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嫡变庶

第一百二十一章 离京

重生之嫡变庶 穿越咪咪 2439 2013-03-20 10:34:58

  将军府和国公府得了信自是派人送东西又慰问,还让杨乌绮到男爵府帮忙料理安居宴,婉桦没受累不说,还清闲了起来,她也很看重自己的孩子就按照膳食来调理身体,务必让自己两个月后能和杨奕玦一起走。

“祖母和母亲的意思是让十妹妹生下孩子,养好身体再去北疆。”来做说客的是婉丽和婉伊,她们一个生过孩子,和杨奕玦又是同在兵部为官,一个是刚刚出嫁,也有为她撑腰的意思。

“姐姐也应该知道的,北疆苦寒,我若是不和相公同去,和相公同苦的女子会是妹妹以后的心腹大患。”婉桦是说自己也是点醒婉伊:“何况我脉象稳健,车马都是精挑细选的,中途换用马匹也早早就送走了,一路上的休憩之所也都打点好了,真的无须担心。”

婉伊见她连细节都打点好就知道劝不得,也想到自己丈夫也要去南疆镇守,她也是要跟去了,只是南疆多是瘴气孩子不好跟去,也要打点一番。

婉丽本来也就是来传达一下娘家的意思,她和婉桦相处的时间长,年纪也相近,自是亲近一点。“虽然你安排的妥当,可一路上风雪阻隔的,也不知能不能实事的走到地点,你还是好好考虑一下的好,等孩子生下来再去也是一样的。”

“九妹妹说的是。”婉雅见缝插针的说道:“十妹夫都这么大年纪了才有第一个孩子,要当心才是。”

婉桦露出笑容:“我和相公商量过了,相公陪我走一段,然后他快马去上任,我就慢慢的去,这也是我的孩子,我也是金贵的很。”

婉伊这下没话了,人家相公都同意了,谁还能说什么。

婉丽真心为婉桦高兴,她也想走出这片天地去看看外头,婉桦也知道婉丽的心思,拉着她的手说道:“等九姐夫明年考上了,外放九姐姐跟着去就是了。”

“希望明年相公能考上,我也好出去走走。”婉丽说起自家相公还是很甜蜜的样子。

“我们姐妹都成家离京了,就剩下六妹妹和小妹妹们在了,祖父祖母年纪也不小了,我很是放心不下。”婉伊夫家没什么人,听说她婆婆身子不怎么好,她婆婆比赵国公夫妇年纪还小的多呢。

“我也是有这个考虑才要和相公赴任的。”婉桦说起来也是犯愁,这根本不是人力能改变的:“相公这一任三年,我陪着他将这最艰难的日子过去还是要回来对祖父祖母尽孝的,如果三年后能回京也是最好的。”

姐妹三人也是没个好对策,只能先放下,聊到婉桦累了才离开各自回家,婉桦派人送她们归家,又看看东西收拾的情况,剩下的东西保存的情况,也没费什么精神,现在她可不敢费神。

又过了五日,璃榆和璃焱跟着自己的丈夫前来接应婉桦,她们的夫君带着婉桦的行李先走,璃榆和璃焱则跟着婉桦一起走,北疆那边有璃淼在打点。

“给太太请安,太太万福。”两人进门就给婉桦磕头,“奴婢该死,不能伺候主子。”

“你们快起来,这是干什么。”婉桦也不能去扶她们,就忙喊璃柟:“璃柟,快让他们起来,都是官家太太了还给我下跪,这是怎么说的。”

“你们快起来,让人看见成什么样子。”璃柟可没当她们是官太太:“太太是有身子的人了,别让太太和你们着急。急坏了你们还不得把命赔上。”

“太太有孕了?”璃榆很高兴:“您这好日子就来了,生下嫡子,您就是稳稳当当的子爵夫人,姑爷这一任再做出些功绩,您就是侯夫人了。”

“说这些还早,你们的孩子怎么样?璃淼怎么没来。”婉桦等两人落座了才聊起了家常。

“璃淼又有了,他夫婿不放心她出来,我们也不太安心,她这一胎辛苦的很。”璃焱是急脾气,婉桦刚起个头她就噼里啪啦的都说了。

“刚刚两个月就开始吐了,我们走那天她来送我们,一刻钟就吐的脸色蜡黄了,她很是辛苦。”璃榆想想璃淼的样子,微微皱眉。

“孩子还好吗?”这么吐怕是不好吧。婉桦很是担心。

“脉象倒是还好,就是再这么吐下去就怕不好了。”璃榆叹口气,“我们那有一位妇科圣手,可巧他年后就出门了,我们已经派人去找了,希望能来的及,正好也可以把您这胎交给他。”

“你们一路劳顿,还是先去歇歇吧,咱们还有好几年可说话的。”婉桦唤来雁迩,带着两人去休息,又派萤迩去前头看看,让他们少吃酒。璃柟去看着下人安排璃榆和璃焱两家的行李。婉桦身边是新提上来的鹭迩,原来的除夕,除夕的位置就空着了,等元宵清明端午都嫁出去了再提四个上来。

婉桦是十分怕麻烦的人,除了大丫头,底下的二等就是四个节气,三等就叫X儿了,粗使丫头们就都是自己的名儿了。

婉桦安静的养胎了一个月,等胎满了两个月的时候开始各处走动,是通知她即将走的消息也是走走人情,她这一去三年,虽也可以书信来往,终究是不方便。

婉桦还回娘家住了几天,她是没时间回娘家住一个月的,说来这些俗规婉桦除了成亲别的一点都没遵守,不过她也是不在意的。

时间匆匆流走,街上的行人换上了薄衣衫,路边仿佛一夜间就换好了绿装,初夏的季节有着微风,很是舒爽,婉桦很满意这种天气,往北边走越走越冷,这种天走上二个月也没问题。

“快快回去吧。”婉桦由璃柟扶着,拉着杨乌绮的手,“好好照顾继母,你多多出门去走动,银钱不用担心,婆母的嫁妆铺子田庄你先管着,进项你花用也好,买田地也好,还是存着也好,不必节省。”

“多谢嫂嫂,您一路小心身体,到了就给府里来信,我会常去你们府里看看的。”杨乌绮拉着婉桦的手眼泪汪汪,又看向她兄长:“哥哥你要小心安全,您现在有嫂子了,可不能鲁莽。”

“你放心。”杨奕玦摸摸杨乌绮的头,“你在府里有什么继母护不住你的事,你尽管去找你嫂嫂家姐妹,哥哥已经请各位大姨小姨照顾你了。”

“快别哭了。”小秦氏给杨乌绮擦擦眼泪,小声说道:“别让你哥哥嫂嫂担心。”转头对着婉桦和杨奕玦嘱咐道:“你们一路小心,安顿好就派人回来报平安,要时常写信,等你快生的时候我再去看你。”

婉桦应是福身,在俩人依依不舍中两人上车,驶向城门,走道城门楼前的茶馆时迎来婉桦的娘家人,婉雅出不来,甯昂早就请示了家里要送婉桦去北疆,所以家里就派了甯转和他一起去,其他姐妹们都来了,婉桦这些年对这些姐妹们也照顾的很,加上婉桦的夫婿得力,都乐的交好。

婉桦下来马车又来了一遍依依不舍,半个时辰后终于出城了,大概走了两个时辰就有一件茶舍,等在里面的是婉桦和杨奕玦的一众好友,不得已两人又耽搁了半个时辰,终于走的脱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要不是出来的早,估计直接吃晚饭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