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嫡变庶

第一百三十二章 坦诚

重生之嫡变庶 穿越咪咪 2979 2013-03-20 10:34:58

  杨奕玦早早的进了宫,他是属于中立派的,两不相帮,无论是哪位登基他还是忠君的。无论是瀚王还是廉王礼王都是对他客客气气的,都不得罪。今日瀚王看杨奕玦的眼神都不对了,因为杨奕玦一直坚定的站在廉王身旁,这点连廉王都很是诧异,他这位连襟可是实打实的中立派,怎么转了风向了。

“十妹夫可是有事?”廉王不确定的问道。

“无事,劳廉王惦记。”杨奕玦面无表情的回道。

“........”连襟你这样很怪异,十姨妹知道吗。廉王默默的吐槽。

“圣人醒了。”出来的是和清,还是一样的风光霁月,不像内侍,倒像是风流才子。“宣几位王爷和几位爵爷觐见。”

众人忙进了寝宫,看着皇帝半躺在龙床上,宽大的龙床显的这位老人瘦弱单薄的可以,众人见他睁眼忙跪地山呼万岁。

“朕已将传位诏书置于正大光明匾后,三日后大朝会就宣读,待朕归天就行登基。”皇帝说完了这句话就气喘吁吁:“朕病了这些日子,对杨卿的封赏就放下了,传朕口谕,晋安北子爵为安北侯爵,领京畿卫,赏家眷同品级诰命,命礼毕着手准备,手下万户上各晋一级,北疆连任。”

“谢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杨奕玦跪地磕头。

“朕累了,宣皇贵妃来侍疾。”梁帝疲倦的闭上了眼睛。

众人出了寝殿就将太医院太医们围住了,问这皇帝的病情,众太医面面相觑,最后将一位老太医推了出来:“圣人的身体已经是强弩之末,微臣等用尽全力只能保陛下十日。”

众人默了默,杨奕玦率先告辞离去,家里要准备起来,婉桦还要养胎,劳累不得,少不得要他操心一二。众人也忙出宫,登基大典的东西也都要准备起来,家里也要准备起来。

杨奕玦回到家就有人说婉桦有请,杨奕玦就直接去了正院,他踏进门就看见婉桦正在用饭,由薛嬷嬷喂着吃蛋羹,见到他婉桦笑着说:“你回来了。”

杨奕玦接过薛嬷嬷手里的碗,慢慢的喂给婉桦,也没说话,薛嬷嬷领着丫头们下去了,还让人传话让晴娘带着小世子,不要来打扰爵爷太太。

“我现在是侯爷了。”杨奕玦生意闷闷的,将空碗放到桌子上,他坐到床沿上:“你是侯夫人了。”

“妾很欢喜。”婉桦将手放在杨奕玦的膝上,杨奕玦犹豫了一下才抓住她的手,婉桦垂下眼,看着两人握在一起手,勾起嘴角:“相公,妾活了三世,第一次觉得这么满足。”

杨奕玦没说话,他只是抓紧了婉桦的手,婉桦仿佛从这只手中得到了力量,缓缓的讲述了一个属于她,属于赵晋华,也属于李娅的故事,那个仿佛是梦一般的便利世界,那个鲜衣怒马却结局凄凉的爱恨情仇,还有只为复仇而来却意外得到了幸福的现在。

杨奕玦沉默着,他太震惊了,这些都是他不敢想象,却有人真实经历的世界:“所以说,老公爷和老太太是你前世的父母,你是被那位害死的了。”

“是的,就是相公所想。”婉桦一直没抬头看杨奕玦,她怕看见杨奕玦看着她的眼神,她怕从中看出令自己伤心的东西。

“你进行到哪一步了?”杨奕玦突然问了这么一句,婉桦僵了一下,猛抬头看着杨奕玦,杨奕玦却笑了:“我即已经娶你,就要和你共进退,你和他是死仇,那么我便与他不共戴天。”

“相公,妾......”婉桦想说什么,但是被杨奕玦按住肩膀,让她躺在床上,轻轻发抚摸她的眼睛,迫使婉桦闭上眼。

“快睡吧,你还要小心身子。”杨奕玦说完就脱鞋上床搂着婉桦,婉桦轻轻念了一声,奕珏,然后在杨奕玦的轻哄下很快进入梦乡。

待婉桦醒来,她的诰命服已经到了,没有圣旨省了她接旨了,又听了杨奕玦说传位诏书的事,她才叫来了璃柟,问了诏书之事可成了,又说了一些部署,这回没避着杨奕玦。杨奕玦则是惊到了,连宫里都是婉桦的人,婉桦要是想要梁帝的命,梁帝的坟头都长草了。

“这些都是明面上廉王的人。”婉桦吃着燕窝,扯扯嘴角:“效忠的却只有我。”

