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嫡变庶

第九十六章 选人落定

重生之嫡变庶 穿越咪咪 2244 2013-03-20 10:34:58

  话已经说的很明白了,婉桦突然觉得杨奕玦闹不好也是穿越来的,不然怎么敢做出这么让人脸红的事,当着未过门的太太的面就谈论亲事。

“好好”老太太很是高兴“请你回去告诉你家老太太,明日老身要到庙里还愿,定请高僧合个好日子。”

“得嘞”陈嬷嬷起身行礼“有您这句话奴婢就算是不负大爷嘱托,奴婢这就告辞了。”

“今儿就不留你了,改日定请你吃酒”方三家的送陈嬷嬷出了门,老太太喜滋滋的看着婉桦“你明日就不要去了,晚上将绣活拿出来我看看。”

这是在说绣嫁妆的事了,众人都明白,纷纷和婉桦道喜,婉桦心中升起一股子怪异的感觉,说不上是什么感觉,只是有些胸口闷,心仿佛被悬起来一般,她打起精神将这怪异的感觉驱离,和众人应酬。

次日,婉桦送了老太太带着谢氏和秦氏出了门,和姐妹们说笑了一会就回了院子,片刻就有人来回婉桦,牙婆带着人来了,婉桦使人去叫了甯昂进内院,曲氏也领着水灵灵的小丫头一字排开在院子里,等着主家的召见。

甯昂目不斜视的从一众人面前走过,有胆大的小丫头偷偷的觑视甯昂,都带着好奇童真,没参杂其他的情绪。

“昂哥儿,快来”婉桦拉过甯昂的手,看着日渐成熟的男孩“看看可有中意的。”

“姐姐做主就好,为了这么点子的事巴巴的把弟弟找来”甯昂坐在婉桦对面,将璃柟递过来的茶一口喝尽“回头不是还要姐姐拍板定案。”

“这次姐姐完全不会插手了”婉桦笑着看甯昂“你总要自己学着看人,何况都是你屋里伺候的人。”

甯昂挑眉看了婉桦一眼,这是明目张胆的给自己挑姨娘通房呢?婉桦淡然的接下了甯昂的目光,你就快挑吧。

“请曲姐姐进来吧”婉桦示意鹤迩在她的下首放了一张圆椅,曲氏进了屋子对着婉桦和甯昂行了礼。口中称十姑娘,八爷,婉桦叫了起,赏了座。

有人领着三个一队的丫头站在屋子中央,站了五六排,婉桦看着这些水葱般的女孩们,心中多有感慨,她们家挑剩的,还是送去别人家,不知道最后还有几个能活到寿终正寝。

“你们都会些什么?都报一下”甯昂也不客气的直接越过婉桦问道,曲氏愣了一下,看相婉桦,见婉桦没有任何反映心知为何也就不动声色了。

“奴婢会针线.......”站在第一排中间的女孩回答道,甯昂点点头,其他的丫头也仿佛得到了鼓舞纷纷报上自己擅长的,婉桦看向最后一排的那个女孩她一直都没说话,显然也不会是不能说话的,不然曲氏也不能带她来。

“最后一排最后一位,你叫什么?会些什么?”甯昂也注意到了她。

“奴婢只识得几个字,不会做活”那女孩仿佛没把自己卖身为奴的事实当回事。

“那就留在昂哥儿的书房吧,昂哥儿书房里都是小厮,心思不比女孩”婉桦点头,那女孩诧异的看了婉桦一眼,恭恭敬敬的对着二人磕了头,站到一旁。

甯昂对着婉桦撇撇嘴,明显在说她食言,婉桦淡然一晒。甯昂指着刚刚先说话的丫头和另外几个丫头,一共留下了六人,四个贴身伺候,两个书房伺候的,婉桦仔细看过,觉得也妥当了,就和曲氏契据银两两清,把这些丫头都归到了二等里头,书房伺候的归到了三等里头。

甯昂在婉桦这里吃了饭,早年分了院子,甯昂就不怎么么进内院了,婉桦倒是时常去他的院子见他,甯昂也三不五时的送东西进来,国公府里都知道她们姐弟发感情好,婉桦掌着家,下人对甯昂也客气的很。

“你最近有听到什么信儿吗?”甯昂坐在贵妃椅上,看着歪在榻上的婉桦“我可听说姐夫要封侯了。”

“三姐夫不是也封了侯吗,有什么奇怪的”婉桦一只手支着身子,一只手喝着茶,看也不看甯昂一眼。

那能一样吗?甯昂很无力的扶额“我真的发现你现在完全不思考事情了,这两个人有可比性吗?吕姐夫在军中可是比杨奕玦多混了快十年啊,才混了个侯爷,杨奕玦升迁的这么快会不会出什么问题啊。”

“能出问题也不是杨家的问题,那个人着急了”婉桦将书扣在榻几上“看来这次他的病真的很严重了,已经严重到他不得不动手的地步了。”

“那要我做什么吗?”甯昂这些年已经通过婉桦慢慢积攒了一些人脉,显然他也想在浑水里摸条鱼。

“什么都不许做”婉桦严厉的语气让雁迩手中的针猛的扎进了手指,她皱着眉头退了出去,婉桦盯着甯昂“你真的以为你翅膀硬了吗?你知道你能积攒下着捏人脉是被皇帝默许的吗?你以为你能浑水摸鱼吗?你还是想再次死在你的自负上?”

甯昂惊讶的看着婉桦,从他刚出生那次见过婉桦这么极言令色的样子就再没见过婉桦对谁这个样子了,他很荣幸的享受了第二次。

婉桦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激烈,垂下眼“你对他太不了解了,他敢于提前为未来皇帝扫清障碍,就一定有十足的把握,而且一定会将参与其中的异党一举拔出,你运气好就是流放,运气不好就是株连九族的大罪。”

“可是你有那个和他对抗的实力啊”甯昂不明白为什么婉桦一直只是观望而不动手。

婉桦扯开一抹微笑“因为无论他选谁做皇帝,皇帝就只会是廉王,我要他眼睁睁的看着他属意的皇帝人选死在他面前,而他最不想给的人就是我最支持的人,这个游戏这么玩才好玩啊。”

甯昂无语的看着婉桦,她太了解那个人了,那个人看似属意廉王,可何尝不是将廉王推至风口浪尖,只是不知他属意的人到底是哪位皇子了。

婉桦看着甯昂的样子无声的笑了一下“你想想,这几年谁不显山不漏水的干了实事儿,还让外人担了美名,在朝廷上既不出头可也不落人后的。”

甯昂想了一会,惊讶的看着婉桦“竟然是十一皇子瀚郡王?可他不是才十六而已。”

“可你别忘记了,瀚郡王母家曾出过墨氏族长太太,现如今也有人在墨家。”墨氏是谋士家族,全族上下皆可为人出谋划策,是以在朝代更迭的乱世也稳如泰山,不可撼动。

“那你是要你安插在他的身边人动手了”甯昂毫不怀疑这些皇子身边都有婉桦的人。

“还不到时候”婉桦疲倦的闭上眼睛“我可以慢慢等,我有许多的时间可以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