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嫡变庶

第一百零一章 备嫁

重生之嫡变庶 穿越咪咪 2354 2013-03-20 10:34:58

  婉桦心中微微一愣,她都忙的忘记了这件事,想着这几天将军府的热闹,在心中发笑。

老太太扫了婉桦一眼,笑的见牙不见眼“好好,杨太太可说了何时是吉时?”

齐婆婆从怀里拿出了红绸缎包裹的一样东西,小心的打开,拿出里面有合期的红纸,恭敬的交给老太太,老太太忙将东西交给方三家的,方三家的拿着红纸跟在甯昂身后去祠堂供奉,等成亲当日由婉桦包着压箱钱带去杨家,在杨家祠堂焚化祭祖;齐婆婆看着方三家的走出去,笑呵呵的拿出另一张红纸展开给老太太过目“将军夫人嘱咐老婆子一定要老太太和谢太太过目选出吉时,将军夫人和益老太太共同选了几个吉时。”

老太太看了看,点头让谢氏拿去看“把我的黄历牌儿拿来”芍药忙应是,须臾回转给老太太递上黄历牌儿,玉版给老太太拿过西洋眼镜,老太太仔细的对照几个日子。“老三家的,你看看下个月十五怎么样?月初嫁姐姐,月中嫁妹妹,也省的和你娘家外甥的亲事撞日子。”

谢氏下意识的看了婉桦一眼,婉桦装娇羞的低着头,齐婆婆眼尖的看见这一幕,这嫡母看庶女颜色的还真少见,这新娘子可是有几分手段啊“都听老太太的,您体恤儿媳,儿媳高兴还来不及呢,只是时间有点赶吧?”

老太太点点头“十丫头,你的嫁妆收拾好了吗?”老太太这问话让齐婆婆心中一惊,这哪有新娘子自己打理嫁妆的,回去得和杨家通个气。

“劳祖母和母亲费心了,已经都打点妥当了”反正也只是带常用的过去,贵重的还是放在赵府,她很快就去北疆了,没什么费心的。

“齐家妹妹,就下个月十五了”老太太接过方三家的递来的红包“麻烦齐家妹妹多多费心了。”

“应该的,应该的”齐婆婆用手不着痕迹的掂了一下红封,轻飘飘的程度是银票了,立时吉祥话成筐的往外送,见说的差不多了就起身告辞了“老婆子还要去将军府回复,就先走了,下个月十五来迎接新娘子过门。”

“好好好”老太太连说了三个好,吩咐玉版送齐婆婆出去。转头吩咐婉桦和谢氏“十丫头有什么不懂的就来问你母亲,老三家的最近多辛苦,”

“媳妇省的(孙女省的)”谢氏和婉桦齐声应了,老太太也觉得乏了,众人方散了。

婉桦送谢氏回了常进院,和谢氏逗了一会谷哥儿,应了晚膳一起用,就回了院子。

薛嬷嬷已得了信,开始有条不紊的收拾东西,送到北疆的要现在就走了,先走了可以提前安置好,不好搬运的就留在赵府,等婉桦和杨奕玦在京城定居时再搬走,常用的要随身携带的要精简一下。

婉桦就负责将嫁妆在半月内绣好,然后装箱,再然后和小姐妹们聚聚,招待一下来参加亲宴的亲戚家的姑娘们。

璃柟可是忙坏了,登记,查点,封箱都要一一查看,还要时不时的帮婉桦绣绣打赏的荷包什么的,一天恨不得有四十八个时辰,还是婉桦看不过去了,让她别在自己眼前晃悠,她才专心打点嫁妆去了,鹤迩,萤迩帮婉桦绣打赏用的东西侍奉婉桦饭点茶水,雁迩帮薛嬷嬷的忙,林嬷嬷一把抓院子里的事,这还有一个半月可不能出一点点问题。

