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嫡变庶

第一百一十四章 嫁妆

重生之嫡变庶 穿越咪咪 2054 2013-03-20 10:34:58

  “老大媳妇,得饶人处且饶人啊。”杨镇国深深的看着婉桦,意味深长的说道。

“媳妇向来心善的。”婉桦微笑着福身,倒退几步:“事关相公生母,媳妇不敢不严谨,不能不严谨。”说起来嫡妻才是一个家的真真正正的女主人,就算是续弦也是在妾的位置上的,谋嫡妻的嫁妆可是大罪。

“老爷,益家老太太和大舅爷小舅爷来了。”门外报信的是门房上的人,慌慌张张的,他是老人了,自是认识益家人的。

“快请。”杨镇国在益氏下葬后就没在见过益家人了,他对这位岳母又敬又畏,多年不见却也每年送年礼去,益家也都收了,也算明白他的心意了。

“当年是我这老太婆亲手封了我那苦命女儿的嫁妆,如今也要我来开封。”益老太太人美进来声音已经进来了。

杨镇国忙躬身九十度作揖,杨奕玦也是九十度作揖,婉桦跟在小秦氏身后给老太太福身,“给岳母(老太太、外祖母)请安。”

“我老太婆受不起你的礼,哼!”益老太太越过杨镇国亲手扶起杨奕玦和小秦氏,“好孩子,辛苦你了,珏哥儿媳妇快起来。”

杨镇国满脸的尴尬,赶上来的益家兄弟和他见礼才算化解了尴尬。益老太太在主位上坐了,拿眼角看杨镇国:“你每年都送年礼去,我是明示了你大舅嫂扔出去的,你大舅哥瞒着我收了这么多年,我也曾你情,今天也不是来找你茬的,开库房吧,老太婆带来了封箱钥匙。”说着她身边的老嬷嬷拿出了几串钥匙,上面都用颜色区分开的,打眼看去有好多种颜色。

“是,是。”杨镇国也不敢说什么了,忙吩咐下去了。杨奕玦也去库房盯着了。

半盏茶的功夫就有箱子抬到了庭前,然后陆陆续续的丫头仆妇或搬或抬的搬了一个时辰,有小厮男仆开始抬大件物品,这么折腾下来足足两个多时辰才算结束了,刨去这些年的损耗和被偷走的部分,可想当初年嫁妆是何等壮观。

杨奕玦盯着嫁妆都搬出库房后也回了正厅,婉桦吩咐准备的席面也准备好了,两人就劝着益老太太用了午饭,婉桦又劝着老太太去他们院子歇歇午觉,这点老太太没答应,硬要先清点嫁妆,必须今天清点完,见实在劝不得只能多派人手来清点了。

“珏哥儿媳妇,我这里有你们娘嫁进来的清单,也有你们娘去那年封存的嫁妆清单,都给你们带来了。”益老太太仔细的抚摸着那个盒子,上面有明显的摩挲痕迹,婉桦明白,那是她和女婿家决裂后她唯一能怀念女儿的东西了。

婉桦恭敬的拿着盒子,亲自将单子拿出来,两相对比,递给璃柟,除了留下除夕照应婉桦,婉桦身边的人都下去清点了,婉桦亲自监督着。

前面翻开的箱子里面都是一些妆盒,妆盒都没有上锁,都有着机括,陈嬷嬷上前几下就开一个,每个妆盒都是满满的金银珠宝,虽然样式都陈旧了可都是顶顶好的东西;后面的箱子就是衣裳料子了,保存的相当完好,可见当初也是用了心的;再下去就是屏风类等大件的家具了,木材是在库房直接清点的。

婉桦早就看过嫁妆单子,只是粗略的一扫就知道少了很多了,装金银锞子,金瓜子金花生等打赏的箱子里只有三分之一了,布匹浅色都没有了,益氏嫁过来时才十几岁,不可能只有深色的料子的,药材是一根都没了,虽说不用就坏了药性,可那么多的药材一根都没留下就说不过去了。

益老太太年纪大了,也看不清外面啥情况,就只听着动静等结果了:“珏哥儿媳妇,我记得你们娘有一个檀香木的妆盒,她喜欢得紧,隔着老远就能闻到檀香木的味道,怎么还有箱子没开吗?”

婉桦看了杨镇国一眼才走进益老太太,低声道:“全部打开了,并未见娘的哪个妆盒。”

益老太太顿时拉下脸来:“榄菊,你去找找。”她身边的老嬷嬷应声而去。这位名为榄菊的老嬷嬷是自梳女,是老太太看着长大的,而她是看着益氏长大的,和陈嬷嬷这种益氏的陪嫁丫头不一样,对益氏的嫁妆比老太太都清楚的多。

片刻,榄菊嬷嬷回来了,难掩怒容:“姑娘,三姑娘陪嫁来的妆盒一共一百零八个,取的圆满之数,现在别说一百零八了,一百都没有,足足少了二十三个,紫檀木,金丝楠木,黄花梨木,黑酸枝,条纹乌木,白酸木,花梨木和鸡翅木的都不见了,正正二十三之数。”

婉桦一听都气笑了,名贵的都没有了,还真是识货啊。

“杨镇国,你给我解释解释,除了我做主给了秦氏的鸡翅木剩下的都哪去了。”益老太太猛的拍了一下桌子,茶盏都跳了跳。

“小婿也不知道啊。”杨镇国都冒汗了,他是知道齐氏弄了一箱子出来没想到居然都是这么名贵的啊。

“老幺,你去找人打听,就算卖出大华了也给我买回来。”益老太太拍着桌子,婉桦忙去接了老太太的手。

“小舅舅将妆盒的样子拓印几份,写上木材用料,我娘家姐姐妹妹多,让大家一起打听快的多。”有安慰益老太太:“您消消气,当前的要务是清点出都少了什么,再考虑怎么追回来。”

“对对,你们清点的怎么样了?”益老太太扶着婉桦的手走出了正厅,小秦氏忙上前扶着,这种时候她是不能说话的。其他人吃过午饭就被打发回自己院子了。

“大概数量已经点清了,只要将小件数量也对一次就可以了。”回话的是璃柟,她是这回清点的主力。

“今天你们劳累了,加紧点,清点后每人发5两赏钱。”婉桦大方的给出许诺,众人谢了赏更加是仔细快速清点了。

庭院里点着宫灯,有仆妇站在一些丫头面前举着玻璃灯,儿臂粗的蜡烛照着箱笼,方便丫头们清点。外面有巡夜人敲响了铜锣,已是二更时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