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嫡变庶

第一百一十章 认亲(2)

重生之嫡变庶 穿越咪咪 2199 2013-03-20 10:34:58

  婉桦和奕珏两人双双走进正厅,顿时刺痛了一些人的眼,他的儿子已经20几岁了,还无法娶亲,都是这个小贱种挡着,又想起给婉桦的聘礼,这都是她儿子女儿的。

婉桦目不斜视的和奕珏一起给杨镇远和小秦氏敬茶,杨镇远不在乎的抿了一口就给了一个红包,算是完事了,小秦氏给了一套头面又给了红包,完全秒杀杨镇远。

“以后和珏儿好好过日子,好好开枝散叶。”小秦氏给杨奕珏娶了妻算是了解了心愿,杨乌绮的婚事完全可以交给婉桦这个大嫂了,她总算没辜负了益家姐姐情谊。

“儿媳谨记。”婉桦站了起来,将给公婆做好的针线恭敬奉上,由杨奕珏引着去认亲。

杨家没有什么亲戚,三代内没有,远房都在南边老家,认亲也就是一家子见见,包括所有杨镇远的姬妾们。首要见的当然是她正经的小姑子,婉桦让人给了一套头面,杨乌绮回礼是一套针线鞋袜。

“这是齐如夫人,”婉桦向着西首位的妇人微微点头,送上针线,在她复杂的眼神中收下了金步摇,当然都是由璃柟代劳的,杨乌媞见婉桦这么轻慢亲娘,顿时不忿,眼神恶毒的看向婉桦。

“二姑娘你身体好了?嫂子新婚不好去你病人的院子,你也是不好出来冲撞你大哥的新婚,嫂子今儿设宴就不邀请你了。”婉桦给了她针线,让璃柟等着回礼,转身去了下首小叔子处。

杨乌媞恨的差点咬碎了银牙,死命的将针线扔到璃柟脸上,璃柟的脸顿时红了一片,她面不改色一吭不吭的福福身,追着婉桦去了。

齐氏也恨的目赤欲裂,所以对璃柟的脸视而不见,小秦氏想要张嘴训斥,被杨乌绮拉了拉,也没说话,所以璃柟顶着这张脸招摇过市,还见了赵国公府来送银耳莲子汤的老嬷嬷,这镇远将军家的二姑娘在嫂子进门第一天就给了嫂子没脸,打了嫂子的贴身丫头,这丫头还是从小服侍大没嫁人的,身体不好还来冲撞嫡兄新婚,这歹毒姑娘各家夫人太太心里都有了数。这是后话不提。

婉桦终于见到了闻名已久的杨家‘二爷’杨奕珺,名字挺好,人长得也不错,可平白就能让人在他身上看到猥琐之气,眼神游弋,看着就不是好人的样子:“二叔。”送上笔墨纸砚。回礼就是一些小玩意了,婉桦都让璃柟收了,下面是双胞胎杨奕燕和杨奕韫了,除了笔墨纸砚还多了一些小孩的玩意。接下来的小孩子都是金镂空手镯和和镂空的小锁,不值钱,胜在精巧。

“咱们大太太真是全乎人,这送的东西都分个三六九等,一样的姑娘还有个不同,真是好心思啊。”齐氏不阴不阳的说了这么一句。

“大家规矩也没有嫡庶相同的。”小秦氏淡淡的撇了齐氏一眼:“珏哥儿媳妇儿也没做错什么。”

婉桦垂眼潋目,不动声色的在杨奕珏左后一步稳稳的站着,对齐氏的话充耳不闻,她是堂堂国公府姑娘,父亲是三品大员,在外也是封疆大吏,她亲母乃是云南王幺女,自小比皇后也不差,她虽只是记名的嫡女,但谁不知道她身份有多特殊,敢给她脸子看的只怕都是没脑子的。

“老爷,您替妾身做主啊。”齐氏一转眼就拿着帕子嘤嘤的哭泣起来:“珺哥儿也这么大了还没定亲,夫人紧着珏哥儿,全然不顾珺哥儿也叫她一声母亲。”

婉桦听着这魔音穿耳,心中烦闷,挪挪脚,将重心交给扶着她的璃柟,她昨夜初次身体疲乏,又起了早,身体的不适让她心情低落,怒点极具的降低。

“你不是看中了方家大姑娘了吗,自去提亲就是。”小秦氏甩下这一句,对着杨镇远说道:“老爷和珏哥儿前头去吧,军中同年早早递了帖子,这几天怕是要劳累您了。”

杨镇远答应了一声径自往前头去了,奕珏忙向小秦氏揖了一礼,又对婉桦点头,快步追了上去。

“没事你们都散了吧。”小秦氏起身拉着婉桦的手:“你还没见过瀛哥儿吧,来来,午饭就在我这用吧。”

“那就劳烦继母了。”婉桦笑着顺着小秦氏走了,气的齐氏头晕,忙也回了院子请了太医,说是心中郁结病了十天才慢慢好了,婉桦乐的她不出门给自己添堵,自过自己的日子,这是后话不提。

小秦氏生的这位瀛哥儿不像双胞胎,眉眼间有七八分像杨奕珏,还是个小胖子,婉桦很是喜欢,那小胖子也喜欢婉桦,一岁不到抱着婉桦不撒手,拉都拉不开。

“瀛哥儿这手劲可真是大,以后也是个做将军的料。”婉桦抱着她给喂了水果泥,他吃两口看看婉桦笑笑,很是可爱:“继母的福气在后头呢。”

“你还不如叫我姨母呢,继母继母的显得生分。”小秦氏慈爱的看着杨奕瀛,“我倒是想让他从文,像他两个哥哥一般,上战场我哪里舍得。”

“继母说的是。”婉桦没回答小秦氏的话,这称呼是变不得的,没的让人说不懂规矩。

“你也累了吧,就在这榻上歇歇吧。”小秦氏很善解人意的说了几句就指着暖阁的睡塌说道:“让大姐儿陪着你歇歇,你们也说说体己话。”

“多谢继母,女儿眼馋看嫂子很久了,可轮到我了。”乌绮搂着婉桦的胳膊扭了一阵,引得二人笑了一阵,婉桦也确实疲乏就去了暖阁休息。

杨乌绮也不说话就笑盈盈的看着婉桦,婉桦也当不见,歪着头一会就睡了,不知睡了多久,婉桦听到声响惊醒,顺着屏风看去,只见有丫头影影绰绰的来回走,想是摆饭了。

“嫂子醒了。”乌绮笑的诡异,婉桦哪里不知道她想什么,面无表情目不斜视的由璃柟和萤迩服侍着起了,“嫂子怎么不理我,妹妹可是想和嫂子亲近的。”

“你还不够和你嫂子亲近。”小秦氏笑着由丫头扶着进了暖阁,几步走到婉桦跟前扶起了她:“以后咱们娘们见面的时间多了,哪里这么多礼。”爱怜的摸摸婉桦的脸:“你这细皮嫩肉的去了北疆哪个地方还不知道要吃多少的苦。”

“继母怎么说着说着就伤感了。”乌绮抱着小秦氏的胳膊:“嫂子就是个晒不黑的,保准三年回来还是现在水水嫩嫩的样子。”

“谁你都打趣,有没有规矩。”小秦氏轻拍了乌绮一下:“饭都摆好了,快来吃饭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