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嫡变庶

第九十章 下聘

重生之嫡变庶 穿越咪咪 2140 2013-03-20 10:34:58

  九月初九,艳彩作为养生嬷嬷进了宫,婉桦听了消息只是点点头,艳彩此次进宫十分的危险,自己已经和她说过了,可她执意要一偿夙愿,冒着九死的危险进了宫,这是她自己的选择,她没有置咄的余地,她也没有时间,因为杨家要来下聘了。

婉桦是第一次见到杨家的大家长杨镇远将军,想象中的威风凛凛的中年美男子没出现,出现的是一位个头只有五尺左右的胖子,婉桦很怀疑杨奕玦是不是他的亲生子,可这是不可能的,只能说明杨奕玦很像生母,婉桦庆幸他很像生母。

“呵呵呵呵呵”杨镇远的眼睛都已经没有了,还是用力的笑“咱们以后就是亲家了,老弟可要常常来找哥哥喝酒啊。”

“一定,一定”晋国也陪笑,可看的出他对杨镇远的提议不感兴趣“杨兄有一位好公子。”

“诶,哪里啊”杨镇远看看站在小秦琴氏身后的杨奕玦“我另一个儿子更优秀只是他怕抢了兄长的风头才没来的。”

屋里的气氛顿时冷了下来,老太太横了杨镇远一眼“将军此言差异,自古嫡庶有别,长幼有分,就算是再出色也不如嫡长子。”

杨镇远仿佛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误,只是连连点头,婉桦在内堂里听的直翻白眼,这杨镇远还真是不靠谱的人。

“小子莽撞”杨奕玦走到老太太面前,掀衣,跪下,动作行云流水“今日本是小子的好日子,可小子有话不得不说。”

“你是好孩子”老太太让他起身“起来说话。”

“小子万万不敢”杨奕玦拿眼觑着老太太身后的帘子“小子已经决定不承祖荫,成亲后即带着妻子到北疆,定要妻子封奉诰命夫人,请老太太允许。”

“不行”别人没说话,晋国就叫了出来“桦姐儿自幼娇养深闺,如何受得了那北疆的苦寒,何况,你是嫡长子你若不承爵除非特赦否则爵位将收归朝廷,你这是大不孝。”

“老三”老太太垂下眼叫住晋国,转问杨奕玦“你可有把握?你可知我赵家女儿千金不换?你有信心兑现承诺?你如何成全孝义?”

“小子并无把握”杨奕玦用手压在胸膛上“小子也知十姑娘跟着小子是委屈了她,但小子敢保证,小子可以用性命为十姑娘撑起一片天,小子会对十姑娘好”接着他说了让所有人震惊的话“小子将以终身不纳妾侍通房为保证,求老太太成全。”

“你只想到了妻子,可你的父母呢”老太太隐藏起满意的目光“你父亲年迈,弟弟幼小,你身为嫡长子可还有应尽的义务。”

“自古忠孝两难全”杨奕玦犹豫的说道“家中还有二弟和母亲,父亲身体硬朗,小子自会用实力为父母挣得荣耀,让父母安享晚年。”

“你真的下定决心了?”老太爷从门外大步的走进来,站在杨奕玦面前,不理会众人的行礼,在杨奕玦身上形成一片的阴影,杨奕玦顿时感觉压力倍增“你知道自己选择了一条什么路吗?你自己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吗?”

一连三个问句,问的铿锵有力,加上昭国公多年打仗的全身戾气,虽然已经荣养多年,也不是一个初出茅庐的杨奕玦能承受的,他被压迫的滞了滞,随即深深的点头。

“小子知道,也明白小子能做什么”杨奕玦很是坚定的仰头看着昭国公“小子可以做到。”

“哈哈哈哈哈哈........”昭国公仰头大笑“杨将军,你儿子比你强”转头看着老太太“今儿桦姐儿的事我就应了。”

“父亲”晋国皱起眉头,不赞同的低唤“桦姐儿是娇养惯了的,北边常年的冷寒,儿子怕桦姐儿的身子受不住。”

“胡说”昭国公轻拍桌子“咱家的女儿虽是养在深闺,可也不是娇柔不堪的姑娘,北边虽苦,可也不是让桦姐儿去练兵,无碍。”

“国公爷说的是”小秦氏心疼的看了杨奕玦一眼“可这是玦儿独自决定的,不如问过十姑娘再论。”

老太太低头对方三家的吩咐了两句,方三家的就退到了内堂,老太太对着昭国公努努嘴,昭国公咳了一声“奕玦起来吧,地上怪凉的。”

“谢祖父大人”杨奕玦看上去一本正经还是个顺杆爬的性子,昭国公闻言在心中暗笑。此子不可限量,这是他对杨奕玦下的最终评论。

老太太招呼众人喝茶,晋国焦急的看着内室,唯恐婉桦会做出他最不想看到的决定。

“老太太”放三家的轻步走上前,对众人行礼“十姑娘说,女子自该三从四德,在家从父出嫁从夫,今日聘礼已过,自当遵从夫君所言,北疆再苦也有人在那活的很好,我自认不会比任何人相差分毫。”

“哈哈哈”昭国公抚须大笑“老三,这才是赵家的女儿,赵家女儿不愧千金不换之名。”

众人皆笑,晋国勉强的笑了一下,不过须臾就放下了,她是什么苦都吃过的人,还怕什么苦寒,自己真是多虑了。

“老太太,众太太老爷都等着唱聘呢”门外芍药的声音准确的传进各人的耳中,昭国公请了杨镇远带着晋国去了中院,老太太携着小秦氏和谢氏尾随其后,分内外院的隔开,中间就是聘礼,早有粗使婆子和小厮等着传话进去。

“各位老爷太太,今儿是十姑娘的大好日子,按云南的风俗小人将为各位唱聘”昭国公府的大管家赵郭儿笑呵呵的说道“请各位老爷太太听清喽。”

他深吸气“活雁一对,御赐玉如意一柄,御赐芙蓉玲珑冠一顶,御赐景泰蓝双耳瓶一个,金勃勃一篮,赤金头面一抬,暖玉镯、金镶玉镯一抬,镶宝头面一抬,各式布匹十抬,吃食用具二抬,漱洗用具二抬,梳妆用具二抬,琉璃西洋镜一抬,土块六抬,瓦块六抬,礼金一万两。”

众人听的咂舌,三十几抬不算多,可都是实打实的东西,每抬都是满满当当的东西,刨除御赐的东西足有三万两吧,东西的质地是顶顶的好啊。

“你们说这十姑娘的陪嫁还不得十万两啊”某位小军衔的太太羡慕的说道。

“你不知道这十姑娘的亲外祖可是云南王,介时添妆还不得几万两啊”知晓内情的太太贡献出第一首情报“这十姑娘的嫁妆到时可有的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