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嫡变庶

第八十九章 见面不相识

重生之嫡变庶 穿越咪咪 2300 2013-03-20 10:34:58

  九月初六原本是杨家给婉桦下聘的日子,可因为新晋的皇贵妃娘娘召见婉桦,杨奕玦也刚刚赶回来,还未来得及休整,这几厢赶到了一块,两家商议改就挪到的初十。

初六的一早,婉桦被薛嬷嬷打扮妥当,带着璃柟跟着老太太一同进了宫,皇后推说身子不好就没见这祖孙二人,老太太带着婉桦在凤寰宫外磕了头,就被人引到了仪瀛宫。

“臣妾(民女)拜见皇贵妃娘娘”老太太和婉桦恭敬的给皇贵妃行了全礼,岚皇贵妃一反常态的受了她们的礼,叫起的声音也有些冷漠。

“本宫感念昭国公太太昔日爱护照顾之情,特招太太进宫封赏”皇贵妃一面说话一面在微微侧脸,好似在说给谁听一般“听闻贵府的十姑娘与镇远将军府的大公子定了亲,下聘在即?”

“是,娘娘”老太太看看那遮的内堂严严实实的帘子,垂下头“十丫头是和杨家大爷玦哥儿定了亲,三日后就下聘了,劳您惦记。”

“杨家大爷可有十八了吧”皇贵妃敲着案面“十姑娘才十二吧。”

“娘娘圣明”老太太点头“听闻是因杨大爷要去军中历练,一去就是几载,十丫头年纪就够了,成亲就不是问题了。”

“国公太太考虑的周全”皇贵妃看着婉桦“你可有要求,你祖母已赏无可赏,封无可封,你即定亲了就封赏你好了。”

“民女不敢”婉桦扁扁嘴,看着皇贵妃“只要娘娘贵体安康,圣上千秋百年,这既是婉桦所愿也是国公府的所愿。”

“你这丫头”皇贵妃呵呵一笑,用手扶扶嘴角“既是这样,那就听本宫的,就赏你长幼有序,嫡庶有别这四字的懿旨好了。”

“民女谢娘娘垂爱”婉桦跪拜,有了这八个字,杨家的嫡长孙一定是自己所出了,那位如夫人闹不出什么幺蛾子了。

“你起来吧”皇贵妃是举止优雅,婉桦默默的起身站在一旁,后殿里出来一位小宫女,在皇贵妃耳边说了几句,皇贵妃点点头,挥退她“老太太随本宫到内堂吧。”

“是,娘娘”老太太起身,婉桦扶着老太太在皇贵妃身后进了内殿。

“你去外头看着”皇贵妃吩咐江恭使,不,江女史亲自守着门,拉着老太太向内室里又走了一段,才开口“刚刚皇上在了,说是想见见婉桦,澜儿才会如此对待老太太,老太太莫怪啊。”

“臣妾自认还是了解娘娘的”老太太顺着皇贵妃的手坐在榻上,婉桦则立在一旁“娘娘何必与臣妾说这样外道的话。”

“老太太就是心思通透”皇贵妃呵呵一笑“怪不得教出的孙女也如此玲珑。”皇贵妃赞赏的看着婉桦,心里很是欣赏她刚刚的随机应变。

“民女当不得娘娘的夸奖”婉桦敛身一礼“只是祖母和母亲教导有方而已。”

“难得你的孝心也是好的”皇贵妃将手上的玉镯撸了下来,递给婉桦“这个赏你戴着玩吧。”婉桦见老太太点头,才接过玉镯,谢了恩。

“娘娘此胎感觉如何?与怀着廉郡王爷时可有不同?”老太太生过六个孩子,而且都活了下来,这在那时是会生会养的典范,何况还是一门的名宿,认识人家的媳妇都会请老太太看看是男是女,当然这仅限于相好的勋贵人家。

“晨起还吐的厉害可竟是什么都吃的,连鱼腥都不忌讳,可见这孩子是个好的,这么照顾娘亲”皇贵妃笑着抚摸平坦的肚子“老太太,您看我这胎是男是女?”

“娘娘月份还浅,待娘娘过了六月臣妾再来看看”老太太担忧的看着消瘦的皇贵妃“娘娘既然吃的好怎么还是如此的消瘦?”

“说来奇怪,我每日进食七八次,可吃过不久就会饿”皇贵妃笑容温和“可能是因为有了身孕吧。”

“太医没来看过吗?”老太太拉过皇贵妃的手帮她号脉,老太太曾担任过女子的军医官在军队时,所以也可看出一些病症。

“太医不就是那些话,什么因有孕而夜思难寐,多温补,也是不必开安胎药的,可我就是日日的瘦了下来,不过我觉得还好,没什么不对头的。”皇贵妃看着老太太没头紧缩,心中也担忧了起来“可是有什么不对吗?老太太。”

“娘娘,您的身子可承受不住的啊”老太太紧紧的抓着皇贵妃的手“您的脉息尚弱,可时隐时无的分明是双生的脉息,臣妾敢求娘娘,以自身的安全考虑啊。”

婉桦一惊,漪澜竟怀了双生,那太医又是受了谁的指使不说此事,竟是要害的一尸三命啊,她看着同样惊讶的漪澜,心中升起了悲慌,廉郡王是难产,所以漪澜才多年不孕,今日用那亏空的身子去孕育两个孩子,难倒她终究还是不能走到最高的位置吗?这么多年的努力再次付诸东流?

“老太太说的可是真的?”皇贵妃摸着肚子,自问自答“一定是的,怪不得我这次觉得不一样了,原来是双生子呢。”

“娘娘,您的身子是不允许的”老太太苦口婆心的劝导“弄不好会一尸三命的。”

“老太太见多识广,澜儿自是相信的”皇贵妃红着眼眶“这是虞儿回来了,我怎么忍心让她再离开我,求您帮帮我。”

“可臣妾不会保胎啊”老太太急不知如何是好,突然转头看着婉桦,婉桦也正看着老太太,老太太咬咬牙“十丫头,你就说吧。”

婉桦福了一礼“奴婢认识这样的保胎圣手。可她的身份有些........”

“你既知道就告诉我”皇贵妃眼中的神采使人不忍心拒绝她“余下的我来想办法。”

“是,娘娘”婉桦又敛一礼“她叫艳彩,父亲是反贼,她是被卖到青楼的官婢,已经快五十岁了,她在一位前朝逃出来的嬷嬷手里学会了这一手的保胎之术,寻常人家是请不到她的,她最大的愿望就是想脱离官奴的身份,如若娘娘能帮她实现,想必娘娘定能平安生下两位皇嗣。”

“她现在在哪?”皇贵妃急切的问道“人可在京中?”

“她一直都在京中,只是很难再有人看见她了而已”婉桦坚定的说“民女可随时找到她,可进宫.......”

“只要你找到她我就能让她进宫”皇贵妃看着婉桦“你现在可说了?”

婉桦微微一笑,她不必担心漪澜了,她已经变的够坚强了“请娘娘附耳过来。”婉桦在皇贵妃耳边说出了一个地址“娘娘只说是婉桦想见她她自会出来。”

“如若你说的是事实,皇嗣和本宫都可平安”皇贵妃对着婉桦点点头“赵婉华,以后你和你信任的人都将是大华朝的重臣。”

“婉桦不敢奢求,只求一生顺遂,平安喜乐而已”婉桦跪在地上“婉桦在此谢过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