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嫡变庶

第一百一十九章 婚事有变

重生之嫡变庶 穿越咪咪 2542 2013-03-20 10:34:58

  婉桦刚回了二门就有婆子正在和杨乌绮说着什么,杨乌绮咬着下唇,一副要哭不哭的表情,快步走过去,揽住杨乌绮的肩膀。“什么事?”

“太太,周家来了,周家大夫人说是临出门周家大爷就被人挤到了,就回去了。还带了一个表姑娘来。”那婆子说话的语气很是恼火:“那表姑娘张口大表哥闭口大表哥的,看上去轻浮的很。”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婉桦将那婆子打发了下去,这些婆子是给婉桦报信的,因为婉桦也有不认识的,这样避免出错,还真是有用啊。

“周老夫人,周大夫人,周二夫人,周六姑娘,周七姑娘,周八姑娘。”婉桦是爵夫人除了周老太太没有人比她诰命高的,婉桦就行了半礼。“这位姑娘是?”

周大夫人用眼睛搭了一下婉桦,“这是我娘家大侄女,姓黎。”

“原来是黎姑娘。”婉桦心中过了一遍周大夫人家,黎家是江南大族,世代在江南,家中做官的数不胜数,确实比杨家有底蕴,不过这位黎姑娘,身上没有大家姑娘的样子,多半是外室女或庶女,“各位请进。”婉桦让开路丝毫没有领路的意思,周老太太深深的看了婉桦一眼,婉桦对她笑笑,周王氏,王伯母,王菱悦,好久不见了。

周老太太看着婉桦睁大了眼睛,她感觉到了什么,却不清楚,直觉危险,周大夫人搀扶着她轻声说:“娘,咱们找杨夫人说话去。”很是忿忿的声音勾回了周王氏的出神,她抓紧周大夫人的手,慢慢的走向正堂,她觉得这一回她做错了。

婉桦迎接了所有的客人就赶着去安排宴席,一直将杨乌绮带在身边,在众宾客女眷中有人看见这杨家大姑娘品貌不俗,加之婉桦一直有意无意是说她帮忙备宴,就有人家开始意动了。和周家是娃娃亲,可两家谁也没说出去,当年是因为杨乌绮的热孝,加之杨乌绮年纪还小,周家也怕如若谁家的孩子有个万一,留下克妻(夫)的名声,之后又是周家连着五年的守孝,这里外里就拖到了现在,现在自有人想要攀杨家这份亲。

终于开席后婉桦才闲下来,就带着杨乌绮和各位长辈见了礼,得了一堆的见面礼,送出去一堆的见面礼,终于能吃上饭了。

“娘,您看看,她家什么意思啊,一个没出阁的女儿到处见人。”周大夫人看的生气,她是要换儿媳妇人选,可也不能由她家嫌弃自己家啊。

“大家女儿,带着见人才是规矩,不然以后嫁人以后怎么交际。”说话的是长公主,她自是向着杨家的。

“长公主说的是。”周老夫人颔首,转头狠瞪了大媳妇一眼,示意她闭嘴,还在人家里就胡言乱语。

“给长公主请安,给各位夫人请安。”婉桦面泛红光,眼带微笑,“您几位用的可还好?”

“我刚刚还说郡主说你哪里找来的厨子,这吃食做的真是又漂亮又好吃。”梁颦庭拉着婉桦的手,指着徐氏,“她一定知道,就是不和我说罢了。”

“您是吃到热乎的才觉得好吃,其实不还是这么些东西。”婉桦坐在下人搬来的杌子上,挨着长公主左后方。

“你嫁人后倒是伶俐的多了。”长公主微微一笑。“这是你的小姑子,真是个齐整的孩子。”杨乌绮不时常出门,长公主又不是所有宴会都去,所以还真是头一次见。长公主早头上拔了一支点翠发扁方,插在杨乌绮的头上。“今儿没带什么好东西,回头你出阁再给你添好的。”长公主头上哪里有不好的东西,只是都不是杨乌绮能戴的。

