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嫡变庶

第一百二十四章 相见

重生之嫡变庶 穿越咪咪 3040 2013-03-20 10:34:58

  送走了两位太太,婉桦就给婉雅去了信,这边的事全全交给了这边的管事,她也是不急,还要打听铺面还要进货,等收拾完这些估计廉王那边也应该处理好了,如果这么长时间还处理不好,婉桦深深的觉得,这样还不如让瀚郡王赢了算了。

又休息了两日,一行人带着一车的干海鲜再次启程了,车一直不快不慢的走着,婉桦除了不能自由活动其他都好,为了照顾她车到了漂亮的地方都会下来走一段,让婉桦散散步,一行人这次没有停在一个地方太久,因为如果一站住三五天,估计到北疆孩子都能满地跑了。

再次停下住了三日的是山海关,在山海关准备了很多东西才再次上路,因为出来山海关就算是北疆的范围了,后世的东北可是很大的,坐飞机也要一个小时,光靠马拉车真心要走很久的。

“太太您看。”璃榆指着旁边变化发植物:“这种松树是北疆常有的,也有人家种在院子里,这种树不必细心照料,落叶和果实还可以做祡,果实的仔还可以吃。”婉桦看着长青的松树有点馋松子了。

“太太又不是没见过,”璃柟嘟囔,当年的晋华可是跑遍了整个大华的,甚至什么大食琉球都去过了。

“璃柟,你嘟囔什么呢?”璃焱也没兴趣看,她都看了三四年了。

“我说,咱们都出关了,还要走多久。”璃柟靠在车厢上,一下一下扔着自己的压裙玉。

“还有一多半的路呢,不过近几年路修的都很好,应该可以在姑爷赴任时间前赶到。”璃榆将纱窗关好,又将车帘放下,扶婉桦在车厢里简易的床上躺一会。

婉桦揉揉手臂,只是坐车她就已经累的不行了,可见这些年是太过娇气了。“我睡一下,等一下吃饭了再唤我下去走走。”

三人应是,将车厢的窗户都关好,防止婉桦吹到风,婉桦很快就睡了过去,再醒来已经夕阳西斜,众人做饭的做饭,搭帐篷的搭帐篷,婉桦在璃柟的伺候下换了身衣服,下车用膳,有人打来了鹿,又多了一道烤鹿肉,婉桦吃的很高兴,饭后又散了一会步,就在一旁坐着看围着篝火的护卫丫头婆子们聊家常。

婉桦不是第一次露营,原来是住军营,后来就席地而眠,这么安心稳妥的还是第一次,帐篷里面有大大的床,也有可以喝茶的吃饭的案几,和军帐是不能比的,但是很温馨,婉桦又是一夜黑甜。

婉桦是在鸟鸣声中醒来的,睁开眼就看到杨奕玦做在床边,婉桦笑笑:“相公早。”

“你醒了,早。”杨奕玦弯身在婉桦的额头上印了一吻,又摸着婉桦微微有些凸起的肚子,“儿子早上好啊。”这是婉桦的提议,让孩子熟悉父母的声音。

帐外鹤迩和萤迩带着一些小丫头等着传唤,听见杨奕玦的声音才进帐伺候,婉桦梳洗完毕璃柟也将饭食摆好,两人用了早饭,外头车马也收拾妥当了,婉桦就先上了车慢慢前进,留下一些人收拾原地的器具,然后追上车队。

阳光明媚的路上,还是不冷不热的,婉桦精神也很好,好像怀满4个月进到5个月的时候她所有的孕期症状都消失了,整个人精神的不得了,饭也吃的多了,为了健康每日还是少量多餐的,肚子还是不见大,薛嬷嬷说也有怀孕肚子不大的妇人,这样的孩子是体贴亲娘的。

婉桦一路走的慢,杨奕玦也怕她吃苦,也顾及着孩子,陪着走了一个半月然后就带人快马加鞭的先去赴任了,甯转和甯昂陪着婉桦慢慢的游山玩水,这一走就走到了九月里,婉桦身后的车队从剩下的六辆(一部分和杨奕玦先走了),长到了十九辆,全部是一路来的土特产,这还是婉桦挑了又挑,减了又减之后的成果,一行马车浩浩荡荡的慢慢驶向了她要生活三年的地方—满洲里。

这个朝代转了弯后就有了好多现代的地名出现了,估计是那位是位东北人,东北虽然还是流放之地,但是农商都发展的不错,百姓过的也算温足,如果不是北疆边关有红毛子时常侵扰,生活就太完美了。

婉桦走到城门就有人来迎接,前面是几位官家太太,璃淼也在里面,见到车队激动的向前走了几步,婉桦也从撩起的车帘后看见了璃柟,她向外探了探身子,向璃淼挥手,马车在众人身前两米的地方停下了,婉桦由璃柟璃榆扶着下了车。

