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嫡变庶

第一百二十章 家有喜

重生之嫡变庶 穿越咪咪 2790 2013-03-20 10:34:58

  一场宴会宾主尽欢,除了周家,婉桦将杨乌绮狠狠的炫了一把,已有不少夫人太太私下打探起来,只要明天拿回定亲信物,就可以开始议亲了。婉桦好好的安慰了杨乌绮一顿,又许诺明天带着她去逛集市,做新衣裳打新首饰。

婉桦被那些少夫人们拉着灌了些酒,喝了醒酒汤就早早的睡了,婉桦一夜睡的香甜,睁开眼已是天大亮了。婉桦睁开眼看了一眼立在梳妆台边上的西洋钟,已经是辰时一刻了,婉桦猛的坐了起来,在一遍守着鹤迩忙将婉桦扶住,“夫人别急,老夫人已经说了免了请安了,说让夫人和大姑娘都好好歇歇。”婉桦定了一会又倒了下去。

“给我水。”婉桦就这么躺着伸出了手,鹤迩忙将水杯放在它手里,婉桦连喝四五杯才停了。躺下也睡不着了,婉桦的脑子就又动起来了,想起了一个因忙没处理的问题。“齐氏还活着吗?”

“听去盯着的人回话,就剩一口气了。”鹤迩帮婉桦将大引枕放好,“二姑娘最近一直在闹,不过看管的很紧,二老爷那边就麻烦点了,他毕竟是有官职的人,不让去点卯也说不过去,不过暂时都没问题。”

“你去向老伯打听一下最近京中有什么新鲜事,礼王那边等我们出京就定下,给那位属意的找找麻烦,过的太顺遂我不太高兴。”婉桦吩咐下去就抛开不理了,多亏了她回京看出来那位的意图,不然就让他得逞了。

日子在婉桦休息中悄无声息的过了三日。

婉桦这两日身体总是疲乏,算算时间,她成亲已经二十四天了,她似乎忘记了一件事,她是月初的月事,已经过去了二十天了,不会这么巧吧。

“薛嬷嬷,我的小日子好像过了二十天了吧。”婉桦犹豫的和薛嬷嬷说道:“不会是有了吧。”

薛嬷嬷一惊,最近忙的她们这群人是昏天黑地镇还真没人注意婉桦没来月事,婉桦是月事是薛嬷嬷亲手调理的,准时的很,迟了这么久不会错了,“夫人最近小心些,还要再过十天才做的准。”

“呃,那北疆我还能去吗?”转而又否定了道:“等三个月稳定我还是要跟去的。”丈夫丈夫,一丈之内才是夫,她可不要和丈夫两地分离,然后就会有姨娘通房插进两人中间了。

“那还是在府里住着吧,您这身子不适合搬家的。”薛嬷嬷心知这件事她们劝不住的,只能说一些忌讳的事。

“还是搬吧,我不到场就是了,你们先让下人去住几天,熟悉一下,我住进去就没什么不方便了。”这个时代是有很多忌讳的,所以婉桦还是吩咐道:“等挪了新居再请大夫吧。”

“夫人这是犯忌讳的。”薛嬷嬷还是想尽力劝劝的:“万一惊动了胎神如何是好。”

“不会的。”怀着孕的人折腾结婚都没事呢,只是一个不用她出面的搬家。“嬷嬷安心,我心中有数的,断不会伤了孩子的。”

“您现在是越来越不听劝了。”薛嬷嬷叹口气:“我去吩咐他们将马车再弄的舒服些,北疆远着呢。”

“嬷嬷对我真好。”婉桦抱着薛嬷嬷的手臂:“有老薛嬷嬷了。”

“都要当娘了,还这么孩子气。”薛嬷嬷爱怜的抚着婉桦的头:“你这辈子过的恣意快活就是奴婢最大的心愿。”

温馨的气氛被清明的进入打破了,“夫人,东院那位没了。”为了杨乌媞和杨奕珺的名声并没有将齐氏怎么样,只是打了一顿挪到了府外的一个院子去了,她自那之后就一直没好起来,这才二十天就没了。

婉桦皱皱眉,怎么这个时间就没了,按理这顿打也不是要命的啊,清明仿佛看出了婉桦的疑虑,忙答道:“她是自缢的。”

婉桦想想也明白了,杨乌媞耽误不起了,她死了杨乌媞还要守孝一年,她要是托个一两年再死那杨乌媞的亲事就完了,杨奕珺是男子,晚点也无所谓,杨乌媞可不一样,再加上庶女的身份,到时就找不到好的了,说不定就只能找个继室了。