“谢长公主赏。”杨乌绮见小秦氏和婉桦都点头才收下了。

用过了席面,就是看戏了,这边也没什么消遣,婉桦就请了戏班和杂耍班,在花园里表演杂耍,正屋的院子里搭了戏台,不爱看这些还有花房,花房里还给设了几处座椅贵妃椅案几笔墨纸砚和一些小玩意,这是为了怕不和的姑娘们起争执。

看戏期间自是就说起了杨乌绮的婚事,婉桦提起时周大夫人的脸色就不好了,不过众人都在看戏,没人注意罢了。

“既然您提起了,老婆子也直说了。”周老太太压低声音,小秦氏和婉桦一见它这做派就心中明了,都不说话,沉下脸来。只听周老太太还是声调不变的说道:“自从他们订了开始两家就开始白事不断,我二儿子和二女儿还那么年轻就去了,我就淡了他们的事,想来将军府也是这个意思吧。”

“周老太太,按理我是小辈不应在这件事上说话的,可我是大姐儿的嫡亲嫂子,我还是能做主的。”婉桦端坐在那,仿佛她坐的不是小杌子,而是龙椅凤座一般,给人强大的威压感:“周老太太也是皇家血脉,自小由宫里的嬷嬷教养长大的,我们大姐儿近年已经满18了,您家这位表姑娘在您家住了有三四年了吧,您家里这么拖着可是不厚道了,您觉得您说解除婚约就解除吗?”

周老太太看了一眼婉桦,拿眼去看小秦氏,“将军夫人也是这个意思?”

“大媳妇的意思就是将军府的意思。”小秦氏脸色难看的很,她这边没有人在,可她还是压低了声音:“我杨家虽比不上黎家,可我杨家还有爵位在呢。”想威胁人也要掂量掂量人家的分量。

“将军夫人这话说的,我娘家也不是软柿子。”周大夫人有恃无恐的看着婉桦和小秦氏。

“这件事没有大夫人说话的余地。”婉桦丝毫不客气,眼角都没给她一个:“周老太太您给个章程吧。”

“你们想如何?”周老太太也有些恼怒。

“既然周老太太想听听我的意见,那我就说说了。”婉桦也不在意,“一,你们家归还我家信物必须你家大公子来,二,让黎姑娘给我妹妹磕头认错,三,以后我妹妹在的地方你们家和黎家所有姻亲退避三舍。”

婉桦的条件让小秦氏都惊讶,前两条都好说,这第三条了有挑衅人家家族的意思了,婉桦给了她一个安抚的眼神。

“你别欺人太甚。”周老太太压低声音吼道:“你家也不过就是一个一品将军,一个五等侯爵,连鱼死网破的资格都不够。”

“那请周老太太回去考虑一下吧。”婉桦也不生气,手轻轻转着象征信物的戒指,“您可还认识这个?想必您致死也不会忘记吧。”

周老太太看向婉桦抬起的手,猛的瞪大眼睛,这个东西不是已经废了嘛,怎么会,怎么会。“你哪里来的这个东西,你不可能能用的。”

“这些都不是您应该知道的,您还是回家考虑考虑好了。”婉桦也没想周家能答应第三个条件,只是给杨乌绮和她未来的夫婿留个保命的后手而已。

周老太太可不敢回家想了,说不定明天会发生什么事,咬咬牙:“以后杨大姑娘在的地方,我们家所有姻亲到不会做出伤害杨大姑娘及其身边人的事。”再多大家就拼个鱼死网破好了。

婉桦假装沉思了一下,才慢慢的开口:“如此就这样吧,明天恭候周大公子。”话毕扶着小秦氏走了,留下周家人脸色难看的告辞离去。

小秦氏也是聪明人自是也明白了婉桦的用意,黎家势大,一旦杨乌绮离开杨家嫁人就有可能遭到周黎两家的报复,有这样一个首先承诺性命无碍,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