“臣妇见过子爵夫人。”众位太太给婉桦行礼,这些都是杨奕玦麾下的小官小吏家的太太们,正经上了五品的太太只会送拜帖登门拜访。

“姑娘,璃淼给您请安了。”璃淼跪在地上,给婉桦磕头,流着泪。

婉桦忙去拉她:“你这是做什么?你身子重着呢。”璃淼比婉桦月份还大,现在已经看着有些惊心了。

“奴婢,奴婢,奴婢.........”璃淼已经泣不成声了。婉桦看着也落了泪,后面璃柟也哭的不行,她们在一起几十年了这一分开就是好几年,虽有书信往来也不及日日相见。

“赵妹妹快快止了哭吧,夫人身子重又一路车马劳顿,哭坏了身子可怎么是好。”说话的是和璃淼夫婿同级的陈营千总的太太李氏。

就算知道这样不好璃淼也不能立时停住哭,过了好一会才开口。“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姑娘和众位太太随我回府一叙,可好?”

“自是遵从。”这七八人里只有陈李氏和璃淼诰命相同,其余都是以二人马首是瞻的。众人重新上车,一行去了璃淼给婉桦新建的院子而去,璃淼自是坐婉桦的车,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

“你快歇歇吧,太太也累了,有话咱们以后有的是时候说。”璃榆止住了璃淼的话头,婉桦赶了一日的路也确实有些疲倦,也就同意了。

一炷香的时间就到了宅子,这是城中心的位置,璃淼璃榆和璃焱三人嫁过来就慢慢的买这边的宅子,全部推倒了重新建了现在的三进宅子,她们的家都住的不远,不做马车乘轿也就须臾的功夫。

婉桦等人的车直接从正门进了院子,又换乘软轿,杨奕珺去了军营,家里只有先谴过来的婉桦的陪房和杨奕玦的小厮景清在。

众人在正堂落座,璃淼等都不肯坐,底下的小官太太们都是衣服惊叹的样子,婉桦也没心思答对她们,说了几句日后宴请的话就送走了她们,婉桦留璃榆璃焱璃淼吃饭,都说要先家去看看孩子,又说晚饭领着各自的夫君来拜见,婉桦才得了空,去了寝室休息。

婉桦睡的很好,她是被杨奕玦叫醒的,杨奕玦从军营回来璃榆等人已经来了,晚饭也准备好了,婉桦被叫起来用膳的。

婉桦到了饭厅时,饭厅已经用屏风隔开,男女分开摆饭,婉桦早就见过她们的夫婿了,所以就隔着屏风见了礼,落座用饭,婉桦见到了自己视如亲人的丫头们,也用了很多。饭后男人们去了前院,女人们则移到了花房。

婉桦看着在身前桌案上花着什么的璃榆,在和璃柟叽叽喳喳说着什么的璃焱,在她身边坐着的璃淼,她感到了满足,她们终于活了下来,还有了自己的家,自己的孩子。

“姑娘,您看我,”璃淼打了一下自己的嘴:“总是忘记,太太,璃柟还是不打算嫁人吗?”

闻言婉桦看了璃柟一眼,叹口气:“她和你们不一样,当初她被......的时候青亚也是心如死灰了,不然他哪里那么容易就被那位算计了。”

璃柟还是琉青的时候曾经和青亚在一起,本来是等当年的晋华嫁人后他们就成亲的,谁知天不如人意,琉青被诬陷而死,青亚心如死灰的被算计身亡,虽说他是个孤儿,可连个后人都没留下,婉桦知道璃柟想给一直单身给青亚上柱香。

璃淼也是无奈,她们也都以为琉青会是她们中最先成亲的,还开过玩笑要是谁不成亲就让璃柟的孩子给送终的,谁知她们都有了孩子,璃柟还是没成亲。

“其实,我好像知道青亚的事。”不知什么时候过来的璃榆犹豫的说着,引来两人的齐齐目光:“就是在上次偷袭的时候不是有人偷偷送信嘛,我家当家追去的时候回来和我描述我就觉得熟悉了,刚刚太太说青亚的事我突然就灵光一现了。”

“呃,转世的话不应该一样吧。”婉桦犹豫的说完,三人对视,同时说:“他假死。”

“谁假死了。”璃焱和璃柟被三人说话的声音吸引,璃焱嘴快的问道:“原来咱们也有假死药的,后来给了谁了都?”

璃焱的话让众人心中明亮,璃榆上前用力的抱抱璃焱:“你真是傻人有傻福,还给我们带来了福气,璃焱,你这回可帮了大忙了。”

璃焱丈二和尚,但是见婉桦也很高兴就也笑起来,璃柟狐疑的看着三人,不过也没当回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