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嫡变庶

第一百一十六章 搜府(2)

重生之嫡变庶 穿越咪咪 2127 2013-03-20 10:34:58

  婉桦到杨乌媞的满霜院,院里静悄悄的,估计早早的睡了。叫门的还是元宵,应门的是个婆子,这才是院子里该有的规矩。

一会就有人来开门,是杨乌媞的奶嬷嬷,齐嬷嬷。“大太太和大姑娘这么晚了什么事?我们姑娘已经休息了。”

“今天不是来看二妹妹的。”婉桦没退后,元宵上前一步挡住齐嬷嬷,“齐嬷嬷叫二妹妹起来吧,家里遭了窃,要搜院呢,我们也是刚从大妹妹那过来。”

齐嬷嬷脸色一沉,“这么晚了,不如明天吧,我们姑娘一定给会查出是谁,交给老太太处置的。”

“这就不是你说了算的了。”璃柟上前将齐嬷嬷推开,大步进了院子:“去叫醒所有人,不许吵闹,谁吵一句立马堵嘴。”

“是。”下面的粗使仆妇立刻就去叫门,声音不大也能叫醒人的声音,齐嬷嬷看了婉桦一眼,阴沉着脸进了杨乌媞的屋子。

不一会就见各处亮起了灯,只听见杨乌媞的声音穿透窗子。“她敢,她是什么东西,一个刚嫁进来庶女也敢搜我的院子。”

清明打帘婉桦和杨乌绮进了屋子,婉桦笑着坐在暖塌上:“二妹妹说错了,我不是敢,我是已经做了,你看看,我这个庶女能干的还有很多。”脸也拉了下来,“我刚刚说了,不许吵闹,避免吵到外祖母休息,看来你奶嬷嬷没有和你说啊。来人啊,将齐嬷嬷堵嘴打十板子以儆效尤,明天请个大夫给看看。”

立刻有仆妇上前推开上来厮打的丫头,堵住齐嬷嬷都嘴拉扯了出去,不一会就听见板子打在肉上的声音,杨乌媞脸都白了,她的丫头坐在地上呜呜的哭泣着。

片刻璃柟带着人回来了,也是抬着一个小箱子,对二人行礼:“下人房已经搜完了。”

婉桦看着坐在地上的丫头,“是你自己开箱还是她们来开。”

那丫头看着杨乌媞,杨乌媞恨恨的瞪了婉桦一眼。“开,都给我看仔细了,少了一样打杀了你们都赔不起。”

“妹妹放心,碰坏了少了嫂嫂十倍赔给你。”她别的缺也不缺钱,何况她什么没有。

璃柟她们并没有乱翻东西,只是将杨乌媞的东西拿出来,一件件看过在放回去,很快就找出了很多违制的东西,不过两盏茶的功夫就都检查过了,好东西真不少,可多半都不是她能用的。

婉桦见看的差不多了就起身,看了杨乌媞一眼:“二妹妹还是整好衣衫到正堂来说明这些东西的来历为好,不然嫂嫂可保证不了妹妹不吃板子。”转身带着杨乌绮就走,后面是被串成一串被堵嘴的丫头婆子。

余下的姑娘们还小和她们姨娘住在一起,婉桦便去寻了小秦氏,让杨乌绮回去休息,毕竟那些是她父亲的姬妾,她实在是不方便出现的。

婉桦和小秦氏在路上碰到了,小秦氏已经搜查了姨娘们的院子,赃物也都送去前庭了,该绑的也绑了,牵涉在内的姨娘们也都去了前庭,现在剩下的就只有杨镇国的外书房和齐氏的院子了。

薛嬷嬷匆匆的赶来了,她怕自家姑娘对上齐氏有些话说不得,小秦氏虽是主母可齐氏也是杨镇国的亲表妹,这里头事多着呢。

叫门的还是元宵,不一会院子的灯都亮起来了,听着院子里响起杂乱的脚步声,却许久不见开门,元宵提高声音又叫了一次门,院子里的守门婆子才慢悠悠的开了门。

“给老夫人,大太太请安。”那婆子在正门口行礼,挡住了小秦氏和婉桦的路。

小秦氏身边的大丫头宝筝一脚将那婆子踹倒在地,后面的粗使仆妇就上来将那婆子擒住堵了嘴,小秦氏和婉桦进了院子,齐氏就站在屋子门前,看见两人既不行礼也不问安。

“齐姨娘安。”婉桦微微福身,行了半礼,转头对着璃柟等说:“你们去吧,小心些,不要弄坏了东西。”

“谁敢。”齐氏厉喝:“我看今天谁敢动。”

婉桦嗤笑,璃柟等头也没抬,对着齐氏行礼就向里面闯,“齐姨娘还是悄声吧,”小秦氏走向齐氏:“吵到益老太太,老爷也护不住你。”齐氏脸色涨红,却也无可奈何,益老太太看她不顺眼多年了,估计只要能抓住她一点错就能弄死她。

很快整个下人房都搜查过了,只有一些旧年的金银锞子,婉桦信步走在院子里,略看了一眼花下和树下,“把这下面都给我挖开。”很快就挖出一些衣饰首饰金银锞子什么的,分了好几大包用油布包了几层,深深的埋在地下。

“请齐姨娘去前庭,解释一下这些东西吧。”婉桦打开一个油布包,掉下来一些首饰上拆卸下来的珠宝珍珠,婉桦心知,丢了的东西找不回来了。心中就越发的恼怒了。对着齐氏也客气不起来了。

等众人来到前庭,已经捆着一院子的下人,姨娘们都在正堂坐着了,见到小秦氏和婉桦忙起身行礼,又分尊卑都坐了,小秦氏才说请了了老爷来。婉桦让林嬷嬷和陈嬷嬷去请杨镇国。

杨镇国没来时杨奕玦来了,领着一众兄弟,众人又互相行礼了落座,婉桦和小秦氏喝着浓茶,小声的说着话,一盏茶的功夫杨镇国大步而来,看着正堂里摆了大大小小的箱子,脸色又红又青又紫的,很是精彩。

“老爷,我粗略估算了一下,还是少了不少。”小秦氏浮着袖口的雪莲,谁都不看,“首饰都是被拆了的,金银的部分都没有了,只剩些珠宝珍珠之类的。布匹是找不见的,却有些违制的衣衫,药材也找出了一些,摆件也有一些,书画一件都没见。”

话说完了,杨镇国的脸更黑了,那些字画他是见过的,益氏很是宝贝,常说留给儿孙的。婉桦看了齐氏白的鬼一样的脸心中好笑,她当初能在婉桦的婚事上阻挠的时候就要知道婉桦会报复,还仗着自己如夫人的身份呢。

“父亲,继母。儿子想亲自审问这些下人。”杨奕玦站起身跪倒堂下,婉桦也忙跪下:“娘的东西儿子想寻回来。”

杨镇国紧咬牙关,他知道一旦他说话了就保不住齐氏了,可不说话他又强不过岳母儿子,左右为难的不说话。脸色涨紫了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