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嫡变庶

第九十二章 流年已过

重生之嫡变庶 穿越咪咪 2111 2013-03-20 10:34:58

  封胤六年,梁帝大病一场,在群臣的强烈建议下将传位密旨置于龙椅之下,并下旨将由众国公首辅共同开启,并密旨于各人,昭国公府自然也是有的。

婉桦看着嫁给廉郡王之后愈显贵气的婉雅,刚生下长女的婉姿,将于二月嫁人的婉梵还有明年出嫁的婉丽,昭国公府已经不会遭到血洗的危机,这其中她所付出的心力已不可数,她很是感慨。

“十妹妹,唤了你几声了,你想什么呢?”婉梵近一年来对婉桦很是亲近,可能是家里只有她们三个年纪相近的女孩的原因。

“妹妹在想,还有两天就是十五了”这年的冬天格外的寒冷,婉桦很是担忧嫁到北边去的璃淼“出了正月八姐姐可就要嫁人了呢。”

“你是个坏人,就知道打趣人家,越来越没羞了”婉梵扭捏的转过脸,看着众人看着她,跺脚用帕子捂上了脸。

“十妹妹今年也十五了吧”婉雅摆弄着彩色的甲套“何时及笄?”

“说来也巧,就是一年的最后一天”婉桦笑眯眯的看着婉雅,完全看不出她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六姐姐记得送份大礼来啊。”

“怪不得你八姐姐说你没羞”老太太抱着婉雅的大儿子,抚摸着他的头“还有张嘴要礼的,六丫头你给她一车的锅巴,看她羞也不羞。”这时的锅巴是祝贺生子的。

“祖母想送也可以”婉桦厚着脸皮的看着老太太“那您要再等两年。”

老太太听的一愣,转眼就笑了起来“快替祖母拍她一巴掌,那是大家闺秀该说的话吗。”

婉梵脆生生的应了,对着婉桦的右肩膀就是一巴掌,婉桦被打的龇牙咧嘴的,乖乖的认错。

说笑了一会老太太就乏了,婉雅领着廉王的长子梁衍晦去了渐琢院接被秦氏抱去的二儿子梁衍靳,婉桦闲来无事就到了常进院。

“你快去给我找,少了跟汗毛你们都给谷哥儿陪葬”谢氏扔的东西打的帘子都鼓起了一块,可见用了多大的力气,婉桦眼皮一跳,快步进了屋。

“母亲这是和谁生气”婉桦对着门口打帘子的梅姨娘点头,不着痕迹的瞄了一眼她六个月的肚子“奴婢服侍的可是不尽心?”

“十妹妹”谢氏没说话,宁露倒是先迎了上来“谷哥儿不见了,我一刻钟前还见他在耳房玩着的,只是喝了一口茶就找不见了,十妹妹快帮我找找,谷哥儿可是我的命啊。”

宁露生赵郝谷的时候难产,说是子嗣艰难了,平日看谷哥儿和眼珠子一样,这不见了还不要了她的命啊。

“嫂嫂莫急,待妹妹前去看看”婉桦疾步出了正屋来到耳房,只见已经被翻的乱糟糟的,婉桦一阵的头疼,这还能看出来什么?“是谁带头翻查的?”

“是奴婢”婉桦对着周辉家的点点头“小少爷不见是奴婢就命封锁了院门,将耳房能藏人的各处都查找过了。”

“人都在哪?”婉桦让璃柟和鹤迩逐一看过,看向白茫茫的院子“都带到正房去,你再找人去查树丛和屋子外面,一寸寸的找,那人不会有机会将谷哥儿带出去的,再叫人熬好姜汤棉被,找到人就马上灌姜汤。”

“是,奴婢疏忽了”周辉家的咬牙指挥人去搜,婉桦则回了正房。

“十妹妹,怎么样?”宁露焦急的抓着婉桦的手,谢氏也满脸的急色,婉桦拉着宁露坐下,暗自观察那些人。

“不出一炷香准能找到,嫂嫂和母亲请放心”婉桦注意到右手边的一个丫头看了她旁边的婆子一眼,心下了然“那贼人也在此处,待兰嬷嬷回来就有分辨了。”

话落听见一阵吵闹,周辉家的抱着冻的脸色发青的谷哥儿进了屋子,也顾不上行礼,就给谷哥儿灌姜汤,又忙褪换沾满是雪的衣物,将他裹的严严实实。

“再起三个火盆来”谢氏跟进去也插不上手,急恼的呵斥丫头,锦绣忙去拿火盆,锦绸帮着周辉家的打下手,宁露早就哭的喘不过气来。

“鹤迩”婉桦淡淡的唤了一声“右边的两人拿下,去院子里跪着,谷哥儿不醒就让她们跪到死为止。”

“奴婢冤枉啊”那两人在忙跪下求饶“奴婢冤枉啊.......”

“你们再吵到谷哥儿休息我现在就杖杀了你们”婉桦这两年在国公府说一不二,不过她性子良善,下人也不常见她处置人,所以见她如此的淡薄的说出这么狠绝的话都是一凛,泥菩萨发起火来也怪吓人的。

二人只是哭着也不敢再哀嚎,鹤迩带着人很容易的就将她们拉出了正房,让人站在廊下看着她们。

“梅姨娘,您身子重了,还是回去歇歇吧”婉桦虚扶了梅姨娘一下,梅姨娘感激的看了她一眼,行了半礼退了下去,她今日也着实吓着了“请大夫去给梅姨娘瞧瞧,把今天的事和葛巾说一下,别惊动老太太。”

璃柟使人去请大夫,亲自去老太太院子里和葛巾说了,嘱咐了瞒着老太太,葛巾也不敢藏着就说给了方三家的,方三家的惊的半响没说出话来,随后嘱咐朱红好生伺候老太太,亲自到了常进院,见了院子里跪着的人就是一人一脚,给两人踹了个仰壳儿,还是鹤迩拉住了她,这才没当场要了她们的命。

“奴婢见过十姑娘”方三家的给婉桦行过礼,快步的进了内室“奴婢见过三太太,四奶奶。”

“琼嬷嬷怎么来了?”谢氏强笑着招呼方三家的“十丫头,招呼琼嬷嬷,实在对不住您,我这里乱的很。”

“三太太说的哪里话”方三家的探头看谷哥儿,见小脸红润,知道没有大碍了才放心“奴婢听闻那些黑心肠的敢暗害嫡孙少爷,待奴婢这就去审问,问出了幕后主使一并打死交差。”

“母亲,大夫来了,您让大夫给谷歌看看”婉桦扶着谢氏坐到了一旁,老大夫低头上前给谷哥儿诊脉,好一会才起身转到外室。

“大夫,我儿可好?”宁露紧盯着老大夫的身影,完全没在意男女大防,事实上屋子里没人理会这事。

包养~~包养~~包养~~包养~~包养~~包养~~包养~~包养~~包养~~包养~~包养~~包养~~包养~~包养~~包养~~包养~~

咪咪求包养~~~~呜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