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嫡变庶

第一百一十八章 全京知

重生之嫡变庶 穿越咪咪 2171 2013-03-20 10:34:58

  “先看看买回来的东西,剩下的拿了样子给各家夫人去看,只有还在的就买回来。”益老太太可不管这是谁的脸面,“老婆子常年不再京中,还有麻烦你们了。”益老太太说完对着小秦氏和婉桦点头。

“请老太太(外祖母)放心。”两人忙起身行礼。杨奕玦再是不快也不敢走,他不敢惹他这位岳母的。

就这样益老太太当日就回去了,也没问齐氏怎么样了,只是关嫁妆能买回来不,她也要回家去和老姐妹们联系联系,好找回她女儿的嫁妆。

婉桦转日又请了曲太太来,买了些下人,又从家生子里挑了人,补齐了府里的人,当然是府里发公帐出钱,她有钱也不想当冤大头,又和曲太太说好有好的给留着,等她搬家了再送她那里去,有生意上门曲太太自是乐意,何况她亲娘是嘱咐过她的。

府里忙着清点赃物,外头忙着找那些物件,婉桦还要忙着搬家事宜,多亏了婉桦手下都是能拿起一摊事的,尽管这样还是忙了近半月,才算理出了头绪,外头能买回来的都买回来了,京中多少都联络有亲,多少都顾及些脸面情分,给婉桦平白了添了一堆的人情,除了药材衣料拿不回来了,有几件已经跟着它第二任主人去外地,暂时拿不回来以外都登记造册了,已经和婉桦的大件嫁妆慢慢的搬去新宅了,婉桦也去布置了一番,心中很是欢喜。

婉桦理清了这些东西就没在上面费心思了,她要在她搬出去之前安排好杨乌绮的婚事。

“请继母安。”婉桦见来人进门就福身,对着小秦氏笑笑:“儿媳正想着和大妹妹去给您请安呢,您怎么来了。”

“我天天在屋子里没事做,正好想起和绮儿说过要等天好了来一次烤肉,这不就来了,合着你也是个有口福的。”小秦氏拉着婉桦的手坐在罗汉床,杨乌绮搬了杌子坐在小秦氏下首。

“那感情好,今天我要大吃一顿,身上可没有钱,不给钱的。”王府捂着嘴呵呵一笑。

“好好好,今天就让你吃白食,外头已经准备着了,一会咱们娘们喝几杯。”小秦氏看着低头抿嘴笑的杨乌绮,慈爱的摸摸她的头,她没有女儿,生了三个儿子,所以也是真心疼爱她的,想起婉桦和她说的事,下了决心。

第二天杨乌绮和婉桦去请了安,小秦氏就把杨乌绮支了出去。“今天你就下帖子吧,请周家合家来赴宴,绮儿也大了,不能让他们拖下去了。”

“媳妇明白。”婉桦暗想,周家要是识相还好,不然她有一百样办法让他们家在京中过不下去。

婉桦是新媳妇,能请的也都是小辈,所以有些还是要小秦氏来写请帖的,婉桦写了请帖,吩咐林嬷嬷薛嬷嬷和陈嬷嬷分头去送请贴了,婉桦就开始吩咐下人开始采买规整府里,只有二天的时间准备了,她虽不是头一回办宴饮了,可还是第一次请这么多人,这其中有仇怨的,亲近的,派系的,都是学问。

婉桦带着杨乌绮,既是教她也是显她,大家妇管家理事可是要你琴棋书画重要的多。

“公主,您今天来的还真早。”婉桦对着梁颦庭行礼,白百合赶紧也上前行礼,婉桦自是不敢受,忙避开了,她可不敢让郡主给她行礼,再是长嫂也不行,何况还是没进门的。

“小外甥女,不对,我该叫你什么?”白百合纠结了。

婉桦笑笑:“郡主在娘家还是叫臣妇外甥女就可以了。”出嫁当然从夫的。

“好吧,我听说你们家的事了。”她神神秘秘的压低声音:“你公公的妾室真的偷窃主母嫁妆了,一定假不了,都闹的这么大了。”

“百合,走吧,一会再聊,你堵在门口像什么样子。”长公主看着婉桦抱歉的笑笑,她女儿太跳脱了,实在要好好好管管。

“您们请,继母候着您们呢。”婉桦侧身引两人走了一段就告罪回了门口。

杨乌绮苦笑,看看婉桦不变的笑容:“连累嫂嫂了,为了我们兄妹,不知被说成什么样了都。”

“这有什么的,只是原本你的亲事就不太稳妥,现在怕是更不稳妥了。”婉桦向来信奉的不是什么父母之命,对于这样的娃娃亲也没啥好感,何况周家那样的人家。

杨乌绮笑容更苦涩了,“原也没见过几回,只是那是娘亲为我定下的,心中不舍罢了。”

“如果娘亲还在一定最先为你退亲的,只是我们的顾虑太多了苦了你。”谁家小姑娘不是早早的定亲了,杨乌绮都已经快18了。

“你们姑嫂的感情还真好。”一个笑声突然钻了出来,真的钻了出来,婉桦吓了一跳,却见是章脉脉,章脉脉家是功勋世家,祖上也是国公府,不过父兄叔伯都战死疆场,只保留了府邸,家中都是一众寡妇,家中她这一辈她最大,也才将将十四而已,下头弟妹侄子还有七位,最大的才不到十岁,最小的是她大哥的遗腹子,刚刚一岁多。

“你出孝了?”婉桦搂过她猛的一顿掐脸。

“放开,放开,放开,”甩开婉桦的手,揉揉脸颊:“我们家这十年都没出过孝,我祖母让我娘带我出来走走。”

婉桦明了,她都十四了,也该议亲了,他大哥也走了两年多了,过六礼也要两三年的。“你进去找我十一妹妹玩,她今天带了西洋玩意。”

“真的,那我去了。娘,你快点。”说完一阵风的冲了进去。婉桦见后面走来的夫人,也才刚刚三十而已,就要这样守着儿女过一辈子了。

“这孩子,给爵夫人添麻烦了。”婉桦忙将章夫人扶起来,亲自引着去了正堂,章家的女人在京中可是人缘最好的,大家有可怜也有敬佩,多少也有章家人的与世无争,在贵人圈子里也算是能说的上话的。“和爵夫人初次见就说这样的话也不合适,可如果您有小妇人能帮上忙的话您别客气。小女受您照顾颇多。”

“您和我客气什么,我与脉脉交好,按理还要叫您一声婶娘的,别爵夫人爵夫人的叫了,多见外。”婉桦将章夫人引进正堂:“继母,媳妇可是把我婶娘交给您了。”

“你放心吧,你快快出去,我好不容易躲躲懒。”小秦氏拍拍她的胳膊,转头和夫人太太说话去了,婉桦笑笑和众人行礼退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