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嫡变庶

第一百二十二章 海边暂住

重生之嫡变庶 穿越咪咪 2456 2013-03-20 10:34:58

  婉桦吃着酱肉和海鲜粥,权当午饭了,杨奕玦和甯转甯昂兄弟就只能啃点干粮了。婉桦的车是改装过的,车身是两层板,中间有一层密密的弹簧,虽然做的不是很精巧弹力一般,但以数量取胜,就算是过坑,婉桦也就是晃晃,车厢做了纱窗,用薄纱罩着,能看见外头的景色,车厢也大的很,坐了婉桦璃柟璃榆和璃焱四个人还有一排衣柜一排矮柜,还有能烧水用的小碳桶,当然是固定在低一层车板上的,高一层上面铺了两层厚厚的毛毯,就算跌倒也不会受伤。原本婉桦是要鹤迩萤迩雁迩和鹭迩和她们一起坐的,她们却已看护东西为由上了后面的两辆车,薛嬷嬷也在婉桦后面的车上,当然车里也是很好的,那是婉桦之前的马车,她有孕后鑫皆特意找人研究了一个月用了一个月改装,又试验了一个月才敢给婉桦用的。

婉桦吃了好了饭车也停下来休息了,婉桦问:“到哪里了?可除了京城地界?”

“已经出了京城地界了,前面就是天津了。”说话的是甯昂,他一直在婉桦的车前后跑动。

“咱们是要坐船吗?”天津是对外的海港,婉桦记得后世是有船能到北方的。

“大连的还在建。”甯昂将婉桦扶下车让她活动活动:“如果不是先皇极力支持,天津港也没这么快建成的。”南方多用水路,北方多用陆路,京城是全国的中心自是应该水路陆路都能用的。

“今天在天津过夜吗?顺便吃些海鲜。”婉桦兴致很高,刚出海的海鲜,清蒸最好了。

“姐夫说今天在天津过夜,房屋已经打点好了。”甯昂扶着婉桦向海边走了几步,海风吹来的咸腥气味让婉桦一阵恶心,忙转头。

“太太还是回车里坐坐吧,等屋子收拾干净就可以休息了。”璃榆见婉桦面色不对,忙送上薄荷的荷包给婉桦闻。

“不必了。”婉桦顺过气来,在路边的茶舍椅子上坐下:“麻烦您给我一碗水。”婉桦放在桌上三个大钱,小二高兴的去端水了,不用茶叶还有一个大钱的赏钱。

“姐夫和三哥去房子里收拾了。”甯昂指着茶舍隔了一户的小院子:“为了吃最新鲜的只能委屈住一下了。”婉桦颔首,齐氏说是小院子,也是四合院的样子,就一共四位主子,丫头嬷嬷们在耳房就住了,车马都进马棚,留两个人守夜,也都尽够住了。

片刻后婉桦在璃柟引领下去了那个院子,这院子真不小,四四方方的四合院,倒座房和后罩房都有,完全是大宅门的格局,婉桦很满意,出门在外,能享受就享受。

婉桦有些累们虽然赶路不快,她也没干什么,但是她毕竟是有了身孕的人,嗜睡也是正常的,所以婉桦就早早的睡了,晚饭是迷迷糊糊中杨奕玦和璃柟璃榆一起喂的。

凌晨有号角声传入各家,婉桦听到第三声就醒了,杨奕玦也起身了,这是回港的渔船,婉桦没见过,也睡醒了就喊了璃柟伺候她起身。

“船上的船夫都是粗手粗脚的,碰到您怎么办,船上的东西腥味又大。”璃柟边伺候婉桦穿衣边絮叨,惹的婉桦想翻白眼:“你要是不舒服怎么办?你要顾及世子啊。”杨奕玦说婉桦生下嫡子就请封世子,私下璃柟她们都叫婉桦的胎儿为世子。

婉桦听璃柟连您都不叫了就知道她是真急了,婉桦忙安抚她。“我不下车,你们都在身边,我就是看看,等卸货了咱们去买点新鲜的,就直接清蒸就吃了。”

