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嫡变庶

第一百一十二章 回门

重生之嫡变庶 穿越咪咪 2268 2013-03-20 10:34:58

  “她是幸运的可怜人,你们不必向她学了,安安稳稳一生才是正经的。”漪澜不再谈论此事,“圣人那里可能有些变动。”

闻言婉雅抬头看了婉桦一眼:“媳妇听王爷说了,似乎十妹夫的爵位给定了子爵,朝堂上有人进言,十妹夫虽功大却年幼,而且父皇已给了赐婚和赏赐,生生从侯爵降成了子爵。”

“看起来是小九连累了杨家大爷。”婉桦和杨奕玦成亲了,而婉雅是廉王的正妃,婉雅和婉桦又是嫡亲的堂姐妹,从小一处长大,怎么看都不会是皇帝中意留给继承人的忠臣。

婉桦自是也知道这个道理,无所谓的道:“再过些时日民妇和相公就要去北疆了,这爵位大小的也不影响什么,还是要去打仗,只要他还是将军就没人关心他是否封爵的。”只要兵权在手,谁管你是子爵还是侯爵。

“还是你看的开。”漪澜很是喜欢婉桦的心性,看东西也全面长远,很是不错:“你没事就多去陪陪你姐姐,她怀着身子,两个孙儿又都在本宫这里,她难免寂寞。”

“只要姐姐不嫌弃妹妹烦,妹妹巴不得日日去叨扰。”婉桦拉着婉雅的手臂轻轻摇晃。

“哪有日日在姐姐家的,怎么也要住过对月才好。”婉雅是皇家妇,只在家住了一日,代替了住对月,其实对月开始是为远嫁的女儿能在娘家多住一阵,熟悉自己的丈夫等等,现在也有只住三五日的。

“妹妹和相公商量过了,也和母亲祖母商议过,妹妹只住七日,妹妹远行要打点行装,还要安排一些事宜,闲了再回去就是了。”婉桦解释道。

“娘娘,王妃,大太太,午膳已布置妥当,请入席。”江女史恭敬的声音在门外响起,然后有宫人进屋服侍三人穿衣,去了正堂。

正堂摆了三张案几,正上首自是漪澜的,西侧坐着廉王,东侧坐着杨奕玦,见三人起身行礼,互相行礼后落座,宫女们开始上菜,还是热着的,看来是照顾婉雅了。

“今儿特意嘱咐了小厨房,御膳房来的菜式都热了上来,虽失了原味可胜在热食暖腹。”漪澜说着就动了筷:“开席吧。”

本着食不言寝不语,吃了半个时辰,个人都很是满意,宫里做的就算是热了一回也是很不错的,又吃了消食茶,婉桦二人和廉王夫妇一起告退出了宫,璃柟就等在宫门口,原本是可以进宫的伺候婉桦的,是婉桦说了不必跟着才在门口等着的。璃柟和前世长的有六七分相似,漪澜已经对她起疑了,再带上璃柟就不好说了。

婉桦将婉雅扶上马车,又看了马车没有问题才和廉王告辞,坐上了自己的马车,出了皇宫就分开各自回家了。

婉桦和杨奕玦到家后都没休息就在正门迎接了圣旨,小秦氏早早的就摆好了香案,圣旨很简单是封杨奕玦为安北子爵的,顺便封了婉桦为子爵夫人,另有官府和诰命服,现在婉桦是和小秦氏齐平的诰命夫人了,当然小秦氏是长辈。

给传旨太监塞了大大的荷包后,那太监才笑眯眯的说:“杂家贪财了,圣人说子爵和子爵夫人不必进宫谢恩了。”

“皇恩浩荡,”奕珏和婉桦对着皇宫的方向又磕了头,传旨太监见已经没事了就坐着马车走了。

等收拾了香案赏赐和圣旨供在祠堂后众人才七嘴八舌的开始对着两人道贺,婉桦自是一一谢过,并允了一月后摆酒才算是过了。

回去洗漱后就睡了,再睁眼已经是第二日清晨了,想起昨日什么都没打点很是懊恼,忙唤来丫头:“谁在外头伺候。”

“夫人醒了。”萤迩手里端着冒着热气的水,放好忙去扶婉桦,伺候她净面。“爵爷去将回门礼装车了,吩咐夫人洗漱后自己先吃饭食,不必等他。”

“回门礼?”婉桦净面穿衣后坐在餐桌上才稍微清醒,“我还没看库房里的东西,继母也没交代。”哪里来的回门礼。

“您昨天回来后就休息了,爵爷和大姑娘一起同老夫人打理的。”萤迩笑眯眯的:“爵爷对夫人真好,足足搬了两马车的,东边那位一直守着,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婉桦听着就看了萤迩一眼,萤迩立时噤声,夫人最不爱听丫头嚼舌头了。

“以后不许说什么东边西边的,要叫姨奶奶。”婉桦淡淡的开口,慢条斯理的吃着早膳:“切记祸从口出。”

“奴婢省的了。”萤迩低头应是,婉桦点点头。

婉桦刚刚洗漱完杨奕玦就回来了,两人饭后又打点了一车常用物件,丫头仆妇小厮护卫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去了国公府,国公府迎接的人是大管家赵郭儿,口中不住的说着请十姑奶奶十姑爷安,婉桦子掀开车帘对着赵郭儿点头,马车直接进了府,在二门停下,婉桦换了青色软轿,杨奕玦就和赵郭儿一前一后的走在前面,片刻就到了知微堂。

“老太太,十姑奶奶和十姑爷到了。”门外打帘的是朱红,她对着婉桦杨奕玦行礼:“请十姑奶奶安,请十姑爷安。”

“辛苦了。”婉桦笑着点头,在杨奕玦身后迈过了门槛,屋子里或站或坐的一屋子人,除了婉雅基本都到齐了。

“孙女(孙女婿)给祖父祖母请安。”婉桦和杨奕玦跪下给两位老人磕头敬茶。

“快快起来,”老太太亲手给两人了红包:“给你们爹娘磕头去。”

两人依言给晋国和谢氏磕了头,“女儿(女婿)给爹娘(岳父岳母)请安。”照例收了两人的红包,其他人不必磕头了,敬茶就好,反正也就是认认人。

两人花了半个时辰终于见过了所有人,有收红包的也有送红包的,才舒了口气。

“孙女婿跟老夫来吧。”说着,率先走了出去,后面跟着呼呼啦啦的一群人走了。

众人重新落座上了茶点方开始叙话。“女婿对你好吗?你婆婆是好相处的,没有人为难你吧。”

婉桦笑着回答:“婆婆和蔼,公公毕竟是少进内院的,我们住的也远,小姑姑们都还小,小叔子自有各自院子。”

“你母亲这两天重视在念叨你,”大伯母秦氏捂着嘴笑,“连谷哥儿都跟着他奶奶念叨着。”

“劳母亲挂念。”婉桦起身微微福身:“给祖母,母亲,伯母和婶母和各位姐姐妹妹带了礼物,已经让林嬷嬷分开送去各院了。”

“我可听说了,刚刚进府的可是三辆马车呢。”说话的是婉姿,她性子婚后也没有改多少。

“妹妹昨日进宫有些累,回门礼都是婆婆小姑和我们爵爷打点的,有不足的地方,还请多包含啊。”婉桦笑的甜蜜蜜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