三字经的字已经认全了啊,谷哥儿还真是聪明啊。”

“哪里,比不得大哥家的棠哥儿”赵郝棠一岁时就能读百家姓,三岁时已经能背诵诗词百余首,在赵家的郝字辈是头一份。

“嫂嫂还是调理好身子再生一个才是真的”婉桦拉着宁露坐在外间椅子上“谷哥儿自己一个确实单了点,妹妹识得一位妇科圣手,嫂嫂何不请人来看看。”

“妹妹费心了”算是同意了,通过了菀姨娘的事宁露意识到后院里还是子嗣重要,靠男人不如靠儿子女儿。

“十丫头来了,快进来”谢氏在内室听到说话声,询问了丫头高声召唤婉桦“和你嫂嫂说什么悄悄话呢,快进来,谷哥儿等着给他十姑姑念书呢。”

“母亲还是耳聪目明的,女儿想偷个懒都不成”婉桦笑着跟在宁露身后进了内室“谷哥儿,来,十姑姑看看,长沉了没有。”

“谷哥儿每天都吃一碗饭呢”谷哥儿张开双手让婉桦抱起他“可母亲让谷哥儿吃青草,谷哥儿想吃肉,不吃草。”

“谷哥儿不吃草长不高哦”婉桦将谷哥儿放在谢氏的身边“而且会经常喝苦苦的要哦。”

谷哥儿满脸的苦恼,思量了半天终于下定决心“谷哥儿不吃苦苦的药,母亲,儿子以后都吃好多的草,儿子要长高高的,像父亲一样。”

“阿弥陀佛”宁露拉着婉桦的手“好妹妹,嫂嫂要好好谢谢你了,要早知道这么容易就能让他吃青菜,嫂嫂何苦每日追着他吃饭。”

“嫂嫂也不必放在心上,昂哥儿也是个不爱吃草的主儿”婉桦捂嘴吃吃的笑“我特意熬了补药给他喝了十天他就好好的吃饭了,要是没有那场大病,谷哥儿也不会听我的。”

“十姐姐可是实打实的喂我喝了十天的汤药呢”甯昂大步跨了进来,给谢氏和宁露婉桦行礼“请母亲安,请嫂嫂按,请姐姐安。”

“昂哥儿下学了”谢氏照例问了几句“身边人伺候的可还尽心,吃饭了没有。”

“儿子已经吃过饭了”甯昂笑眯眯的回了谢氏的话“身边的人伺候的也尽心,只是四萍姐姐已经二八的年纪了,儿子思量是不是该重新挑人进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