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嫡变庶

第一百零九章 认亲(1)

重生之嫡变庶 穿越咪咪 2084 2013-03-20 10:34:58

  众人只说了半个时辰的话就散了,婉桦在璃柟的伺候下摘了首饰帽冠,洗了玫瑰精油花瓣澡,换了件水红的常服,暗红的喜鹊登枝,类似三件套睡衣睡裤和睡袍,给杨奕珏准备的也是一样的,不过换了花样而已。

“姑娘,奴婢嘴笨,大太太,奴婢给您通通头发吧。”璃柟笑眯眯的把婉桦擦的半干的头发拿在手里,婉桦点点头,坐到了榻上,倚着鹤迩拿来的垫子看着书,头发垂在一旁,婉桦拿着玉梳慢慢的帮婉桦通头发,雁迩端来茶水糕点,门边的炉子上坐着水壶,屋子暖烘烘的。

婉桦哄着头发渐渐的有些昏昏欲睡,四个大丫头在屋里垂首而立,门口站着三个二等丫头,除了炉子上水的翻滚声无其余声响,在婉桦半梦半醒间被人抱起才猛的惊醒。

“大爷可吓死我了。”婉桦看清来人镇定下来,“怎么这么早就回了?”

“今天舅兄们高抬贵手了。”其实赵家这些男子们对每个妹婿都很是轻拿轻放,要是进不了洞房他们爹娘会抽死他们的。

“隔间里准备了热水,大爷快去洗洗。”婉桦嗅嗅推推杨奕珏,“丫头们都候着呢。”

杨奕珏笑着将婉桦放在喜床上,却没放开她,觑着丫头们都低着头飞快的在婉桦脸上偷了一吻,在婉桦惊讶的张着嘴看他时放开婉桦转身去了隔间,婉桦慢慢的闭好嘴巴,觉得脸烧得慌,她已经好久没和男人这样亲密了。

好一会,杨奕珏披散着头发出了隔间,丫头们忙去收拾,只半刻功夫就收拾妥当,璃柟伺候两人在床上喝了交杯酒,吃了子孙饽饽,放下床帐,熄了除了龙凤烛以外的灯火,领着丫头们悉悉索索的都退了下去。

婉桦看着龙凤烛散发的微微烛光,杨奕珏红通通的脸近在咫尺,她有一瞬的恍惚,随即清明,芙蓉帐暖,春宵苦短。

婉桦迷迷糊糊的张开双眼,看着不甚熟悉的帐顶,在身边搭过来一条手臂时反射性抓住,一扭,然后杨奕珏轻呼一声也醒了,龇牙咧嘴的将手臂收了回来,婉桦立时记忆回笼,故作镇定的看了杨奕珏一眼,淡淡的开口:“我昨天就是这么疼。”

杨奕珏马上不龇牙了,歉意的看着婉桦,“那我们休息几天吧。”说完就想给自己一巴掌,怎么不说一天呢。

婉桦本就心虚,胡乱的答应了一声就喊人,“璃柟,鹤迩。”

“大爷,大太太醒了。”璃柟在门外忙应了一声,“奴婢给您打开帐帘。”说完还等了一下见没有声音才小心目不斜视的和鹤迩一左一右的挂好帐帘,杨奕珏在鹤迩和萤迩的伺候下穿了婉桦一早准备好的衣饰,很是开心的摩挲了几下,看的婉桦瞪了他一眼。

婉桦洗漱好坐在梳妆镜前,慢慢的描眉画眼,将艳丽的脸硬生生化成了端庄的妆,杨奕珏吩咐了摆饭转回就见到了妆毕的婉桦,心中暗暗称奇。

“我有三天假,三个月后启程去北疆。”杨奕珏想了想:“你可以慢慢收拾再去,我给你留两队亲卫。”

“不必了。”婉桦没回头,照着西洋镜将花牡丹花花钿贴好,“我的东西还没收拾,就整箱带走就是了,箱子也打好了,等回门拉回来就是了。”

杨奕珏听了感动不已,这打箱子可不是一天半天的,这是早早就开始盘算了,她是打定和他一起走了。婉桦毫无所觉,两人一起用了饭,方收拾妥当。

“大爷大太太,秦嬷嬷来了。”这秦嬷嬷是小秦氏的贴身嬷嬷,是秦家的家生子,小秦氏出嫁时将奶嬷嬷打发回家了,就这么一个跟她嫁了过来,从小跟在她那宫里出来的娘学了一身的本事,小秦氏能在将军府过的去少不了她的“功劳。快请。”

婉桦忙起身,杨奕珏亦然,“劳嬷嬷跑这一趟。”婉桦对着秦嬷嬷福了福身。

“哎呦,老奴可受不起,大太太快请起。”秦嬷嬷扶了婉桦和杨奕珏坐了,规规矩矩给婉桦和杨奕珏磕了头,“恭祝大爷大太太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杨奕珏亲手扶起了她:“嬷嬷多礼了。”璃柟忙给了秦嬷嬷上等红封,秦嬷嬷笑眯眯的道了谢。

鹤迩已经将喜帕放在盒子里递给了秦嬷嬷,秦嬷嬷瞟了一眼就就收了起来:“老奴来带大爷大太太去祠堂给先夫人上香。”

婉桦垂眼,这小秦氏对杨奕珏还真是真心,璃柟将早准备好的香烛纸钱带上由秦嬷嬷带路去了祠堂,亲自将喜帕放在供案上,默默的退出了祠堂,在门外等候。

“娘亲,儿子带媳妇来给您磕头了。”杨奕珏亲自燃了香,和婉桦跪在供案前,三拜,璃柟和杨奕珏的小厮景缇将二人的香插进香炉,杨奕珏又向着牌位磕了三个头,婉桦亦然,礼算完了,杨奕珏亲自扶了婉桦,两人对视一眼,携手出了祠堂。

秦嬷嬷见了两人笑眯眯的接过装喜帕的锦盒,又引着两人去了正院,祠堂离正院不远,走了一刻多钟就到了正院,婉桦看着光秃秃的正院匾额很是诧异。

“原本是叫敬一堂的,我小时候就住这儿,继母嫁过来之后就磨了匾额的字,说她乃是继室,不必题字。”这是敬重先夫人了。杨奕珏对这位继母很是感激。

“继母是位有德行有规矩的人。”却嫁了个没德行没规矩的人,白白糟蹋了。

杨奕珏没说话,心中早就为继母叹息了几百回了,可当初若不是继母嫁过来,他和妹妹已经不再人世了吧,哪个继室会容忍前头的嫡子女压在自己儿女的头上。

正院的正厅里杨家大家长杨镇远和小秦氏端坐上座,身后站着杨家嫡长女,西侧坐着一位美貌妇人,娇娇弱弱的样子,打扮的光鲜亮丽,很有直逼主母的架势,身后站着她的女儿,再往下就是一位男子和几位男孩了,东侧坐了几位年轻漂亮的姬妾,有的身后站着或怀里抱着年纪很小的男孩女孩,粗粗数来有七八个孩子。

“将军,夫人,大爷大太太来了。”有丫头掀开帘子门口就出现了衣饰红艳的新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