“娘子,小生有礼了。”杨奕玦忙作揖:“为夫绝对不会对不起娘子,请娘子不要在为夫身边安插亲信,为夫可是对娘子忠心耿耿的。”

婉桦看着杨奕玦满眼的戏谑,才放下心,娇嗔的瞪了他一眼,“正经些,这些事是皇贵妃和廉王不知道的,六姐姐也知道一点点,妾可是将老底托给相公了。”

“你想让我做什么?”杨奕玦正色道。

“相公请和那位说,我要亲见他,你和他说我有老太太留下的话要带给他,事关赵晋华。”婉桦轻声说:“他一定会见我,就是大朝会时。”

杨奕玦应承了,大潮会前一天杨奕玦向梁帝诉说了请求,梁帝沉默了好久才说让明日宫门一开就宣杨赵氏进宫觐见。

转日大朝会,婉桦和杨奕玦一同出门,吃了那最后一副药,杨奕玦将她送到太极殿,“我要去大朝会,你真的可以吗?”

“没问题的。”婉桦冲着杨奕玦笑笑:“这太极殿都是我的人。”杨奕玦才点点头匆匆去上朝了。

“主子请。”和清在大殿门口对着婉桦躬身,门外的内侍宫女都躬身问安:“请主子安。”

“你们辛苦了。”婉桦迈进寝殿的大门,上回来这里她看见了爱人的尸体,现在她来报仇了。“参见皇上。”

梁帝看着穿着超品女将军服饰的婉桦,只觉得眼前是一个美丽的身影,他多年未见却时时在心上的那个人,他喃喃自语:“华儿......”

“也不知大哥哥对我的死可心怀愧疚。”婉桦站的笔直,一副高高在上的看着梁帝:“你弑父,杀弟,害友,你这些年可有日日做噩梦?”

“你是谁?”梁帝瞪着婉桦:“你不是她,你是谁?来人,来人啊。”

和清从门外走进来,给婉桦行礼,有给梁帝行礼:“圣人有何吩咐?”

“把这个妖女斩了,给朕斩了她。”梁帝目赤欲裂的指着婉桦大吼。

“圣人不认识她了吗?”和清没动还是保持这躬身的动作:“这是我们的将军啊,我们大华唯一的女将军啊。”

“她不是,我的华儿一直在我身边。”梁帝挣扎着拉动尚方宝剑,一个密室出现在众人面前,密室中只有一具棺椁,梁帝痴迷的趴在上面,“我的华儿一直陪着我的。”

“将尸体运送到赵家去。”婉桦低声说:“和老太太葬在一起。”

“是。”和清对外招手,就有内侍进来将梁帝架到床上,又有一队侍卫进来将棺椁抬出门去,棺椁在婉桦身边路过时,婉桦看着透明水晶下的自己,依然是二十多岁的样子,不知被什么保留住了尸身不腐。

“你们干什么?咳咳咳咳咳,要造反吗?”梁帝咳的上不来气:“来人啊........”

“你不用留恋哪个尸身了。”婉桦往前几步:“我回来了,回来看你的下场了。”

“不可能,你这个妖女,咳咳咳咳咳......”梁帝畏缩的想往里缩却没了力气:“你这个妖女。”

“我从地狱里爬出来了。”婉桦的话在空荡的殿中回荡:“你所想都不会实现,比如帝位。”

“你做了什么?你这是篡位。”梁帝目光模糊了起来,耳边只有婉桦的声音。

“只有花姐姐东西儿子才有继位的资格,你忘记了吗?你和我说过会给花姐姐最尊贵的位置,你食言了。”婉桦嘲讽的一笑:“也是,你连我都杀了还遵守什么诺言。”

“真的是你。”梁帝想起他求娶花漪澜是说的承诺,当时只有她们两个人在,婉桦考虑过才应允的。“为什么不来见我。”

“我恨不得吃你肉喝你血,我怕我见了你会忍不住杀了你。”婉桦的声音如把刀刺进梁帝的心窝:“你杀了她们,为什么?你可以将他们贬职,可以发配,为什么杀了他们,为什么。”最后一句话婉桦是翻出来的。

“他们是你的死忠,只要他们在你就有依靠,你就不可能是我的。”梁帝上不来气了,努力的喘着气。

“你最后得到了什么?”婉桦吼道:“你众叛亲离,弟弟虎视眈眈,到底是为什么。”

“呼呼呼呼呼呼......”梁帝呼吸声越来越大,和清进来看都没看他一眼,躬身和婉桦轻轻的说话。

“快下朝了,主子先走。”和清扶着婉桦向外去,婉桦看了出气多进气少的梁继理。

“你我两世恩怨,一笔勾销,愿,永世不相见。”婉桦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梁帝抓着自己的胸口锦衣,想说什么,张嘴就是努力的喘气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