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嫡变庶

第一百一十三章 对月

重生之嫡变庶 穿越咪咪 1940 2013-03-20 10:34:58

  众人叙话了一阵就散了,各自回房休息,婉桦自是回自己的焦芳园,由于国公府儿女众多,每年初二回娘家都无处休息,也不能一直都放外院啊,所以五房都出了钱,在国公府的左右买了了房舍,老太太亲自看了图纸,在两边开了门,正门也没封,就是两边走,也比较方便。婉桦的焦芳园是比较特殊的,离新买的房舍很近,现在也不适合给姑娘们住了,就索性也划到那边去了。

其实赵家这样还是很少见的,这样的话,占了院子的姑奶奶只要不死就可以随时回来住,就不能给别人,算是挺浪费的。一般人家就然女儿女婿住客房就好了。

杨奕玦是第二次进婉桦的焦芳园,第一次的是两天前来迎亲。他好奇的打量各处,林嬷嬷带着丫头们收拾物件。

“璃柟去吩咐烧上火龙。”婉桦安坐在暖阁榻上:“相公快坐坐,等他们烧上火龙,咱们就在这歇歇,辛苦你了。”

杨奕玦知道她说的是今天回门礼的事情:“你我是夫妻,你好我才好。”

婉桦顺从的趴在杨奕玦的肩上:“我想和你走到老,只要我不死你也不许死,知道没。”

“好好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杨奕玦笑眯眯的抱着婉桦,安抚的拍拍她的背,婉桦感觉到了心安,勾起了嘴角。

婉桦和杨奕玦再到知微堂的时候众人已经到了,他们是很晚的了。男女分桌,也只是用屏风隔开了,每个院子都有三米的屏风,都是婉桦送的,因为她觉得自己用不太好,现在几个院子的都拿来刚好将正堂隔开两半,又能听到说话。

丫头仆妇忙碌的上菜,很快六坐就都上齐了菜,国公爷和老太太先动了筷子,众人推杯换盏的顿时热闹了起来,家里的女人们都很怕冷,所以在正堂中早早就将几个门用厚厚的帘子挂了三层,又从早晨开始烧炭了,地龙也烧上了,所以婉桦很有幸的体验了一把吃饭吃热了。

饭后姑奶奶们就都要回家的,婉桦牵着十一姑娘婉琳在门口送客,六岁的小婉琳很喜欢婉桦,还因为谁坐婉桦身边和谷哥儿争了几句。

婉桦将小婉琳送回了五房,和婶母说了几句就去了常进院,和下面的弟弟妹妹们见了面,也都还小,最大的甯莛才四岁多,下面还有一个三岁的甯奉,两岁的婉芬和同样两岁的婉覃,在小就是梅姨娘的龙凤胎了,因为太小了身子也弱,所以没起名字,等过了周岁再取,就按排序叫着爷和姑娘。

婉桦坐了一会就走了,杨奕玦一直在院外等她,满身的凉气,婉桦伸出手牵着杨奕玦的手,两人慢慢的走着。

“咱们住三天就走吧。”婉桦抬头看着杨奕玦,“娘的嫁妆也该清点了,毕竟出了月我们就要搬去新宅子了。”宅子是早就买了的,也按婉桦的意思整修过的,家具什么的也都安放进去了,只是成亲不能在那里罢了。

“桦儿,你如此为我,我定不负你。”杨奕玦眼中闪着泪光。他生母的嫁妆虽说封存了可也有几样他在府里见过,都是他小时候玩的,明眼人都知道是有人拿了的,可一来他是男人,二来是儿子,再有就是底下人就算不忿也越不过身份。所以就当没看见了。

“这是我应该做的,毕竟生了相公,不该由那些东西脏了娘的嫁妆。”婉桦也是烦透了那些盯着别人嫁妆遗产的人,自己有手有脚的,看人家的东西走不动路。

两人说话间进了焦芳园,自是休息不提。

婉桦果然在第二天和家中长辈提出了不住对月的事,长辈也表示了理解,婉桦在三日后和杨奕玦回了府,还带回来了几车的箱子和一些日常用品。

小秦氏见两人回来这么早忙问有什么事,听了婉桦的话也表示了支持,婉桦回去洗漱休息。

婉桦休整了一日,在杨将军休沐的日子,全家人聚在了一起,婉桦当然不会开这个口了。

“父亲,儿子已经成家了,圣人也赐下了宅子,儿子想出了月就和娘子搬去新宅子。”杨奕玦站在堂中央身影笔直,给人可以依靠的感觉。

“你们再过两个多月就要去北疆了,收拾了新宅也没人住,不如在府里有人照应。”说话的是齐氏,边说还边看着杨镇国。

杨镇国淡淡的嗯了一声,算是同意了齐氏的说法,转而深深的看了婉桦一眼。

“姨娘这话说的有理。”婉桦微微的欠身:“婉桦也是晓事的,但圣人已经问询过爵爷搬家事宜,婉桦也娘家说过这事了。”她好似为难的看着杨镇国。

“按说早几年就应该给老大的。”说话的是小秦氏,她嘴角微微上翘:“可一来老大一直在北疆,二来姐姐的的嫁妆多是铺面,大姐儿也不方便打理,我就一直想着等老大媳妇进门再给他们的,现在老大也有这个心不也是正好的。”

杨镇国沉默了很久,众人将茶都喝了三盏,他才开口:“那就开封吧。”

“老爷。”齐氏的声音尖锐的刺耳,众人皆皱起了眉。

“齐氏,你失仪了,你们都在看什么,还不把你家姨娘搀回去,身体不舒服就好好修养。”小秦氏没给齐氏说话的机会,变相的禁了她的足:“给齐姨娘请大夫看看。”

丫头仆妇都低头寒颤的不敢说话,小秦氏的心腹自去请大夫,做给人看也要做全套的,齐氏的丫头婆子赶紧半强迫的拉扯走了齐氏,还一个个低声的劝说齐氏,要她回去好好休息。

“继母,您看今儿天色还早,不如就将库房开了,东西都在太阳下晒晒的好。”婉桦就是向让所有人围观,才能不放过那个老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