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嫡变庶

第一百零三章 进府

重生之嫡变庶 穿越咪咪 1966 2013-03-20 10:34:58

  云南王的门外有管家模样的人正站在门口,远远见到璃柟跟在一辆车旁,就知道是表姑娘来了,忙大开中门,卸了门槛,竟是让马车驶进了王府,让各家派来的探子惊掉了下巴,这云南王可是连皇子都让门口下车的,这普普通通的车里坐的究竟是何等人物,竟让云南王这么重视。各自回家通知主子不提。

婉桦进了二院才下车,换了软轿,被粗使婆子抬着到了正堂,门口站着一位穿大红蔷薇缠枝云纹肩背大花八幅裙三十多岁的妇人,笑着迎了上来“妹妹可来了,老祖宗都问了几十次了。”

婉桦略抬头,对着妇人行了礼“有劳小嫂子了。”这位正是长房嫡幼子俸夙侃的正室赵氏,婉桦的生母卓卓是俸家最小的姑娘前边和她离的最近的孩子比她年长十三岁,她是云南王妃四十有四时意外怀上的孩子,从小在家几乎是由嫂子们看护长大的,造成了婉桦是他们这辈中最小的姑娘,甯昂自然是最小的少爷,她们的大舅舅家表哥现今已经快六十了,婉桦表示很无奈。

赵氏刚想和婉桦说两句就见门帘子被打开了,出来一位容长脸二十左右的妇人,对着婉桦和赵氏行礼“娘,老祖宗听见小姑姑声音正问着”说着还给两人打帘,赵氏止了话拉着婉桦进了正屋,过了正堂没停留径直去了西厢,只见这屋子里站着的坐着的竟是挤了一屋子的人,婉桦每次看见这场面都好笑,只是见到白发苍苍的云南王和云南王妃,一股子酸楚怎么也压抑不住,婉桦忙疾走了几步,跪在地上,像主位上的两人跪行上去。未等话说出口,泪已经模糊了眼。

“你这狠心的,一走几年也不见你来看看我,外祖母还能看你几眼.......”云南王妃的话说不下去,只是捶了婉桦几下,搂在怀里痛哭,云南王假作无意的偷偷抹了眼,余下妇人都拿着帕子抹着泪。

好一会,一位白发妇人上前劝道“老祖宗要小心身子,婉丫头来了就好,以后在这京城长使人接了她来玩就是了。”

“是孙女的不是,惹了外祖母伤心”婉桦给云南王妃擦了泪“祖母小心身子,孙女还想在外祖母的膝下承欢呢。”

说来云南王与云南王妃都已九旬有二,在这个朝代算是长寿的了,众人心中都明晓婉桦说的承欢膝下是宽慰王妃的,云南王府已经四世同堂了。

“我的钦钦”,云南王妃叫的是婉桦的乳名,是卓卓给起的名字,王妃摸着婉桦的发髻,仔细的看着她“你都要嫁人了,要是你娘能看见......看看我,你也累了吧,快棋咯,领着你们姑娘去歇着。”

婉桦想着王妃千里远来,刚歇息了一日哪能休息过来,就和众人告辞出来,果然她走后屋子里的人就都散了,婉桦随着柯嬷嬷去了东边厢房,王府虽大,可与云南的王府无法比的,婉桦就住在王妃的后面小院里,原是给姨娘通房住的,可云南王的姨娘通房这次都没跟来,云南王妃特意着人修改打通了屋子,特意给婉桦住的。

婉桦进了小院,院门正对着的是正堂,左右各一个厢房,西侧就是卧房,东侧就是暖阁,挨着院门东侧的是库房,西侧是小厨房,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婉桦扶着璃柟的手在一个梳着双丫髻的小丫头打开的门帘下跨进正屋,正屋对着们有一扇屏风,绣着喜鹊登枝的银色暗纹样,阳光照下来闪闪发光,婉桦点点头,转过屏风后面是一张太师案,摆着一张太师椅,案下摆了两张靠背椅,两张小几,墙上挂着一副猛虎下山的画,左右各两个书架,完全的书房模样。

婉桦转到东侧,暖阁磊着一张炕,炕上铺着一层中厚的褥子,炕上东侧有类似多宝格的架子,只是比较宽,有四床锦被叠在上面,都是婉桦惯用的样式和料子,角落里有两只官窑的白底青花五子捧花的大瓶,大概是夏天用来装冰祛暑的,有桌配了四张凳子,桌上有一个茶具还有一只小花瓶,看着也是官窑的彩瓷,插着几只开的艳红的红梅,另有一些洗漱用具。

婉桦扶着璃柟又去了西侧,卧房临窗有一张小榻,上面有婉桦喜欢的靠枕和薄被,满满的堆了一床,千工拔步床,围着厚厚的锦布,每隔三指就有两条带子系在床上,床顶盖下来的锦布做成了花边带穗的样子,和床的红是一个颜色,床两边挂着四五层繁复花样的帘子,炕桌还立在旁边,等着它的主任使用,床后是恭室,不必细说,前边也是两个大瓶,只是换成了牡丹缠枝的模样,令洗漱用具等。

婉桦坐在榻上,璃柟已经去铺床了,婉桦笑着让小丫头给柯嬷嬷搬了杌子“真是太劳烦嬷嬷了,您家里可好?”

柯嬷嬷笑眯眯的谢了婉桦坐下,“老奴家里都好,又填了一个孙子,您给奴婢家举哥儿的金锁老奴还没给您磕头呢”说着就要下跪。

“嬷嬷可别,您这是干嘛,您是知道我的,我不爱那些虚礼的”婉桦一把扶住柯嬷嬷“嬷嬷年迈还是安养的好,本来我还想着将您要了去将军府的。”可看见这样苍老的外祖母,婉桦立时改了主意,婉桦还是要在府里留个能信任的人。

显然柯嬷嬷也想到了,“老奴还是在王妃跟前伺候吧,您身边都是得用的,老奴去了也是讨嫌。”柯嬷嬷打趣的说了一会,见璃柟已经铺好床了,忙告辞出去了。

婉桦让璃柟帮着宽了衣睡下了,璃柟守着婉桦见她睡了,去吩咐外头将地龙火墙烧的旺旺的,她去小厨房吩咐厨娘做了好磕化的东西,在灶上热着,璃柟又吩咐小丫头看好姑娘,去了上房回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