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嫡变庶

第一百零六章 成亲

重生之嫡变庶 穿越咪咪 2473 2013-03-20 10:34:58

  十五这日一大早婉桦就被挖了起来,古代都是晚上的婚宴,婉桦觉得不好,可也没办法,她可以让大华停止运作可改变不了人的观念,但是为什么一大早的就要起来呢,想着婉桦就问了出来。

服侍她沐浴的璃柟偷偷笑了一声方开口,“姑娘现在沐浴,然后还要将发拭干,还要请全福人给您上妆,等着姑爷上门,拦一拦又是时间,您要招待来送嫁的姑娘们,等姑爷过了关迎了您还有拜堂,之后是宴饮,忙的很呢。”

婉桦觉得除了头发干的时间长点其他就是一个过场而已,无可奈何的接受了,困的打着盹,坐着睡了一会赵家的姑奶奶们就陆续的回来了,添妆的东西也都给了婉桦。

婉桦迷迷糊糊的晾干了头发,被人伺候着穿上了嫁衣终于清醒了,来送嫁的人才都进了屋子陪伴,婉桦的屋子几乎没怎么变,除了一些常用的,还有一部分送去了北疆,不像别的姑娘家出嫁的屋子空荡荡的,赵家人都知道婉桦不打算搬走东西,也不见怪,外人也不好问。听着大家说的吉祥话,婉桦突生一种释怀的感觉,她如若和那人在一起是不会有今日这样的场面,想必在老去时会遗憾吧,人生而不得是最难忘的,却不见得是最好的选择。

“老太太来了。”璃柟跟着嫁妆去了杨府,今儿守门迎客的是雁迩,婉桦对这个稳妥的丫头很是放心。

众人忙都起身问安,老太太示意众人安坐,走到婉桦面前,把她按在梳妆台前,接过方三家递过来的玉梳,顺着婉桦乌黑柔顺的头顶梳向发尾,口中念念有词:“一梳梳到尾;二梳我哋姑娘白发齐眉;三梳姑娘儿孙满地;四梳老爷行好运,出路相逢遇贵人;五梳五子登科来接契,五条银笋百样齐;六梳亲朋来助庆,香闺对镜染胭红;七梳七姐下凡配董永,鹊桥高架互轻平;八梳八仙来贺寿,宝鸭穿莲道外游;九梳九子连环样样有;十梳夫妻两老就到白头。”

众人大惊,这是亲娘才能做的事,这姑娘是南边对女儿的说法,赵家好像是南边过来的吧,这可不是随便能说的。

婉桦听着泪眼婆娑,她最对不起的就是父母,那样的决绝带给了父母什么样的伤害她觉得自己永远也无法体会,心中默默叫了两声娘,婉雅知道婉桦的过往,加之现在做了娘亲,知道老太太心中的苦,亲生女儿就在身边也不能相认,还要以祖孙相称,心中不忍,转过头抹抹眼角。

众人谁不知道内情,可从二人身上散发出的浓浓的伤心之情感染了这些多愁善感的太太姑娘们,方三家的早在老太太念完第一句时就泪流满面了,老太太太苦了这么多年,终于得偿心愿了。

“新嫁娘可不兴哭,”方三家的胡乱的擦干了眼泪,拿着红绳,对着婉桦恭敬的说:“奴婢给您净面。”说着用细细的红线在婉桦脸上轻轻的绞滑,一会就算完成了开脸这一程序。

“祖母快歇歇吧。”婉雅把老太太扶到榻上坐着:“您把全福人的活都干了可怎么成,您没看见简孺人都不好意思了。”简氏是王府笔帖式的妻室,正八品的小官,就算婉桦是庶女可也不是她一个小小孺人能做全福人的,但是廉王现在正在启用这些没有背景的小吏,再加上婉桦根本不在意这点小事,不如给廉王做个人情。

