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嫡变庶

第一百零四 宴饮相见

重生之嫡变庶 穿越咪咪 1801 2013-03-20 10:34:58

  婉桦在云南王府不能多呆,第二日傍晚王妃就让她的小儿子把婉桦送了回去,俸夙侃拜见了老太太,顺便传达父母的意思,请赵家主子去王府宴饮,初初入京自然要和众勋贵走动一下,老太太表达了一定会去后俸夙侃就留下两车的见面礼离去了,婉桦将东西分派去各院后也回了院子休息不提。

由于云南王府入京不久又有婉梵的亲事,所以宴饮定在半个月后,这半个月里京中知名的制衣铺子忙的不可开胶,所以婉桦又小赚了一笔,虽然她不怎么在意这点小钱,可璃柟可高兴了,因为婉桦把这些钱都赏给了院子里的人,作为婉桦的贴身大丫头兼心腹,璃柟发了比小财,被薛嬷嬷笑话了好一阵。

紫禁城,历代君王御极之处,是大华最顶尖的权利中心,也是大华最肮脏黑暗的地方,一座座宫灯照耀的如白昼的宫殿倒影出来的暗影仿佛一个个吃人的怪兽,这倒影里又有多少的冤魂在嘶吼,在婉雅的潜移默化下廉王越来越觉得皇宫是个吃人的大牢笼,太极宫皇帝正襟危坐在龙案之后,太极宫分两个部分,面北一侧是上朝听证的地方,面南处是皇帝处理事务及休息的地方。

“儿臣拜见父皇,父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廉王自封王起就在宫外居住,皇帝旨意待其驾崩后所有皇子王爷再行前往封地。

“起来吧......咳咳”皇帝捂着嘴咳了两声才接着说话“云南王家要宴请京中勋贵,你的王妃会去吧。”说的肯定目光灼灼。

廉王没抬头也感觉得到这位皇帝的目光“是,云南王的小女儿是赵家三房的一位.......妻妾。”廉王找不到词形容卓卓,不是姨娘也不是妻。

“你也去吧”皇帝盯着儿子的头顶半天,收回目光“你知道要怎么做吧?”

廉王微微皱眉,声音却无波无澜“儿臣明白。”

“你退下吧”皇帝低声说后又是一阵闷咳,这次好久才停下。

“父皇保重身体,儿臣告退。”廉王躬身退下,在大殿门口和总管太监和清对了一眼,两人若无其事的分开。

“您慢走”和清躬身对廉王行了一礼进了大殿,他身后的是他的徒弟庆喜,庆喜笑嘻嘻的给廉王行礼。

“您有事吩咐,师傅要伺候圣人忙的很,奴才很闲。”庆喜仿佛丝毫不在意这是来来往往的太监宫女,直言予廉王。

廉王眼神暗了暗,“时间太晚了,我要尽快出宫,你就替我给母妃请个安吧。”抬手示意他的贴身太监福喜给了赏,福喜拿着荷包及塞给了庆喜,两人一同进宫,又是一处来的,自然也亲近。

“奴才偏的您了。”庆喜也不看就塞进了衣袖,“您慢走。”庆喜看见廉王的身影消失的在夜色里,掸掸衣衫吩咐小太监看着,独自去了仪瀛宫。

“奴才给娘娘请安。”庆喜给花漪澜请了安,谢了座。“殿下被圣人招进了宫,让奴才带给您请安。”

“难为他有心,和锦看赏。”和锦是花漪澜的贴身大太监,听见话忙将手里的荷包塞给庆喜,庆喜忙起身给花漪澜磕头。

“云南王府半月后要宴请勋贵,圣人忧心云南王初初入京就说请殿下去帮忙看着。”庆喜低声快速的说完话,躬身告退“奴才还要伺候圣人就不久留了,娘娘安歇吧。”

花漪澜使人送走庆喜,敲着炕桌“和锦,他对我的真心还真是真的很呢。”和锦自然不接话,就听花漪澜自言自语接着说,“还好本宫没选错,欠了本宫的都要十倍,百倍,千倍,万倍的还回来。”

平静的日子飞快的过去,转眼就到了宴请当日,赵家就留了徐氏在家照应,全员出动,这些年皇宫朝贺都只是有诰命的赵家妇带一个要出嫁的女儿去而已,这次全员出动自是很是浩大的动静。

婉桦和婉丽一辆车,剩下的妹妹还小都和母亲一起坐车,婉桦闲闲的玩着手上的尾戒,冰种的红翡翠,细细的样子,上面细看是繁复的花纹,不说材料就说工艺比贡品只高不低。

“妹妹今儿性质不高。”婉丽用手稍微扶扶头上的步摇,这是婉桦送来新衣时一同配来的。

“只是无聊罢了,都是一堆的人,吃不好也玩不好。”婉桦最不耐烦的这种聚会,宫宴从来都不去。

“说的也是。”婉丽赞同的点点头“还有一群势利眼加小心眼的姑娘们。”说完捂着嘴笑笑,“上次那个李国公家的孙女还被她们挤兑的哭着回家了,想想就好笑。”李国公孙女长的好看,性子也是真的不好,说话又尖酸,看不起庶出,上回不长眼的得罪了郡主,被一群宗室女挤兑的好久都没出门。

两人说着马车停了下来,婉丽扶着丫头的手先下了车,有去前面扶老太太下车,婉桦刚走下车就感觉到哟视线定在她身上,她顺这目光看过去,就见她的未婚夫婿站在一辆马车旁,看见婉桦眼中闪过亮光。婉桦对他微笑,行了一礼,他忙回礼。

杨奕珏傻愣愣的看着婉桦的身影消失在朱红大门内,小秦氏掀开轿帘看着杨奕珏的傻样捂嘴笑了一会,“珏儿,快走吧,一会还要去拜见亲家老太太。”

杨奕珏一听,眼睛亮晶晶的,忙指使马夫快快驾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