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嫡变庶

第一百一十一章 杨氏

重生之嫡变庶 穿越咪咪 2352 2013-03-20 10:34:58

  吃了饭婉桦就回了院子准备晚上招待宴请小叔子和小姑子们,原本婉桦是要进宫谢恩的,皇贵妃怜惜她就进了言,允她第二日进宫谢恩,婉桦才能在新婚第一日在小秦氏这里用午饭,还能在院子里招待小姑子和小叔子们。

“鹿肉,羊肉都分切好,蔬菜都洗净备用了,姑娘,太太看看还需要什么?”鹤迩与雁迩早起就在忙活这些食材了。

“酱料给我尝尝,之前说的竹签要多多准备,还有丝网碳头也要多多备下,之前让做的铁箱子有几个都拿出来,姑娘们和爷们要分开,院子里的亭子围好了吗?姑娘们都大了,可不能受了凉。”婉桦吩咐完正赶上雁迩将调好的酱汁送来,婉桦就着雁迩手上的筷子舔了一口:“淡了点,拿下去重调。”雁迩自拿走重新做新的来。

“姑娘,大姑娘来了。”门外有小丫头小声通禀,紧接着就是问安的声音:“大姑娘好。”

“嫂子忙完了吗?”乌绮问着已经走到了西暖阁,对着婉桦福了福身:“我刚刚进院子已经看了那亭子,已经暖烘烘的了,那些器具也是新鲜,石椅都是热的,真不知嫂子哪里来的那么多的巧宗。”

婉桦笑着亲自给乌绮上了一杯热红枣茶,待她说完了才轻轻啜口茶:“都不是难的,石椅的底下都放了火桶,早早的填了木材燃上,熏一阵就是了,亭子建的檐长,用麻布细细的填好,再挂上三四层松江布和麻布就是了,即挡风又保暖,在亭子内周围放上火笼子,只是麻烦了一些而已。”

乌绮吐吐舌:“这还是麻烦点而已,我的好嫂子,这亭子高也有两丈,宽也有三丈多,这要多少的布料啊,更别说还要把一个凉亭哄热所费碳柴,嫂子这顿饭所办都快赶上全府所用的三个月了。”

婉桦笑笑没说话,哪止三个月,只今日所备银霜碳就足够全府一冬天所用了,不用说这些新鲜的肉食,都是高价购买活物,今日天亮就开始宰杀,要保证新鲜快马送到府里,在一个暖和的屋子里用冰冰着,布匹可是去了她两箱子的,但是那又如何,她还是不将这一点点放在眼里的。

“大爷二爷三爷四爷五爷来了。”雁迩见二人说话空隙进屋回禀:“去了耳房喝茶。”说是耳房却是婉桦布置好的会客厅,来人都是那边见的,离院门也近,很是便利。

“我买了果子,请三爷四爷五爷来尝尝。”婉桦笑着对林嬷嬷说,林嬷嬷忙行礼应是退下。半刻钟后林嬷嬷引着两位半大少年和一位小包子来了,二岁的五爷杨奕瀛穿着红彤彤圆滚滚的,配着胖胖的脸颊,甚是可爱,婉桦将他搂在怀里,摩挲他的头顶,拿外头买的果子逗他。

“嫂子给买了新鲜的牛肉羊肉,做了烂糊的肉羹,你们多吃点,烤的肉要少吃,你们人小肠胃受不住。”婉桦亲切的对着杨奕燕和杨奕韫说:“有果子酒,喝着暖暖身就是不可多喝。”