婉桦舒舒服服的过了二十天,一切打点妥当,得到了一个大好消息,云南王沙牙米奉旨进京参加皇帝的大寿,年后才会回云南,婉桦得到消息时云南王一家已经进城了。

“几位舅舅舅母都来了吗,表哥表姐表弟表妹们呢,表外甥表侄子们也都跟来了吗?”婉桦实在是很惊喜,这是意想不到的好事啊。

“舅老爷舅太太和表少爷表姑娘们都来了,小爷们都被留在云南了”鹤迩忙帮婉桦穿鞋穿衣,口中不停的说道“王爷王妃传了话来,请姑娘明天去府上小住几日。”

“谁来报信的?可说了外祖父和外祖母身体可还好?”婉桦已经穿戴好,说话间已经出了内间,“人还在祖母那吗?”

“姑娘”薛嬷嬷的声音有些大,婉桦的脚步顿了顿,疑惑的看了薛嬷嬷一眼,薛嬷嬷挡住了婉桦的路“姑娘外家是安国侯谢家,云南白家不是姑娘的外家,您可记住了?”

婉桦微微垂下眸,退回屋内,淡淡的说了生知道了,璃柟心疼的上前一步,却不知道说什么,薛嬷嬷叹了口气,给婉桦倒了茶,璃柟不顾还有人在拉着婉桦的手,想通过这样传递给她力量,婉桦默默了好久,抬起眼,扯出了一丝难看的笑容“我没事了。”

鹤迩自从在婉桦身边伺候就没见过婉桦这个样子,她家姑娘从来都是自信安稳淡泊的,看来她家姑娘到底还是被身份束缚了,但是这样的婉桦也让她觉得自家姑娘更接近人了,更是用心的服侍了。

“十姑娘,老太太吩咐奴婢请姑娘过院一趟”葛巾在门口看着屋子里的低气压,笑了笑“云南王妃身边的柯嬷嬷来了,老太太说请姑娘们去见见。”请了众人也免了只请婉桦落了谢氏的脸面,婉桦还有一个月就出嫁了,老太太尽量避免这对“母女”的矛盾,用心良苦啊。

婉桦眼中闪过一丝感激,璃柟高兴的拉着葛巾“刚刚姑娘还在和奴婢置气呢,多亏了姐姐给妹妹解围了”璃柟一语带过刚刚屋子里的低气压“姑娘昨个赏了妹妹一匣子头面首饰,姐姐挑几样回去,算是妹妹的填妆,姐姐出嫁妹妹可能没办法回来了。”

葛巾羞红了脸,对婉桦行了礼就呗璃柟拉走了,葛巾随璃柟到了下人房,璃柟打开梳妆台上的一个红木的妆盒,妆盒有四层,金银玉宝石都有,璃柟拉开最下面的一层,是一整套的镶红宝石累丝头面,光看这数量就是值钱的,璃柟拿出另一个盒子,将头面装进去“这是姑娘的娘......姨娘给姑娘打的,姑娘说她年纪小压不住,赏了妹妹,正赶上姐姐的亲事,妹妹就借花献佛了。”

葛巾忙推拒“这么贵重的东西怎么能给我,姐姐随便挑一样就好了,妹妹的心意到了就好。”

璃柟笑着将东西装好“姐姐还不知道我们姑娘,手底下的好东西再养一百个我都养的起,这个给了姐姐,妹妹好找姑娘讨更好的。”璃柟没说,这头面就是卓卓打给婉桦赏人的。

“妹妹不吝姐姐就收了,妹妹的情谊姐姐无以为报,以后凡是有事姐姐帮得上忙的,妹妹尽管说就是了”葛巾的亲事是老太太做的媒,是个书生,家中只有老父,葛巾进了门就能是当家主母,这书生一生耿直,后来官至一品,只有一妻一个通房,通房一生没生育,他的三儿四女都是其妻葛巾嫡出,葛巾说话的分量也可想而知,帮助婉桦良多。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