“就是,老太太您歇着,我保管给十姑娘打扮的漂漂亮亮的。”简孺人十个利落的性子,虽然知道她能给这位国公府姑娘做全福人是托了她男人还有用的份上,也没有畏畏缩缩的,这位四十多的妇女是真真正正的用这个机会将自己和儿女带进了不同的道路,她一直都感恩婉桦和婉雅的,这份感激跟随了她的一生,甚至她儿女的一生。

婉桦对简氏微微点头,语气微轻:“麻烦孺人了。”

简氏笑笑不语,虽然前头该全福人做的都被做完了,简氏毫不在意,利落的给婉桦挽好髻,将满满的金玉头饰给婉桦戴了满头,又拿起胭脂水粉给婉桦画了妆,多谢穿越前辈们的改变,婉桦可以不用画大白脸,峨眉清扫,朱唇轻点,明明还有几分艳丽的脸庞变的端庄雍容,让婉桦眼睛一亮,闹洞房的婆家人想必也无法从她的身上找出缺陷的。

“谢谢您。”婉桦真诚的致谢,鹤迩忙给了简氏红封,这是规矩,所以简氏连看都没看就收了起来,口中说着沾沾您的喜气,接着退到一旁,等着新郎来了才会再有她的用处。45

婉桦由丫头扶着端坐在床上,千工拔步床早换成了红彤彤的帐子,帐子上右绣巨蟒,左绣彩雉,这是官家能用的最高规格了,和后世左尊不同,这个朝代是以右尊的。

刚说了没几句话,就陆续有客人上门,儿媳妇都在院子里迎客,老太太稳坐不动,陆续有女眷来给老太太请安,看新娘子,男客在门外问了安就去了外院,媒人忙着一切事宜,婉桦就听着喧哗热闹的院子,也仿佛听到了整个府邸的喜气,神色慢慢变的迷茫,其实也没想什么只是放空了而已。

“老太太,新姑爷已经出府了。”有小厮打听回来,谢氏忙来禀告,婉桦猛的惊醒,只见华丽雍容的谢氏款款走了进来。谢氏大方的赏了全府一个月的例钱,当然婉桦也没让她亏着,给她做了一件宴客服,虽然不能穿第二次了,可上头实实在在的用了金叶子,花朵都是小颗宝石,料子用的是贡缎,宫里品级不够的娘娘都用不着,注意是娘娘,五品以下能见过就是有幸了,这一副拆了还能做些小衣服,宝石可以镶嵌首饰,也可以赏人。

“赶紧把冠戴上。”老太太忙让简氏给婉桦戴冠,完全契合的头冠扣在婉桦头上,纯金打造的冠即使是空心的也还是重的很,还不算上面的珠宝珍珠玉石等。

等简氏将冠给婉桦戴好,众人眼前一亮的同时,心中很是震撼,是的,震撼,谢氏的衣饰虽华贵,但是只要有银子不怕做不出来,可婉桦这顶冠上头着实都是好东西,金刚石都是细细小小镶嵌在冠的所有空隙里,闪耀夺目,冠身不规则的镶嵌着各色宝石,正前的冠上是大颗的金刚石,稀奇在黄色、绿色、蓝色、褐色、粉红色、橙色、红色、紫色等各色金刚石,金刚石在大华还没有开采,这些东西都是海外进来的,众人见的最多的也就是透明色和粉红色,细细的金链从冠后方延伸到婉桦的额头,一颗水滴形状的黑色金刚石坠在婉桦额间,衬得婉桦皮肤更是白皙,冠身最边缘是一圈紫色的玉石包边,用婉桦的话说就是暴发户般的庸俗,可这些是手下那些人的心意,所以就只能做成这样了。

“好看,真好看。”老太太忙擦了泪,“今后你就是杨家的人了,以后相夫教子,我看杨家小子是好的,你要惜福。”

“孙女晓得了,祖母多保重省体,您曾外孙还等着叫您曾外婆呢”,婉桦轻轻的说,笑颜如花:“您放心,孙女已经多承家人照拂,孙女若侥幸能活的自在,定会不负祖母嘱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