“是,嫂嫂。”两人笑着对婉桦一揖,然后由丫头和嬷嬷伺候着吃果子,婉桦这果子都是买的京中最具特色的,样式也多,吃着也是个趣。

“三姑娘和五姑娘来了,四姑娘自来脾胃弱,吃不得这些,她姨娘已经亲自来告了罪了。”璃柟在婉桦耳边轻轻的说着:“六姑娘还太小了,受不得这天气。”提都没提二姑娘。

婉桦点点头:“去请了大爷二爷,我们先往院子去了。”说着各自的丫头嬷嬷赶紧给主子们穿好毛披风大氅,拿好暖手炉,一群人去了院子里。

亭子里早就准备妥当,亭子入口处竖着一面屏风,将亭子内的光景遮的严严实实,亭子中的石椅石桌早就热乎乎的了,靠近两侧有两个长案,一个上头摆满了切好串好的肉食蔬果,另一个摆了一些笔墨纸砚和一些外头买的小东西,石桌上有个小炉上头温着酒,四周摆满了瓜果点心,里侧是两个大大的火桶,上头炖着已经熟了的牛羊肉,亭子的外面就是一个长有一丈多的长形铁箱子,上面的盖子换成了细密的铁网,铁箱子两侧放着一个个的小刷子,准备的很是齐全。

“你们可以自己烤着玩,尝几口就是了。”婉桦给年纪小的小姑子和小叔子们盛了烂糊的肉羹,“你们先把肉羹吃了再去玩,亭子后头还有梅林,有红梅和白梅,你们作画也好,折枝也罢,就是不准离了嬷嬷丫头小厮的眼,不可登高,冷了就要回来,可听到了。”众人皆点头应是。

几个小的飞快的吃完了肉羹,一股脑的都跑出去玩了,剩下了婉桦抱着瀛哥儿和乌绮对坐着,婉桦对乌绮笑笑,你也出去玩玩,那烤肉的法子甚是有趣。

乌绮摇摇头:“我陪嫂子说说话。”乌绮捻了一块糕点,慢慢的吃,“我在这暖暖的等着吃多好,何苦去挨冻。”

“还是妹妹会享受。”温润的男声插入两人的谈话:“弟弟拜见大嫂。”

婉桦循声望去,对着杨奕珺点头算是回应,转而对着奕珏一笑,低头去喂瀛哥儿肉羹,只有丫头伺候两人,又盛了肉羹。

“大嫂这厨子真是好手艺。”杨奕珺和了口肉羹:“这牛肉也是好肉。”古代的牛是耕种所用,轻易不可宰杀,有违轻者罚金重者徭役,但对于这些金字塔尖的家族们这条例有相当与没有,这牛肉虽不能日日吃上,可要吃也就会有。

“二小叔喜欢就好。”婉桦说了一句就不再说了:“怎么不见衡哥儿和菱姐儿?”衡哥儿和菱姐儿是杨奕珺的庶长子和庶长女,一个四岁多,一个两岁多。

“他们是小辈,就和他们姨娘在一起玩就是了。”杨奕珺微微有些尴尬:“弟弟妹妹们玩的这么热闹,弟弟去看看。”说罢就出了亭子。

“嫂子放下瀛哥儿吧,我领着她出去玩玩。”乌绮很有眼色的走了出去,还领走了小红包子,很快就传来一群人嘻嘻哈哈的笑声。

“累吗?”人一走奕珏就凑到婉桦身边,“稍微应付一下他们就行了,这么费心。”

“不看别人也要看乌绮,让她好好玩。”婉桦说着皱了眉:“乌绮定亲那家还是没消息吗?要不要我派人去一趟问问?”

杨奕珏听了这话脸就沉了下来,“这周家自从去年出了孝就没和我们走动了,实在是不知所谓,等咱们回门回来让继母给她家下帖子,就算想退婚也要有个说法。”

“这些你不用操心了,有我和继母呢。”婉桦给他拢拢大氅,微笑说道:“你也去玩吧,咱们一直在这里面也不好。”奕珏轻抚了一下婉桦的脸大步出去了。

这宴饮到了天黑才散了,闹了两个时辰,婉桦亲自看着将碳柴都熄了才吩咐璃柟和雁迩看着都收拾了再回,她由萤迩扶着回了屋子,简单洗漱倒头就睡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