“她也是一片慈母心,就成全了她吧。”婉桦也不用为她守孝,也不用参拜,就当不知道好了。

家中有白事自是不好搬家,生生又拖了七天婉桦才和杨奕玦正式的搬过去了新宅子,新宅子在青燕巷,左边是御史大夫,婉桦口中的老伯,御史之首彦泊醪;右边住的是京府尹,当朝三品大员,这的治安好的很,婉桦很是满意。

婉桦安顿了两日就请了大夫,因为要安居请客,所以还是先看看大夫比较保险,来的是京中有名的名医,婉桦不习惯用帖子请御医,这些御医也是宫里的眼线,而且高手都在民间。

老大夫胡子银白,还长长的,有股道骨仙风的意味,只见他一手扶脉,一手一下一下的捋胡须,在满屋子丫头嬷嬷的目光下淡定的诊脉,好半响才收起东西:“恭喜夫人,您确实身怀有孕,已有一月,脉象稳健,您可正常活动,无需服药。”

“谢谢老神医。”婉桦笑眯眯的摸着肚子,“鹤迩送老神医。”

“是,老神医请。”鹤迩将大夫引出内室,她还要询问大夫一些注意事项。

“恭喜夫人,贺喜夫人。”众人给婉桦福身道贺。

“免了免了,全府上下多发两个月月钱,你们都去帐房多支五十两银子。”婉桦也是高兴的,她活了三辈子,第一次有了这种血脉相连的感觉,踏踏实实的感觉。

“多谢夫人。”薛嬷嬷也高兴坏了,比她自己得了孙子还高兴:“您快躺下休息一下。”

“嬷嬷太小心了,大夫说照常活动就好了。”婉桦顺从的歪在罗汉床上,“不要和相公说,我自己来说。”

“是是是,您自己说。”薛嬷嬷给婉桦搭好被子,“您想吃什么?”

婉桦摇摇头,“我还是睡一下吧,相公回府了来叫我。”薛嬷嬷应是退下。

婉桦觉得脸上有什么一点一点的,用手赶了赶,一会又回来了,婉桦警觉心起,猛的睁开眼睛,杨奕玦虎了一跳,忙致歉:“不好意思,打扰你了。”婉桦定了定神,按下心跳,勾起了唇角。

“几时回来的,怎么没叫醒我。”婉桦由杨奕玦将她扶起身,喝了璃柟上来的白水。

“我一进府就见人不停的和我道喜,也不知这喜从何来。”杨奕玦做的另一边,继续喝着他的茶,“一个个就说让我来见你就知道了,不知道你们瞒了我什么。”

“相公不要喝茶了。”婉桦抿嘴笑的很是羞涩,见杨奕玦放下了茶盏,她摸着自己的肚子:“相公要当爹了。”

杨奕玦一脸的茫然,好一会脸上现出了狂喜,猛的站起来,一步走到婉桦身前,想伸手抱抱婉桦,却又不敢,有些手足无措。

“相公。”婉桦主动伸手搂住杨奕玦的腰,“相公,我们有孩子了,我,很欢喜。”

“我也很欢喜,谢谢你,桦儿,我真的很欢喜。”杨奕玦手轻轻的放在婉桦的背上,生怕碰疼了她。婉桦可以了解杨奕玦的心情,他已经二十几岁了,在这个时代普通人家也早就好几个孩子了,家世好的也该早早有了嫡子女了,就算没有也有了庶出子女了。

“以后我们还会有很多的孩子的,很多很多。”婉桦不介意多生几个,不像现代的时候压力那么大,也讲究多子多福。

“你想吃什么?累不累?罗汉床舒服吗?我们去床上躺着。”杨奕玦想抱起婉桦又不知碰她哪里,婉桦看着他这个样子笑了起来。

“我很好,大夫也说孩子很好,相公还要派人去老宅报喜,也要去国公府报喜。”婉桦看看天色还早就让杨奕玦赶快派人去。

“对对对,我让陈嬷嬷亲自去。”杨奕玦这才算恢复了一点正常,“全府赏一个月月钱。”这下连门口站着的萤迩也笑了。

“太太已经赏了全府两个月,老爷再赏一个月,奴婢们还每人多五十两,这回奴婢们真是好好发了一笔财。”萤迩福身:“谢老爷太太赏。”

“伺候好太太,生下嫡子,还有你们的好处。”杨奕玦看着婉桦的肚子,一直呵呵的笑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