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嫡变庶

第一百零五章 开始

重生之嫡变庶 穿越咪咪 1951 2013-03-20 10:34:58

  婉桦跟着老太太拜见了云南王和云南王妃,就被打发出去了,自是不知道杨奕珏来拜见老太太和王妃没见到婉桦失望透顶,逗的一众女眷笑个不停。

婉桦是云南王家的外孙女,不管众人私底下怎么说,明面对待婉桦和别家嫡出姑娘是一样的,再说还是在人家外祖的地盘上。

“赵十姑娘今儿来的可晚了。”说话的人是婉桦的“舫画庭”的一员,虽然第一批“舫画庭”的姑娘们出嫁多半,可还是有隐隐听说这舫主是眼前之人,自是有心交好。

婉桦淡淡的一笑,“今儿个车队都快排到午门去了,想快也快不了啊。”婉桦拉着她的手,随意的坐在一旁的石凳上,石凳上都铺着厚厚的毛垫子,亭子都围着绸布,烧着火盆,挡风又暖和。

“可不是,听说叫的上名号的都来了呢。”亭里另外一个姑娘凑近俩人低声说,“杨将军家的庶出子女来就算了,侧室也来了,这来都是正头太太,就有的看了。”

和婉桦拉着手的姑娘觑了婉桦一眼,见她还是笑脸盈盈的心才放下,又悄悄瞪了那后来说话的姑娘一眼,“他们家除了这点也没别的不好了,你嫁过去就是正经的嫡长房媳妇,完全不必理会他们。”

那后说话的姑娘惊的吐吐舌头,倒也直率,“原来和杨小将军定亲的是姐姐啊,妹妹嘴快,给姐姐赔礼了。”

婉桦倒是看了她一眼,笑着摇头,“张妹妹心直口快,比那口蜜腹剑的好的多,他们家宠妾灭妻也不是秘密的事,和我又有什么关系,一群奴才罢了,不值费心。”

张姑娘笑的眼睛咪咪的,抚掌,“姐姐真是深的我心。”

“好啊,合着就我中间当了坏人,白担心了。”那姑娘佯怒着松开二人的手,知道俩人又是叫姐姐又是拿吃食的伺候才都好了。

杨乌媞见到婉桦就是这种场面,暗暗咬牙,凭她庶出的身份在一众嫡女中间,还隐隐有众星捧月的架势,以后进了府还不永远压在她头上。

“赵家十妹妹在这呢,叫我好找。”杨乌媞扶着丫头的手款款走上亭子,婉桦直接无视她,婉丽见状从隐形人中解放了出来,给了杨乌媞台阶下。

“杨家二妹妹快来这坐。”婉丽即将出嫁,交际的圈子从庶女的圈子慢慢的出来了,又有未来妯娌帮忙引荐,所以婉丽也是和这群嫡女们交际的。

杨乌媞面色缓了缓,顺着婉丽就坐了下去,婉桦是无所谓,可世家嫡女自是有自己的傲气,也无人理会她,慢慢的杨乌媞就尴尬了起来。

“赵十妹妹许久不出门,可是病了?”杨乌媞看着婉桦,眼中闪过意思怨毒“下个月就迎亲了,妹妹这么出来似乎不太合适。”

“哦?现在杨二姑娘是在和我讲规矩吗?”婉桦很惊异的看着她,“原来镇国将军府还有规矩可言,失敬,失敬。”

“赵婉桦,”杨乌媞猛的站起来喊了一声,她是最听不得别人说他们家没有规矩的,因为父亲宠爱母亲她出门就被人指指点点,稍微门户好点的都看不上他们家。“你别欺人太甚,你可也是要嫁进府来的,瀚郡王可是亲口说了父亲治家有方的。”

“瀚郡王?”婉桦眯了眯眼睛,心思已经转了八百圈,“瀚郡王不是去江南查看织造了吗,这都走了快四个月了,杨将军可没跟去吧。”话里满满的不信。

杨乌媞得意的扬扬头,“一年前父亲和瀚郡王偶遇,还打听了家中的女孩,还夸了父亲治家有方,父亲还赴了瀚郡王的宴饮,等以后我发达了你可不要来求我。”

亭中众人顿时无声静默,有一些“舫画庭的”女孩偷偷的觑向婉桦,果然见到了婉桦笑着目露凶光的怪异表情,背后都是一寒,看着炫耀完离开的杨乌媞的背影,深深觉得那是个作死的人,随后“舫画庭”受到帮助的太太和姑娘们收到了“舫画庭”的第一次的消息——挖出瀚郡王所有的事情,连宠幸哪个女人,每顿吃了多少米,事无巨细;离间家族和瀚郡王之间的关系。

打听一个人不被发现她们有的事办法,可离间家族和瀚郡王的关系就上升到政治层面了,可她们当初都是立过誓签过契约的,自是几家欢喜几家愁了。

过了晚宴婉桦就要闲着了,东西收拾的差不多,她的嫁妆也绣完了,大红的嫁衣金丝线,银丝线滚边,端的是大俗,可成亲就是越华丽越好,婆家才不会看不起嫁过去的姑娘。婉桦将打赏的荷包都拿了出来,和璃柟雁迩一个个装着金银裸子,还有一些装着小额银票的。

“姑娘装着玩一会就是了,仔细手疼。”刚装了三四个荷包的婉桦看看一脸担忧的林嬷嬷很是无语,这就拿裸子再装进去就结束了,抽带都是有个小丫头做的,手疼在哪?

“嬷嬷快去看看姑娘留下的东西,可仔细了,姑娘说不定会马上去北疆了,可别保存不好了再坏了姑娘的东西。”璃柟笑呵呵的拉着林嬷嬷的手,林嬷嬷一听赶紧出去了。

婉桦看了笑笑,“皆鑫和碧焱把消息传出去了吗?”

璃柟安稳的又坐了回来,手中没停。“已经传出去了,他拿回来的一定没有有用的,那边要通知准备吗?”

婉桦摇摇头,“还没到时候,不过快了,你通知他们按兵不动,不要在这关键的时候出了岔子。我等着看戏呢。”

“奴婢明白。”璃柟和雁迩动作麻利的将荷包装完,婉桦见还剩下不少的裸子,随手给了抽带的丫头,自去歇息。

“对了,把给九姐姐填妆礼收拾好,明儿我就送去。”婉桦说着已经睡了过去,这一觉她睡的很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