“现在还早,您吃点东西。”薛嬷嬷亲自炖了鸡汤给婉桦端来,鹤迩拎着食盒,摆好了桌杨奕玦也回来了,还带着甯昂和甯转,四人见过礼落座用饭。

饭毕众人收拾出门,杨奕玦和甯转自是打前锋的,甯昂还是跟在婉桦左右保护,这回出门就来了婉桦一辆车,婉桦带着薛嬷嬷,会功夫的璃柟和雁迩,璃榆和璃焱也跟着,还有一队普通打扮的护卫,将婉桦的车团团围住。

马车走了两柱香就停了,沿着车窗飘进车厢的都是腥味,婉桦早有准备,在车里放了薄荷,用小熏香炉熏着,她也亲自拿着薄荷的荷包,没有任何不适。

婉桦从窗户向外望,只见几艘大船停在不远处,忙忙碌碌的人从船上往下搬着一箱箱的东西,想来是渔获了,搬下来的渔获有一些妇女开箱挑拣,将鱼虾蟹等分类,分类后又分大小死活分开放置,婉桦离的稍远,看不见那些东西的死活,但是见众人手脚麻利,看的心中痒痒的,恨不得上前去看看。

不一会杨奕玦回到马车前,“我在旁边的店家借了厨房,带你们太太去坐坐,这还有一会才能开市。”

婉桦想想也就同意了,随着璃柟身边的护卫去了那店家,是一个小小的杂货铺子,卖的也多是网钩之类,分前后两部分,前面作为店铺,后面是小小房屋,店家早就等在院子当中,店家娘子另在孩子就在厅中站着,店家引婉桦进了屋就转身出去,想来是早有人嘱咐过了。

店家娘子显得很是拘束,婉桦落座后就有人上了茶,是杨奕玦的小厮景缇,然后就在门外伺候。“店家娘子不必拘束,说来是我们打扰了。”婉桦面上带笑:“这是娘子的孩儿。”

店家娘子坐立不安的推推身前的小儿子。“这是民妇幺儿,民妇家大儿跟着船刚回来,要过午时才能归家。”

婉桦稍滞,这夫人看着也就三十出头,大儿子已经上船了,那就是有16、7岁了,古代人成亲真是太早了,她完全没想到等她30的时候她的第一个孩子也有14岁了。

“娘子没有女儿吗?”婉桦看看这厅堂,干干净净,东西都是旧痕,看来也有些年头了。

“民妇命薄,三个女儿都养大。”店家娘子说话有些哽咽:“这海边虽说也算富足,可孩子们小的时候有点小病也不大好,海边又湿冷,可哪有闲钱常年吃这些祛湿的药啊,民妇的女儿们就是这么去的。”

婉桦第一次觉得古代的医疗水平确实不好,和20世纪的人一样看病难。“不是有些食物也是祛湿的吗?不常吃吗?”

店家娘子叹了口气:“民妇也不懂哪些可以祛湿,大夫说的那些东西在海边比药材还贵,民妇一家只是殷实,哪里吃的起啊。”

婉桦愕然,怎么会比药材还贵,想来是这商家独揽此事了。“这边是不是有一家脂粉首饰铺子。”问的就是婉桦了。

薛嬷嬷秒懂婉桦的意思,忙劝道:“太太三思,能在京城眼皮底下独揽此事,身后......”权势不小啊。

婉桦默然,拿眼去看那店家娘子,只见她紧紧搂着她的幺儿,那孩子脸色有些白,只有四五岁的样子,眼睛大大的,好奇的看着婉桦,婉桦不是什么好人,但是这店家娘子明明有五个孩子的,祛湿的东西不是应该非常常见的一些东西嘛,明明就可以救那三个孩子的。

“璃柟明天拿我的帖子,我要见她们县令太太和知府太太。”婉桦轻声吩咐:“顺便在咱家铺子旁边再盘下一家,准备祛湿的药材和粮食,平价卖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